analysis

星期六, 10月 01, 2022

圖書館的雜錦書介(3)

一月突然「暫停面授」,然後又「提早暑假」,所以有些書買了都來不及給學生借,唯有待學生回校後再展。半日授課下反應當然不太好,所以找些「精選」放在IG推廣一下。不如這裡也自奉一下。

這次集中講假新聞。

Jennifer LaGarde、Darren Hudgins《假新聞教戰手冊:中小學教師怎麼教媒體素養與批判思考》,台北﹕五南,2020

《假新聞教戰手冊》主題很清楚﹕#fakenews
這其實是給老師參考的教學手冊,不過其他人也可以從中留意一下如何識別假消息。對假新聞有興趣的話,還可以借以下書籍:


Naomi Oreskes、Erik M. Conway《販賣懷疑的人:從吸菸、DDT到全球暖化,一小群科學家如何掩蓋真相》,新北﹕左岸,2016
Sara E. Gorman、Jack M. Gorma《拒絕真相的人:人們為何不相信科學?》,新北﹕八旗,2017
Rob Brotherton《為什麼我們會相信陰謀論》,台北﹕臉譜,2017

《販賣懷疑的人》、《拒絕真相的人》、《為什麼我們會相信陰謀論》從心理學或政治經濟角度,剖析為何假消息會滿天飛。

跟新書《假新聞教戰手冊》相關更舊的書還有以下幾本,方某人曾推介過,給大家了解一些醫藥健康假資訊的例子。例子分別來自兩岸、日本和歐美,總有一些你會遇過。


流言滿天飛,我們幫你追》,公視《流言追追追》企劃,台北﹕資料夾文化,2013
謠言粉碎機》,果殼 Gukor.com編著,香港﹕萬里,2012
科學新聞不能這樣看》by Dr. Joe Schwarcz,台北﹕天下,2009
健康新知都是對的嗎﹖》松永和紀,台灣﹕商周,2009 (舊介紹)

其中《健康新知都是對的嗎?》是日本記者所著,系統地解剖健康知假資訊的常見橋段和識破原則。在下誠意推介人人一讀。


Alberto Cairo《圖表會說謊》,台北﹕商周,2020

《圖表會說謊》以很多近年美國出現,利用圖表誤導民眾的例子,說明使用圖表應留意的地方。西諺有云:There are three kinds of lies: lies, damned lies, and statistics. 讀完本書至少可避開其中之一。

同類舊書還有《別讓統計數字騙了你》、《別讓統計圖表唬弄你》(這兩本都是經典)、《看穿謊言的統計學》、《常識統計學》等。


Darrell Huff《別讓統計數字騙了你》,台北﹕天下遠見,2005
Gerald Everett Jones《別讓統計圖表唬弄你》,台北﹕天下遠見,2005
神永正博《看穿謊言的統計學》,台中﹕晨星,2013
Gary Smith《常識統計學》,台北﹕日出,2019

(第一篇 / 第二篇 / 第三篇)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如果閣下有興趣讀電子書,本文提及的其中兩本有電子版。經以下連結 http://moo.im/a/7itzCJ 及 http://moo.im/a/qvyDFV 購買,本人將獲得平台回饋。當然看倌不一定要經這些連結買的。)

星期六, 9月 24, 2022

圖書館的雜錦書介(2)

一月突然「暫停面授」,然後又「提早暑假」,所以有些書買了都來不及給學生借,唯有待學生回校後再展。半日授課下反應當然不太好,所以找些「精選」放在IG推廣一下。不如這裡也自奉一下。 

這次集中看法醫和古代司法。


William R. Maples、Michael Browning《犯罪手法系列4-法醫人類學》,台北﹕麥田,2020

《法醫人類學》就是介紹透過研究人骨協助司法調查的學問。至於同類書籍,敝校去年就邀請過法醫人類學家李衍蒨小姐主持親炙作家講座。


李衍蒨《屍骨的餘音》(//),香港﹕花千樹,2017/2018/2019
屍謎—驗屍枱外的20個疑團》,香港﹕花千樹,2021
木乃伊不容易》,香港﹕蜂鳥,2019
存骨房》,香港﹕麥浩斯,2020
骨子裏的話》,香港﹕蜂鳥,2021

除了《法醫人類學》,出版社尚以「犯罪手法系列」為名出版不同作家的作品。其中方某讀過法醫昆蟲學》,以有趣方式介紹學者如何借昆蟲破案。


Madison Lee Goff《犯罪手法系列3-法醫昆蟲學》,台北﹕麥田,2019
Douglas P. Lyle《犯罪手法系列——法醫科學研究室》,台北﹕麥田,2017

同系列《法醫科學研究室》作者DP Lyle是一位很有趣的醫生,多年前已回應小說作家對案情發展的疑難,並集合成《法醫·屍體·解剖室》三冊。方某讀過(/),介紹給當時的學生也很受歡迎。


《法醫.屍體.解剖室》,台北﹕麥田,2018
《法醫.屍體.解剖室2:謀殺診斷書》,台北﹕麥田,2014
《法醫.屍體.解剖室3:重返犯罪現場》,台北﹕麥田,2017


鄭小悠《清代驚世奇案啟示錄》,台北﹕麥田,2020
劉峰《回到古代打官司》,台北﹕漫遊者,2022

《清代驚世奇案啟示錄》方某剛讀過。書如其名,前半部講述乾隆到光緒朝九宗奇案。讀者可從中見到造成司法不公的各種因素,而司法公義和國運亦有密切關係。書後半部介紹清代司法制度不同方面,讓讀者有更全面的認識。

另一本舊書《回到古代打官司》是同事老師推介好書,也是介紹古代官府如何執法。平時歷史課講的大多是帝皇將相,本書可讓同學從基層政府司法活動的角度認識中國歷史。

(第一篇 / 第二篇 / 第三篇)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如果閣下有興趣讀電子書,本文提及的其中兩本有電子版。經以下連結 http://moo.im/a/09uzDHhttp://moo.im/a/gjsAFRhttp://moo.im/a/3cmxBVhttp://moo.im/a/3jozMRhttp://moo.im/a/3nrJRThttp://moo.im/a/3eouAIhttp://moo.im/a/4awIMQhttp://moo.im/a/146mAVhttp://moo.im/a/367gqBhttp://moo.im/a/6gorvE 購買,本人將獲得平台回饋。當然看倌不一定要經這些連結買的。)

星期六, 9月 17, 2022

圖書館的雜錦書介(1)

一月突然「暫停面授」,然後又「提早暑假」,所以有些書買了都來不及給學生借,唯有待學生回校後再展。半日授課下反應當然不太好,所以找些「精選」放在IG推廣一下。不如這裡也自奉一下。

--------------------(我是史地類的分隔線)--------------------


若林芳機《地圖會說謊》,新北﹕聯經,2020

地圖不就是反映地貌和有甚麼建築物嗎?《地圖會說謊》告訴你,地圖要把複雜的現實簡化,甚至把球體的曲面放進一張平坦的紙上,必然有所扭曲。更別說有些無意產生的錯漏和有意製造的欺騙。

讀本書除了學會看穿地圖可能誤導人的地方,亦有作者對不同地區和文化的人閱讀地圖方式的介紹,甚至男女看地圖都有不同。流行說法指女性不懂看地圖,可能只因為地圖是以男性閱讀的習慣製作。

Bjørn Berge《烏有之地:這輩子到不了的50個國度》,新北﹕聯經,2020
Alastair Bonnett《地圖之外﹕47個被地圖遺忘的地方,真實世界的另一個面貌》,台北﹕臉譜,2022

《烏有之地》係一本講現在不再存在的「地區」的故事。同類舊書還有《地圖之外》(方某讀過),講一些你在地圖上可能找不到的奇怪地點。讀多一點你就會發現歷史或國界並不是劃條線那麼簡單。

--------------------(我是美術類的分隔線)--------------------

Hedi Kyle, Ulla Warchol《書的摺學》,台北﹕積木,2020
赤井都《迷你豆本書》,板橘﹕楓樹社,2010

《書的摺學》講藝術,如何用一張紙摺成一本書。有興趣的看倌也可借另一本講袖珍書藝術的《迷你豆本書》。

--------------------(我是科哲類的分隔線)--------------------


日本Newton Press《圖解悖論大百科》,新北﹕人人,2020

甚麼是「悖論」?悖論是一些表面看來合理的推理,但最終卻得出很荒謬的結局。問題重點就是:究竟前提和推論哪裡出現問題?甚至可能是我們的語言和思考模式本來就有限制。(當然有些悖論其實真的沒問題,有問題的是我們的常識,例如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相關的悖論。)

本書收集了由古至今很多悖論,讓大家看看這些有趣的推理。
(同一系列還有其他介紹數學不同概念的分冊。)


二見太郎《高中基礎化學》,台北﹕台灣東販,2021

近年有不少漫畫科普書籍出版,連社會和哲學類都有。不過科學方面似乎物理、生物科居多,漫畫講化學就少。難得有本針對高中化學的,值得對化學有點興趣但又怕無從入手的人。

如果想了解化學概念,另一套《觀念化學》都很有用。另外還有《觀念物理》同《觀念生物學》。

John Suchocki《觀念化學》(五冊),台北﹕天下文化,2020
Paul G. Hewitt《觀念物理》(五冊﹔舊版有六冊,最後一本是答案),台北﹕天下文化,2018
Bert Dodson《觀念生物學》(兩冊),台北﹕天下文化,2017


Randall Munroe《這麼做,就對了!》,台北﹕天下文化,2020
如果這樣,會怎樣?》,台北,天下文化,2015

《這樣做就對了》是Randall Munroe新作,他是一個爆笑科學漫畫網站xkcd創辦人,舊作《What if》方某也讀過,內含大量諸如「光速投球會怎樣」、「在核燃料池游泳可以嗎」之類超乎想像的題目。

同類新書還有《科學詭案調查局》、《請問牛頓先生蕃茄醬該怎樣倒》和《為什麼的科學》。


Erika Engelhaupt《科學詭案調查局》,台北﹕大石,2020
Robert L. Wolke《請問牛頓先生蕃茄醬該怎樣倒》,台北﹕臉譜,2019
Jay Ingram《為什麼的科學》,台北﹕商周,2017

三宅陽一郎、備前やすのり《全圖解!AI知識一本通:用故事讓你三小時輕鬆搞懂人工智慧》,新北﹕聯經,2019

對電腦有興趣的可找這本新書《AI知識一本通》。
同類的有趣舊書包括《當人工智慧懂哲學》、《世界第一簡單資料庫》和《演算法圖鑑》。


岡本裕一朗《當人工智慧懂哲學》,新北﹕楓葉社,2020
高橋麻奈《世界第一簡單資料庫》,新店﹕世茂,2010
石田保輝、宮崎修一《演算法圖鑑》,台北﹕臉譜,2017

(第一篇 / 第二篇 / 第三篇)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如果閣下有興趣讀電子書,本文提及的其中兩本有電子版。經以下連結 http://moo.im/a/8rJKTZhttp://moo.im/a/0suFGKhttp://moo.im/a/5iKPTUhttp://moo.im/a/kmpxWZhttp://moo.im/a/25ckvRhttp://moo.im/a/0149CHhttp://moo.im/a/09ltvGhttp://moo.im/a/pFKNRZ 購買,本人將獲得平台回饋。當然看倌不一定要經這些連結買的。)

星期六, 9月 10, 2022

跟著老虎深海潛水員去探險

(這是為出版社寫的推介文,增補後刊登於香港學校圖書館主任協會會訊)


跟著老虎深海潛水員去探險》,Sharon Rentta圖文、葉嘉青譯,台北﹕天衛文化,2022

小老虎為何想潛水﹖為何牠只對水底感到好奇﹖不知道。

正如世上有很多不同興趣的人,碰巧有些人的興趣就是比較與別不同。我們身邊總會有些大家覺得興趣很奇怪的人。幸好小老虎沒有因此被朋友嘲笑,媽媽也沒有阻止牠。這是童話世界的專利,現實世界就未必有那麼美好了。

本書是個內容和色彩都很豐富的故事,很適合親子共讀。小朋友可從中學會好奇心、合作和毅力的重要。家長也可看到,孩子想做一些自己不了解、不擅長的事,我們還是能予以支持。(但小朋友要記得準時回家,不要讓爸媽擔心啊﹗)

大家還可發現,培養熱心助人的優良品格,不只有利於別人,同時對自己有益。畢竟小老虎沒有別人的幫助就無法潛入深海啦,那又有誰去救海龜呢﹖故事結尾亦涉及海洋污染、無懼歧視和各種挑戰的真實人物,帶小朋友回望現實,看看自己有甚麼可以貢獻世界。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星期六, 9月 03, 2022

此乃書之大敵

(這是為圖書館主任協會會訊寫的)


William Blades《此乃書之大敵》(The Enemies of Books),李函譯,新北﹕堡壘文化,2020

見到書名就覺得似曾相識﹖因為我真的已經讀過。2007年6月23日貼過一篇「說書的書」的書介,不過那是揚智出版社2002年以《書的敵人》為名出版。該書內容也不只是本著,而是葉靈鳳翻譯幾個人的作品集合出版,揚智應該是買了大陸出版社版權再出版的。葉譯可能是早年作品,譯文其實不太好讀,在下讀完印象也不深。(所以現在才會再買呀)

其實把譯名改為「人乃書之大敵」也差不多,因為無論是哪種因素,反正都是「人」讓這些因素起了作用。雖然書本身是十九世紀的作品,書中保存圖書的技術考慮,隨著科學進步已未必適用﹔可是破壞圖書的種種天災人禍卻歷久常新,可悲地來到廿一世紀仍不能免。所以就算書再舊,也不會真的過時。

當然,十九世紀的書無法預視二十世紀數碼科技的蓬勃發展,自然也不會包括電子書和數碼藏品可能遭遇的損害。小時候看的《萬物壽命大全》(牛頓,1986)提及黑膠唱片會以「極緩慢」速度蒸發。磁帶磁碟所載訊號也會以更快速度衰退(家中還有VHS錄影帶的就會明白)。中學時「被迫」做英文剪報,當時南華早報就有一篇講數碼載體失效的文章,除了電磁訊號衰退,更大問題是數碼媒體急速發展帶來的載體、版本不相容問題。

由軟磁碟到ZIP碟、光碟,再到USB手指和雲端儲存,現在一般電腦莫說軟磁碟機,就連光碟機也不一定有,你把軟磁碟和光碟保存得再好也用不著。更大的問題是軟件版本,現在用的檔案可能有朝一天再無法打開,或者只有博物館收藏的老機才開得到。數碼載體一樣怕水怕火(比紙本好的是似乎不怕蟲),一樣可以被「人」弄壞。軍事迷更會知道有種武器叫電磁炸彈,一爆起來產生電磁風暴,只要你的電腦不是軍規,都會死光光。就像紙本書可被兵燹所焚一樣。

就算不談到歷史或戰爭那麼遠,買電子書你更害怕的可能是DRM問題。只要電子書商倒閉,檔案隨時消失,就算送給你也沒人維護軟件而遲早讀不到。這些都是作者無法預見的複雜問題。

這一次再譯,畢竟與葉靈鳳的時代不同,推介者倒特別提醒書中有性別歧視,請讀者留意這是十九世紀作品的時代局限。十幾年前讀倒沒特別留意這一點,不過除了性別歧視,其實那也反映了當時(因為性別歧視)女性缺乏教育所以「不識書」的現實。

可是,沒了性別歧視不代表沒其他歧視。推介序裡面有兩個偏見,就是認為圖書館員隨意報廢舊書刊、和抱怨圖書館蓋印貼條碼位置不當。當然,對圖書館員的偏見很常見,不時會遇到不了解圖書館工作的人作一些不盡合理的批評,例如有人以為圖書館員上班就是讀書、只是因為不讀書才要看書獎名單買書之類。同樣地,兩位寫推介序的藏書家,大概誤以為圖書館是檔案館或博物館。例如﹕

#55推介序「水火兵蟲之外,看似愛書的人也可能傷害書。圖書館的管理員顢頇怕事,建築漏水不處理、過期書籍隨意報廢。」

只有檔案館或博物館才會把所有藏品永久保藏。藏書只是圖書館存在目的「之一」,在公共圖書館或學校圖書館甚至並非以「保存舊書」為主要目的。圖書館主要業務其實是「推廣閱讀」,所以必須不時購入新書。同時因為書架和藏書地方有限,又必須恆常註銷沒人用的舊書刊。是否註銷某本舊書刊,圖書館員當然會考慮是否有收藏價值,但其考慮肯定跟藏書家的角度很不同(藏書家有特定收藏方向,會覺得某類書必須收藏,公共圖書館卻要提供「所有」類別書籍,只能以大眾讀者需求為先)。只有在學術圖書館或者較高級別的公共圖書館,才會有收藏舊書古籍的配套設備、和專責評鑑古籍的館員,因為保存舊書是這類圖書館的重點工作之一。遇上認為必要妥善保存的書籍,應該向館方反映說明其價值,讓館方考慮把它列入特藏。

至於建築漏水沒處理,你肯定真的是圖書館員「怕事」﹖抑或是受制於官僚程序,早就報了上去但上級部門沒人理﹖在學校長年聽到政府對學校維修的批款方式,我頗肯定不少地方的公共圖書館一樣會面臨這種煩惱。

另一位藏書家則指﹕

#69「之前和書友們曾討論過一件事,圖書館很喜歡把館藏圖書章蓋在正中間,條碼用膠帶黏貼在封面。固然可以理解是為求作業方便,加上磁條防止偷書賊的考量。但總歸來說,對他們而言,書只是一個工具性的存在,一個讓人閱讀、使用的物件,並未考慮應該如何妥善保存,或以哪種姿態保存?尤其是裝幀漂亮的老書、古書或史料文獻,對於館藏章鈐印的位置,應該審慎」

除非是古籍善本,否則對於絕大部分館藏而言,這樣的批評並非公允。因為對圖書館(尤其是借閱部而非參考部)而言,絕大部分書籍真的是「工具性的存在,讓人閱讀、使用的物件」。藏書家認為「應該考慮如何妥善保存」,但「藏書家級數的保存」只是私人藏書或者圖書館的參考書/善本才適用。在借閱部,事實是絕大部分書籍都不可能「長遠保存」,最後不是因為太多人借閱而損耗無法再使用,就是因為太少人借閱而註銷(於是又被上一位藏書家批評「隨意報廢」)。對於沒預期永久保存、不停借出和歸還的大量物件,當然是以「作業方便」的物流考慮為優先。

事實上,敝館條碼一向都貼在封底上端(天頭)的中間,這是為了方便掃描程序。在下的助理初上任時就曾試過,因為「不想遮蔽封底的內容介紹」而把條碼貼在封底中央沒字的地方。這看來應該是藏書家讚許「有考慮如何保存圖書」的優良館員所為吧﹖

結果呢﹖就是因為條碼位置「太深」,服務生辦借書手續時,根本沒法把書遞往掃描器底下就掃到條碼,結果不是要拿出掃描器來掃,就是要手動輸入。結果反而阻礙借書程序,讓一批趕急要在小息時段完成借書手續的同學排長龍。這個「好心考慮」的結果是否藏書家可以預見﹖

所以為何不惜妨礙讀者看封面封底都要固定貼條碼位置﹖就是為了標準化加快流程。每本書按其圖案決定條碼位置,就會變成因為每本書都要找條碼位置,令流程變慢,到時就輪到借書的民眾要投訴了。(現在RFID日漸普遍,如果全面取代條碼,就可以貼在書裡面,不再有封面封底貼條碼的問題。但恐怕貼在哪個固定位置,都會被藏書家說是「沒考慮如何收藏」。)

如果他們批評的是對善本藏書的處理,這樣的做法才真的值得被批評。正如在下自己收藏的書,就算要蓋印都會避開書名頁的書名和作者名,而且幾乎都會蓋在作者名下方位置。這是為了尊重作者,但我絕對不會要求自己的助理和服務生這樣做,因為供大眾借閱的書和永久收藏的書籍,考慮本來就不同。

當然,就算是有偏見,也不代表所言皆虛。不愛書、不讀書、不懂書,純粹把圖書館員當成「一份工作」的人的確存在,只是大眾不應以偏概全。圖書館員亦有責任多了解書籍會面臨哪些傷害,才能盡力避免它們受到傷害,因為書籍不能保護自己,就像小朋友需要保護一樣。

可是,正如愛孩子也不能太心軟,愛書也不能把一般圖書館館藏當成私人藏書或者古籍善本般去珍愛,要保持冷靜抽離的態度才能做好館務。否則我首先就把圖書館的書架都鎖起,不讓那些未學好怎樣愛惜書本的人去碰書,否則怎能安心﹖但這樣就不成圖書館了。

現實的館務考慮和保護圖書的需要,總是要館員在不同需求之間取其平衡。這才是專業的困難之處。

提及平衡需要,作者還紀錄了一種至今仍有發生的荒謬事﹕

#655第九章「校長得親自負責看顧每本書的安全,一旦有書遺失,他就得補齊。我聽說,有名校長為了盡可能減低自身的風險,便做出了一項野蠻行為:一等他取得這批書,便將教室地板上的木板掀起,將書本緊緊地塞入托(樑)中,再釘上木板。他完全不知道底下住了多少老鼠;某天他得為這些書負起責任,而他也想不出比永久監禁還要安全的保存方式。」

這種事有點像捐書到大陸學校的情況。以往曾聽聞有慈善機構把書捐到大陸偏鄉的學校,以便推廣閱讀、提升偏鄉教育水平。校方珍而重之(也避免被學童毀損無法交待),就把書全部放在書櫃鎖起來,只有校長有鎖匙。結果反而令學生得書無所用。後來機構有見及此,特地邀請香港的圖書館主任北上到省城開教師培訓班。學校必須先派員受訓,學會如何管理和善用書籍,方可受贈。

如果單純以「藏書」角度看,可能鎖起書櫃的校長才是「最妥善保存」呢。但書籍要便利讀者使用,才能達到書籍存在的目的。圖書館員的考慮,除了妥善保存,顯然還必須有「書籍可能被損毀」的準備。這點似乎並非藏書家所能理解。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如果閣下有興趣讀電子書,經本文連結 http://moo.im/a/blrKVY 購買,本人將獲得平台回饋。當然看倌不一定要經這條連結買的。)

---

筆記,或挑骨頭﹕

#77譯者序「被遺留在書架上的書本,不見得就處於安全之中。隨著架上的書越來越多,得到的關注也相對減少。」

其實這樣說通不通﹖我有點懷疑。對同一藏書人而言,書越多每本書分到的關注當然越少。可是,稱得上「藏書人」本來就不會只藏幾本書。而只有十幾本書的人,恐怕也不會特別關注那些書本。少書的書主,不見得就會比多書的更關注。多書的書主,可能反而更愛書。

在識字人口不多的古代,失去書本並不是大事;但到了十九世紀,藏書家們卻不約而同地感受到缺乏養書認知所引發的問題。」

識字人少、書籍也少的年代,失去書本才更嚴重吧。只是印刷術普及令書籍大量流通(識字的人也增加),人們開始以為書籍易得而沒心保存舊書,所以才成為藏書家關注的問題。

#89第一章「司法火」應為「篝火」。

#89/111 這本書的註釋有點怪,因為在手機app閱讀時,跳到註釋後有時跳不回來(點註釋數字會被當跳前一頁)。

#142「當西敏市的亞許朋屋(Ashburnham House)發生火災時」

英文-ham的h通常不發音,所以可能譯「亞許朋南屋」更貼近原音。

「知名法官曼斯費爾德公爵(Lord Mansfield)的書籍與其他收藏品則遭到燒毀」

「曼斯斐」不就行了麼﹖反正大陸把小布殊的國防部長Donald Rumsfeld譯成「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台灣也只是叫「唐納.倫斯斐」。

#168「首」應為「首府」,史特拉斯堡從來不是首都吧﹖

#210第二章「米德堡(Middleburgh)」雖然網上的確是這樣譯,但那個「爾」字不知從何而來,譯成米德堡也沒差。

#225-233「而讓圖書館完全避免濕氣的方式,便是讓我們的敵人以熱水型態流過鋪在地板底下的管線。」

現在要保持乾燥不需再靠熱水了。

#272第四章「當時的圖書館員並非冗職,塵埃也鮮少有機會堆積在書上。」

這不是諷刺。按作者形容,其年代因為印刷書籍大量出現,人人都買得起,沒人再理那些古籍,很多古老圖書館的館員的確已成沒人理的閒職。

「有時這些圖書館(我說的是三十年前的事)還會被拿來做壞事

哪些﹖

「有幾名大學生在樹蔭下手牽手漫步」

原來那時的男人還會牽手。

#276「詢問了圖書館員房間的地點。沒人知道此人的名字,或是圖書館員的身分。他的職位似乎是個榮譽性冗職,照規定由最年輕的「校友」擔任。沒人在乎這份工作,事實上,辦公室的鑰匙根本無法將門鎖打開。」

會找個沒專門知識的人兼職,本身就已經是不重視的表現。

#311第五章「在宗教改革的高潮期,人們對羅馬教會的古老偶像崇拜充滿敵意,並摧毀了上千本書;無論內容是世俗或宗教性內容,只要書中有鑲金文字,就會遭受毀。」

也不見得比中世紀更不黑暗。
「催毀」應為「摧毀」。

#329「牧師(Rev. S. R. Maitland)的信中所節印」的逗號為錯植。
「一個半克」應為「克朗」。

#456第六章「黑佛葛神父(Rev. F. T. Havergal)」算是妙譯。

#466「北安普頓(Northampton)」,如果你知道Southampton又稱修咸頓,其實這叫「北咸頓」已可。
(最奇怪的是,Northampton和Southampton相隔甚遠,甚至分屬兩個不相鄰的郡。而東岸還有另一個叫Ampton的村。)

#500「巴黎石膏」實應為「巴黎石膏」,英文稱Plaster of Paris,因原產巴黎故名。就像俗稱「淮山」的山藥不一定都是淮河一帶生產一樣。

#575第八章「另一個人則完全顛倒了正常順序,把所有對開本與四開本都裝訂縮減成同一個尺寸,讓它們在書架上看起來變得整齊些。」

不懂書的人擁有書,就像不懂錢的人擁有錢一樣。

#584「如果清理不完全,可根據污漬來自油汙或墨水,在水中加入些許鹽酸、草酸、或氫氧化鉀。」

現在應該不會再這樣做。正如後文,很容易因為腐蝕性太強而令書頁變脆。

#612第九章「也不是去公共圖書館的特定讀者,這些人為了節省抄寫時間,便從雜誌或百科全書上割下整篇文章。這種破壞行為並不常見,也只發生在能被輕易取代的書身上,在此就不再贅述」

其實也頗常見。可能是時代不同,當時的公共圖書館應該還未開架陳列,讀者破壞書籍的機會較少。後來大量印刷書籍進一步增加,公共圖書館轉為開架陳列,破壞之徒遂得其所。

#648「分類後,我發現有二十本不同的手抄本(大多是時禱書),內容包含十二種不同的十五世紀手寫筆跡,語文包括拉丁文、法文、荷蘭文、和德文。我把每種類型都分開裝訂,現在它們則成為一組有趣的收藏。」

如果其他藏書家把不同古籍的插圖或字母割下來另貼一冊是破壞書籍,那麼作者自己把不同手抄本再裝訂,又何以不是破壞﹖

#681第十章「讓女人緊張兮兮的入侵你聖殿中最私密縫隙的,並不是灰塵──而是深埋內心的好奇心。這種源自夏娃的女性弱點,在我們最古老的文學與民俗故事中都是常見的角色動機。法蒂瑪(Fatima)為何那麼想知道藍鬍子(Bluebeard)禁止她進入的房間裡頭有什麼東西?那跟她毫無關聯,房裡的東西也不會干擾任何人。那篇故事有個不好的道德教訓,如果女主角被留在那間血跡斑斑的房間中,和她的不良前輩們待在一起,故事就令人滿意得多了。」

其實好奇心男人亦有之,只是那年代男人不負責打掃罷了。至於末句,雖然是戲語,但這樣難道就比較道德﹖

「一等二月離去,家庭主婦就會感到一股不安。這種感覺一天天地加強,聲勢在月中變得最旺,這時她會表露出各種跡象,暗問你是否會出門一兩天。小心呀!「春季大掃除」這種狂熱開始了

竟然不是持續四季﹖

#686「女人家的「幫忙」經常把書架塞得太滿,於是為了取書,你得用上很大的力量,這樣容易傷到書本頂端。」

若以家母為例,確焉。

#699「邀請他到家中閱覽十五世紀書籍與其他圖書珍寶,之後再享用較為世俗的餐桌邊娛樂。」

是指橋牌嗎﹖

#726「拍賣會預計隔天早上在德比郡(Derbyshire)的鄉間教區長宿舍舉行」

「教區長」似乎是指Rector,堂區/牧區之首(稱教區會令人以為是教區主教)。香港似乎應稱為主任牧師。

#747「特別聲明:有關本書中的言論內容,不代表本公司/出版集團之立場與意見,文責由作者自行承擔

「作者已死」在這裡不只是比喻,而是事實呀。雖然書中的性別歧視嚴重,但他已經無法負責啦。

星期六, 8月 27, 2022

科幻怪夢夢

很多時候發了夢沒時間記下,這次發了個很怪的科幻劇式夢境。

我身處一個隨時發生核戰的世界,世上好像剩下兩個國家(或集團)互相攻擊。
在這世界最恐怖的是,軍隊有了一種類似隨意門的裝置。不過不是給人用,而是給核彈用。

即是說,核彈可以不用再穿越天空射過來(這樣還有預警時間、還有反導彈裝置可用),而是可以突然在你的城市出現然後爆炸,把整個大灣區般大小的地方完全毀滅。

於是電視畫面就不時出現衛星圖下一個大城市中間出現爆炸,然後整片土地出現一個變回泥土色的圓圈。

我們周遭的人,都被迫活在地下場所中。但我也說不出是在那裡,因為如果有地下核爆的話,一般的地下場所應該也會被掩埋。

而在這種狀態下,你怎樣能抵抗入侵的勢力呢﹖

星期六, 8月 20, 2022

兒童床邊的經濟學家


Emily Oster《兒童床邊的經濟學家﹕父母最關鍵的教養決策》(Cribsheet : A Data-Driven Guide to Better, More Relaxed Parenting, from Birth to Preschool),廖建容譯,台北﹕天下文化,2020

親子教育閱讀馬拉松中發現的。在下常說,教育在很多人眼中並非一門「專業」,因為很多人都有小朋友,於是人人都覺得自己懂教育,甚至比學校裡的老師更懂。因為養過小孩的人都有意見,於是育兒建議何其多。難得有人去爬梳論文,做meta-analysis(統合分析)看看研究結果支持哪種方法,對於不知如何是好的家長十分有價值。

本書包括哪些課題,看倌自己去看看目錄就知道。倒有兩個課題令在下特別有感覺,就是入睡訓練(11章)和看電視(14章)。

如何令嬰兒安然入睡這點,幾乎令所有父母頭痛。大概除了少數嬰兒一開始就是「懶瞓豬」之外,或多或少都有點「扭計」。有些嬰兒逐漸就拉長夜間睡眠、縮短全日睡眠時間、戒夜奶,有些像方包般快一歲了還睡不好而且晚晚在吵。

其實現在無論衛生署醫生,都會建議你讓嬰兒自行入睡的,只要確保嬰兒安全、吃足奶、不用換尿片的話,是不應該嬰兒一哭鬧就去抱,要讓他學會自行入睡。反正你忍一段時間他總會習慣,衛生署甚至明言﹕

不良的睡眠習慣是妨礙嬰幼兒順利學習自行入睡的最常見原因,例如,必要用吸吮乳頭、吃奶、抱他在懷中輕搖、輕拍或步行的方法來哄他才肯入睡。這些模式一旦成為習慣,寶寶便會過分依賴你的注意和陪伴才肯入睡,令家長花上不少不必要的時間和精神。」

可是這種「忍心」很多人都接受不到,尤其是自己懷胎十月的那個(畢竟嬰兒哭鬧本身就是演化成令人不耐的,而且媽媽大腦受懷孕影響會變得更敏感)。而在方家就連嫲嫲也不能接受,堅持要抱著入睡,結果方包到現在還要人哄、而且沒幾個鐘就會醒來吵鬧。而有些心理學家甚至會認為有害(例如有位朋友兼KOL引用的說法)。

本書厲害之處,就是分析了各種相關的研究,發現這種稱為cry-it-out的睡眠方法,根本沒發現甚麼壞處。不只沒影響父母和子女的關係(#2816,研究說孩子的安全感反而提高了,對比方包少抱一會就扭計喊),反映壓力的皮質醇水平也沒比較高(#2842-2861,即是孩子沒因為晚間沒人抱變得緊張),甚至追蹤到五歲都沒發現小孩表現有問題(#2842,這樣還不接受要不要觀察到五十歲﹖)。

而最大的好處不是在小孩,而是在大人,因為研究同時還發現媽媽的皮質醇水平下降了(因為睡得好嘛)。正如作者所言,產婦抑鬱也是傷害小孩的因子之一,可以降低媽媽壓力的方法,自然減少了抑鬱的機會。

當然不信者恆不信,朋友對此的反應就是「即係無結論,風險自負囉」,無視作者提出的要點﹕

#2861-2872 「一個相關的論點是,雖然孩子在五、六歲時看起來很好,但或許睡眠訓練的後遺症要成年後才會顯現出來。同樣的,這個論點也難以用研究證實。比較公允的說法是,如果能獲得更多資料會更好,資料永遠不嫌多!是的,如果得到了更多資料,或許會發現一些輕微的負面影響。我們能取得的研究並不完美。然而,基於這種不確定性就反對睡眠訓練,這樣的看法是有瑕疵的。因為你同樣可以提出相反的論點:睡眠訓練或許對某些孩子有很大的好處(他們非常需要不中斷的睡眠),不讓孩子接受睡眠訓練反而可能對孩子有害。研究資料無法支持這個論點,但研究資料同樣無法證明,睡眠訓練是有害的。你也可以說,產後憂鬱症會對孩子造成長遠的影響,因此睡眠訓練會為孩子帶來長遠的益處。這個論點反而比較可能成立

總之,你必須在資料不夠完美的情況下,做出決定(其實所有的教養決定都是如此,去怪研究教養議題的人吧!)。不過如果有人說,不接受睡眠訓練是「最安全的選項」,那就是個錯誤的說法。這是否代表你一定要做自行入睡訓練?當然不是。每個家庭都不同,你有可能一點也不想讓你的孩子哭到睡著。你必須自己做決定,每個決定都是如此。但如果你想進行自行入睡訓練,也不必感到不好意思或不自在。研究資料(雖然不完美)是站在你這邊的。」

真的要從學術角度看,根本沒人能「保證」任何一種育兒方法「就是好」,只是每個人都會選擇自己以為好的方法。(古人也說「棒下出孝兒」,還講了幾百年呢。)
你想抱著小孩入睡,當然可以,只是辛苦自己(如方宅)。嬰兒越長越大,總有一天你抱不到,近日連嫲嫲也開始手痛了,但抱慣了他就不准你不抱。這種結果我在第一個月就指出了,但正如很多事情(就如先父中風)一樣,我說了也沒人聽,而結果我預視的情況仍會發生。
至少研究結果很清楚﹕聲稱cry-it-out對嬰兒有害,研究結果並不支持。這樣聲稱對父母製造內疚,和增加父母壓力(甚至影響產婦抑鬱),卻是很明顯的害處。

「看電視」自方某小時候都被視為「不好」。就像現在認為小孩用手機或上網不好,或者更早以前師長覺得看武俠小說不好一樣(當然現在金庸成為經典,現在的小朋友反而不讀了),都是反映了大人對新事物的恐懼。當然恐懼不一定毫無理據,相對於電視內容還有監管,網絡資訊的確可以有很大問題,演算法更會放大問題。就算解決之道是教導資訊素養,年紀太小的小孩似乎還是無需急於使用最新科技。正如我們先帶小孩去游泳池,而非一下子讓他去大浪灣滑浪一樣。

而對身為「電視精」自小早晚對著電視吃飯做功課的方某而言,書中提及的研究結果倒是頗切合方某的狀況。「看電視」本身並不帶來危害(當然「看哪些節目」還是重要),但如果父母只讓子女看電視而忽略跟子女溝通互動,那就會有很大害處。就像方某向來說﹕問題不在電視,而在於餘下多少時間、而那些時間你又跟孩子做甚麼。所謂「只看電視忽略溝通」,其實就像現在父母把手機當「數碼奶嘴」一樣,沉迷電視或手機都是父母逃避互動的表徵。扔掉電視或手機不等於解決到問題,因為沒電視沒手機不代表就有良好溝通。所以重點仍是「父母本身做甚麼」。

本書針對嬰幼兒,作者還有本新書《機智教養生活﹕經濟學教授媽媽教你做出最佳教養決策》針對較大的學童,有興趣的看倌可留意。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如果閣下有興趣讀電子書,經本文連結 http://moo.im/a/8bewJPhttp://moo.im/a/4klxAW 購買,本人將獲得平台回饋。當然看倌不一定要經這條連結買的。)

---

筆記,或挑骨頭﹕

#125 推薦序「作者在書中明確提出研究文獻指出:「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體罰有助於改善行為」、「有證據顯示體罰會造成負面影響」。」

但有沒有發現一個盲點﹖沒人研究父母沒管教帶來的負面影響
如果父母懂得不用體罰管教,固然最好。如果不懂,卻沒有任何研究去比較「以體罰管教」和「不用體罰也沒管教」兩者誰的效果更負面。

#237 序言「你的決定可能非常適合你,但未必適合其他人。為什麼?因為你不是其他人。每個人的處境和偏好都不同。套用經濟學的說法,你們的限制條件不同。」

但經濟學家有時也忽略這點變成唯金錢論。

#327 01章「有割包皮的男孩比較不會有泌尿道感染的問題。沒有割包皮的男孩約有1%在童年期會發生泌尿道感染,有割包皮的男孩中,發生率只有0.13%。這是顯著的差別,而且大家普遍認為這種預防作用是真實存在的。不過,就絕對值來說,這樣的好處其實不是那麼重要:你必須為一百個男孩割包皮,才能預防一個男孩得到泌尿道感染。」

嚴格而言,是割包皮令發生泌尿道感染機會降低約7.7倍。原本一萬個男孩會有一百個感染,割了之後變成一萬個男孩有十三個感染罷了,即是割一萬個男孩預防了八十七宗感染,每割一百個預防到0.87個感染。

#340 「缺乏一種可以將苯丙胺酸分解成胺基酸的酵素」

其實苯丙胺酸(和分解後產生的酪胺酸)都是胺基酸。

#387 「當時我自己一個人待在醫院,腦袋還轉不太過來,也搞不太清楚狀況。我沒料到自己需要面對這種決定。我想給你的忠告是,千萬不要讓你先生回家去睡覺。」

慘,連回家睡個覺也不行。(幸好我不用)

#705 02章「這意味著當你的孩子逐漸長大(例如,進入學步期之後),你就不太需要經常用乾洗手幫小孩擦手,或是到餐廳吃飯時使用幼兒拋棄式餐桌墊。」

我要上網查一下才知道譯者是指酒精搓手液,只看字面還以為是濕紙巾。

#1035 04章 「她七週大的時候,我們去參加我弟弟的婚禮。我還記得我們待在餐廳後方的衣櫃裡,那裡熱到爆,而我試著餵她母奶,但她不斷尖叫,不肯喝奶。」

餐廳後方有衣櫃,還要躲在裡面﹖想來不大可能吧。
原文究竟是甚麼﹖如果是wardrobe,那除了衣櫃,還可以指保管衣物的地方,即衣帽間(雖然正式應該叫cloakroom)。如果是closet,那除了壁櫃,還可以指儲物室。
我想無論躲在儲物室或者衣帽間餵奶,都會比躲在衣櫃合理得多。

#1086 「品質比較不好的研究是,研究者只控制一、兩個項目,例如,只排除出生時的體重造成的影響。這種研究的結果就比較令人質疑」

越大型的研究(參與者越多),才越能控制到更多因素。因為要有足夠的樣本才能得到統計學上有意義的結果,而你要比較的因素越多,需要的樣本數就越多。

#1406 05章「但哺乳最令媽媽感到痛苦的是,努力也不見得能得到預期的結果(努力可以獲得回報的原則在其他領域通常是成立的)。你努力找工作,或是申請大學,甚至是努力懷孕,這些通常可以成功;然而面對新生兒,以及一些生理上的限制時,你的勝算就變得無法預期。」

其實育兒的大部分事情皆如此,現在科技發達很多人以為自己控制到結果,所以變成怪獸家長或直升機家長。

#1575 「你也可以上美國國家圖書館資料庫LactMed網站查詢,那裡找得到幾乎所有藥物的資料。」

那是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

#2155 07章「過期間相當長」

是過渡時期。

#2200 08章「平均來說,在教育程度較高的社群中,疫苗接種率反而比較低。這表示民眾不接種疫苗並不是因為缺乏資訊。」

沒缺乏資訊,但缺乏科學知識。

#2226 「許多資料是偽造,有些細節遭到竄改,使自閉症的症狀發生時間更接近接種疫苗的時間。事實上,症狀發生的時間是接種疫苗之後六個月以上,但那篇論文卻說是接種疫苗後一、兩週之內。」

其實我覺得相隔久一點,這個相關看來會更合理吧。畢竟如果你真的相信疫苗可導致自閉症,而自閉症涉及腦部複雜的病變,那不太像會在一兩星期內發生。當然,如果時間相隔越長,中間發生的事越多,就越難聲稱有關。這就是那人作假的原因。

#2579 10章「如果瑞典的大學願意提供我們工作機會,我可能會叛逃到那裡,至少待到潘妮洛碧上小學前。只可惜,我沒有等到那樣的機會。」

#這些機會不是屬於你的

#3054 12章「當然,你的孩子或許比較能接受米精,但紅蘿蔔其實比較有味道。芬恩覺得米精簡直是在開他玩笑,他唯一能接受的米糊類食物是中國餐館的米粥。」

通常不會是齋粥(白粥)吧﹖因為齋粥連大人都嫌味道太寡(縱使已加了鹽和油)。

#3361 13章「往好處想,孩子上了小學之後,感冒次數會減少(每年二至四次),所以你不會一輩子與鼻涕為伍的。」

對鼻敏感的方某而言這是笑話。

#3628-3635 15章「以一歲大的孩子來說,表現最突出的人也只能說少數幾個字。而八個月大的孩子完全不會說話或認得任何手勢。我對最後一點特別感興趣,因為我婆婆一再堅持,傑西在六個月大時就會說「魚魚」(fishy)。」

大概只是發出近似音,不代表懂。(正如舍下「方曳曳」)

#3635 「值得注意的是,成長於雙語環境的孩子(父母或是照顧者對孩子說不同語言)通常比較晚才會說話,不過,一旦他們開始說話,就可以說兩種語言。」

在下是這種情況﹖但我的雙語並不靈光。

#3733 16章「我婆婆不甘示弱,她也堅稱,傑西在十八個月大就會自己上廁所,而且十三個月大就會排便在馬桶裡。」

華人對親屬的稱呼雖然細緻,但不同地區之間卻容易搞混,尤其北方。他們對家翁(/家公)和家姑稱「公公」和「婆婆」,但公公可以同時用來稱呼祖父和外祖父,婆婆也可以是祖母或外祖母,在廣東人看來十分混亂(不看上文下理怎知道你叫的是誰﹖)。因為廣東話叫「老爺奶奶」,祖父母是「爺爺嫲嫲」,外祖父母才叫「公公婆婆」,口頭上不會混淆。(當然也可以叫「外公外婆」,但其實我們不會叫祖父母「公公婆婆」的,所以根本不需要加個「外」字區分。)

#4090 18章「有一套名為「教你的寶寶識字」(Teach Your Baby to Read)的教材告訴你,可以在寶寶三個月大時開始教他識字。你可以運用這套價格不菲的DVD光碟和抽認卡來教孩子識字。」

騙徒手法層出不窮。

#4108 「另一方面,我們知道有些四、五歲的孩子能識字。以這個年齡族群為對象的研究顯示,教四歲孩子學會字母的發音以及將字母組成單字的概念是可行的。」

香港的幼稚園生都可以吧。

#4224 第四部「成為好父母不代表你要為了孩子完全磨滅自己的人格性(personhood)。」

維基百科是這樣譯的,但看起來很怪。Personhood是指身為獨立個體的特質,我想譯成「個人性」或者「獨特性」比較易明﹖(再不然譯成「個性」﹖又會被當成是personality,雖然維基百科指personhood也可以寫成personality,但personality在心理學又有另一意思,指人格/性格。)

#4455 20章「較晚出生的孩子在智力測驗的表現和教育程度上,都比哥哥姊姊差了一點。原因可能是父母能撥給他們的時間和資源比較少,而不是子女人數造成的。不論有一個還是兩個手足,排行老大的表現都差不多。」

那麼似乎是頭兩年比較重要﹖畢竟再過幾年子女就長定了,相對不需要父母那麼密集的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