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2, 2017

圖書館之主


篠原ウミハル《圖書館之主》(1-6),光依譯,香港﹕東立
(第1至3集2013年出版、第4集2014年出版、第5至6集2016年出版)
學校寫好書推介不方便介紹漫畫,所以差點忘了向各位介紹這套好作品。
雖然故事不是為小朋友而寫,但我想小學同工會更喜歡,因為整套漫畫的背景就是一所專借童書的兒童圖書館。故事一開始十分奇特,並不是由小孩說起,而是某夜一個失意中年上班族誤打誤撞進了去,然後被主角塞了一本童書上手而開始。
故事主角是個剪了蘑菇頭、很嚴肅的男人,姓御子柴。因為童年時遇過好的圖書館員,所以自己也立志進入圖書館工作。
日本的公共圖書館並不一定要有專業資格才能入職(這點跟香港一樣),所以不時會由市政府輪調員工來掌管,這點在《圖書館戰爭》中也提及過(見2014年6月會訊)。所以兩個故事都描述過專業館員和不懂圖書館的外來上司起衝突,相信現實中亦非罕見之事。於是主角可以依自己意思塑造一間圖書館,才是最令人好奇的地方,是誰讓他開這所兒童圖書館﹖故事稍後會提及這段因緣。
這個佈局有點像《古書堂事件手帖》(見2015年5月會訊),每個單元故事都是描述不同書本和人物之間的連繫羈絆,介紹書籍內容同時推進故事發展。看來日本人似乎喜歡用這種方式串連介紹書本(笑)。
御子柴也有點像古書堂篠川小姐,都是一聽到「書」的事情就特別精神,有瞬間猜到讀者想找甚麼書的超能力。不過與古書堂的偵探懸疑性質不同,這個故事系列就比較淡然,沒有甚麼陰謀、埋下伏線的秘密也不多,只有御子柴讓每個來圖書館的大人小孩都讀到適合他們的書,讓他們得到力量解決自身的煩惱。除了介紹書籍內容之外,亦帶出童書不是只適合小孩看,大人也可以從中獲益的訊息。
中學時玩電腦遊戲《三國志》,玩家有個功能可以向當地賢士垂詢聽取建言。這個功能有時會帶來有用的情報(例如某個能人異士路經本地可以招攬之類),但大多數時候沒有特別情報,那些「賢士」就只能重複些三幅被的門面話。其中一句常見的就是「書讀百遍義自通」。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單單把一本書重複讀百遍是否真的能夠「義自通」可以懷疑。不過要是有心的話,一本好書在不同日子再讀,隨著人生處境、經歷不同,的確有可能讀出不同意義。就算被認為「簡單」如童書也一樣,這點應該就是《圖書館之主》所強調的。
童書情節看來簡單,也不代表內涵簡單。一個順手沾來的例子可能就是《小王子》吧﹖《圖書館之主4》就提及這個「童話」故事,它大概不只為兒童而寫,小孩看來可能只是個有趣的故事,大人看就可能有很多不同的解讀。最近就連中大政政系的周保松教授也寫了本《小王子的領悟》(中文大學,2016)去討論自己的理解(而且還是本年度教協中學生好書龍虎榜的候選書呢)。好書無論童書大人書、小說非小說,就是有這種跨越不同年紀和不同時代的能力,讓不同的人都有共鳴。
學校圖書館,也是個讓書本陪伴孩子成長的地方。希望我們都能像御子柴般,有足夠的修養和學識,能夠給孩子他們需要的書。
某次向圖書館組員提及這套書,之後那年他們弄的課外活動招生海報竟然搞成這樣﹕

(這是宣傳圖書館還是宣傳我呀﹖我可沒有剪個蘑菇頭﹗XD)

根據日文維基的情報,日文原版已出了14集,可見東立翻譯頗慢。希望這個好故事不會因為「談書」口味不夠熱門而被腰斬。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