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30, 2018

五月參觀卓越成就學校圖書館記

(這是為學校圖書館主任協會會訊撰寫的文章)

去年本會與國際學校圖書館學會合作舉辦了「學校圖書館主任卓越成就獎」,得到同工踴躍支持。本年五月及七月,各獲獎和參賽學校開放圖書館給同工參觀,讓大家觀摩學習各校卓越之處,亦可以互相交流心得。

五月開放參觀的學校圖書館包括﹕
5月23日路德會西門英才中學、元朗公立中學校友會小學
5月26日加拿大神召會嘉智中學

路德會西門英才中學是第一間開放參觀的學校。馬嘉遙老師獲嘉許狀鼓勵,得到校方鼎力支持,有充足的空間、資金和器材推廣閱讀,令圖書館成為吸引學生留連的地方,這一點令很多同工羨慕。圖書館外也放滿了書籍和名句,令學生時刻浸淫在書海之中,相信對培養閱讀風氣亦有一定幫助。


吸引同工注意的小工具是一疊「代書卡」,閱讀課學生取書後把印有學號的代書卡插進書架中,下課時便可認住位置放回書籍,省掉圖書館員不少功夫,非常實用。圖書館亦會把老師好書推介印成小冊子於書展期間派發,方便學生尋書。


(路德會西門英才中學圖書館參觀照片﹕https://photos.app.goo.gl/IMhCpsxMdC3zHyGI2)

元朗公立中學校友會小學就在路德會西門英才中學對面,參訪於同日進行。陳慧盈老師亦是嘉許狀獲得者。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有很漂亮的佈置。圖書館亦活用資訊科技培養學生的資訊素養,陳老師累積了不少經驗可與同工分享。現在不少小學生都擁有手機,獲取資訊日益方便,教導他們注意資訊的可信程度,實在非常重要。


(元朗公立中學校友會小學圖書館參觀照片﹕https://photos.app.goo.gl/7fM3lCpQQeQtVKR83)

加拿大神召會嘉智中學陳嘉儀老師是第二次參與評選,2013年獲得嘉許狀,2017年再接再勵,獲卓越成就獎。


除了圖書館之外,校方亦尋求機會改建了其他空置課室,各有不同主題,令學生上課更為投入。圖書館本身的活動亦多姿多采,不止培養學生的閱讀興趣、也會帶他們到誠品書店參觀大開眼界。(陳老師亦與中文科合作,支援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將於25/6出席教育局分享會,有興趣同工可到培訓行事曆報名。)


(五月參觀照片﹕https://photos.app.goo.gl/sWeQQzaoKDMadM262)
(2014年參觀照片﹕https://photos.app.goo.gl/C8cFxaxMxdOSHEVK2)

七月還有風采中學程志森老師(14/7)和嗇色園主辦可銘小學董雅詩老師(18/7)開放圖書館參觀,有興趣的同工請盡快到本會網頁報名。

星期日, 7月 29, 2018

另一個懸疑夢境結局

夢也竟然像電視劇般可以分上下集。

之前曾發夢(忘了是何時),裡面有本薄書被收舊書的人偷了。但夢裡面完全不知道是怎樣偷的。

今早發夢,竟然有下半集。上半段是「劇情重溫」,請個男人來收舊書,我另外有兩個人幫手(一個像老媽又不是老媽,另一個男人不知是誰)。我不知為何「記起」會被人偷書,所以這次特意乘對方在書架拿書的時候(有些用界刀切割的聲音,可能是準備包裹用品吧),就把我那本薄書悄悄收到茶几中間。結果那個人走了後我們才發現那本薄書「又」被人偷了。

問題是有三個人看著他,他是如何偷走的呢﹖
我在書房中四處張望,最後給我發現有本硬皮薄書,竟然剩下書脊和內頁,封頁和封底都不見了。看來那個賊就是割下了這本硬皮書的封頁封底,用來遮掩那本薄書,讓我們沒留意他夾帶偷走了。

唔好問我個賊捉唔捉到,因為醒左。

星期六, 7月 28, 2018

輕鬆的會計入門

(這是為學校圖書館主任協會會訊而寫的書介)



黃士剛《圖解會計學》,台北﹕易博士文化,2007
近藤學《超愉快學懂會計秘訣》,桃園﹕先鋒,2010
(書影來源﹕http://www.books.com.tw/)

(頭盔﹕以下提及金額都是為方便表達而隨意創作的,並不反映本會實際財務狀況。)

理科出身的在下,記得中學時跟同學談過數學和會計的分別,最後結論是「會計的重點不在於如何計數(計算),而在於如何入數(入賬)。」然後就回去繼續面對那些麻煩的微積分了。反正想認識會計科的話,當時學校圖書館也只能找到一堆英文磚頭書,不是專修會計的學生根本不會去碰。對於我們這些理科人而言,了解天文地理的大千世界,比了解一間公司的財務報表「偉大」、「有型」得多,自然也不會有興趣去碰。

可是,身為本會理事,了解會方財務狀況總會是重點議題。就算想更換網頁服務商,除了考慮哪個網站好用,也要考慮開支是否可持續承擔。於是賬目是否清晰明確就非常重要。

例如本會戶口在會員大會時有$100000結餘,財政報告自然是以現金賬為準。但先前已答應外間機構合作,稍後要支付一筆不超過$10000的費用。如何在報告中清楚顯示給會員了解,我們其實不會長期擁有這$100000﹖

給會員大量發送集體電郵,並不如個人選擇電郵服務商可以免費又好用。假如去年花$1000買了10000次發送額度,但全年只用了5000次,餘下的今年繼續用。那麼去年電郵支出應該是$1000還是$500﹖

雖然理事不是會計出身,但相信會員也不是,所以沒有人在會員大會質問這些麻煩問題(笑﹗)。但這樣不代表我們無需考慮它們。

何況,世間用錢的地方還多的是。大家如果不是住在公屋,總會有管理公司或業主法團定期公佈賬目。投資股票的同工甚至可能會留意上市公司的盈虧。相對於一個小協會「只有」十萬八萬的小數字,就會變成一億幾千萬(屋苑)甚至一百幾十億(上市公司)的大數字。因為無法理解所以乾脆不理,結果可能是嚴重虧損甚至陷入騙局。

可是,掌握會計準則是一門很繁複的技術,否則怎會要在試場過五關斬六將才能成為會計師﹖

所以當時見到《圖解會計學》就立即為會計科(現在叫企業、會計及財務概論科)買下來了。會計科老師一見到這本書也立即拿來向學生做「好書推介」,因為當時這類針對非會計學生的入門書實在少見。更有趣的是,事過八年後還有另一位不是教會計,但同事間公認「股神」的老師再推介一次,可見有多受歡迎。(至少似乎很受老師歡迎,笑﹗)

這些「圖解XX」的格局不用多加解釋,甚至易博士這個系列大家都可能很熟悉,因為他們就不同科目範疇都出版過圖解。這類入門書都是運用大量圖解,每個概念一般都是兩頁起四頁止。雖然有些主題(例如尼采心理學)看來較深奧,或者會計學這類「大人」主題較難引起小朋友興趣,但大部分的主題(尤其是歷史或科學),對相關主題有興趣的高小學生應該也能掌握。

類似系列還有世茂的《世界第一簡單XX》,楓書坊、奇幻基地、十力文化也有他們的「圖解XX」袋裝書系列,其中有本《圖解特種警察》連范建梅老師也推介過。

(這本《圖解特種警察》區區在下也介紹過﹕http://fongyun.xanga.com/2011/01/27/494/。當然軍事題材男生可能會看得更多,單是這個系列我介紹過最少五本。笑﹗最近圖書館買了十力文化那本《圖解武術的科學》也頗有趣。不過已離題萬丈,有空再介紹。)

敝館後來還買了另一本《超愉快學懂會計秘訣》,不過相對而言這本較偏向講企業經營。如果純粹想了解會計報表究竟在說甚麼,《圖解會計學》會比較有系統地逐個概念介紹,較易閱讀和翻查。

類似的會計入門書還有較新的,網上見到的例如趙敏希《圖解會計學2版》(五南,2014)和馬嘉應《圖解會計學精華》(書泉,2015),不過沒讀過就無法介紹了。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星期五, 7月 27, 2018

老土的夢境

有時夢境會好離奇(例),但原來有時又會好老土(謎之聲﹕因為你本身就老土啫),今朝個夢就係咁。

唔知點解要逃生,之後發現大學裡有間火災避難室,於是進去後趕快鎖上防煙門和內層的玻璃門。
(破綻一﹕防煙門怎會有鎖﹖)

房間其實頗大(大概就跟八三圖書館差不多),而且呈凹字形,我們從「凹」的右邊進來,所以還要把左邊的門都鎖好。
整個房間的佈置有點像港大邵仁枚樓,連外牆的磚也是差不多顏色。
(後話﹕因為港大教育學院的課主要就在那裡)

然後從窗望出去,就發現外面像火箭升空般,冒起大堆火焰和煙,似乎有些人走避不及應該會遇難了。

過了不久,發現有些人從「凹」字中間的樓梯上來(有點像理大飯堂外的那條樓梯),這道雙重玻璃門不知何時也鎖上了,人們從門外要求放他們進來。

然後有人說起外面有喪屍、不要開門(怪在我不喜歡看喪屍片怎麼會有這種情節﹖)。但最後也放了一些人進來。

又過了一會,似乎真的有喪屍,於是在下拿起槍向他胸口開了兩槍、大腦也開了一槍,發現他竟然沒事。想起自己的槍其實都是銅頭子彈,又不是銀子彈,怎麼能殺喪屍﹖
(破綻二﹕那是喪屍,不是吸血僵屍……)

不知最後喪屍為何消失了(或者應該說,不知如何收拾了他),但大家都很懷疑其他人就是喪屍。

一起逃難的人當中,有個現在通常稱為「女漢子」的朋友(謎之聲﹕依家好多人都自認女漢子)(作者﹕其實夢裡面不是現實朋友,所以不用問是誰),我雖然喜歡但一直沒表白。在這種情景下,很老土的劇情當然就是會走在一起。(謎之聲﹕真是老土到跌渣)

當我抱著她的時候,在她耳邊說了句﹕「就算妳是喪屍,要咬我我也不會後悔。」
我們緊緊抱著,她的頭就靠在我頸邊,露出了獠牙……然後又收起了。

完。

星期四, 7月 26, 2018

關於圖書館閉架陳列的幾點思考

(這是為學校圖書館主任協會會訊寫的文章)

最近公共圖書館因為接獲投訴,決定把十本涉及同性戀議題的童書閉架處理,引起爭議。或者我們可以藉機反思一下閉架陳列和資訊審查的議題。

圖書館服務的原則

本會2014年12月會訊曾回應同工詢問,指出根據國際圖書館聯盟《關於圖書館與思想自由宣言》或《香港圖書館協會專業守則》,圖書館都不應該容許審查,並支持資訊自由流通。所有的資訊選擇和展示,都只是基於專業考慮,而非出自政治、思想或道德觀點。

學校圖書館是基於教學需要採購書籍。個別視藝科書籍或有暴露圖像,或會令人尷尬,但仍可能有實際的教學需要。當時我們建議可考慮設定為不准外借的參考書、或者閉架處理,以避開好事之徒,這樣總比破壞書籍裡有尷尬圖像的書頁為好。

可是,公共圖書館的成立目的和學校圖書館不同。設立公共圖書館是為了配合社會人士對知識、資訊、自學進修及善用餘暇的需求,以及推廣本港的文學藝術。香港公共圖書館網頁所提及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共圖書館宣言》明言公共圖書館應該讓「各種年齡層的人都應該可以找到所需的相關資料」、「館藏及服務不能以屈從任何意識型態、政治或宗教的檢查」,而且要「刺激兒童及青少年的想像力及創造力」。

有關圖書館的各種宣言和守則,都要求圖書館不能進行資訊審查,尤其是服務全體公民為目的之公共圖書館。公共圖書館的目標,要求它公平和中立地收集和展示有關該主題的各種資料。所以公共圖書館以某批圖書被人投訴為由,把該批圖書閉架處理,自然會引發資訊審查的嫌疑。

當然,正如上述會訊中提及,如果是屬於法律禁止向兒童展示的物品(即淫褻或不雅物品),圖書館當然不可以向兒童提供。可是這次事件涉及的圖書,檢視後並非兒童不宜,否則就不只是閉架處理,而是乾脆列為不准兒童及青少年借閱了。公共圖書館有不少這類書籍,例如筆者於中央圖書館藝術資源中心工作時,就見過有很多色情攝影集閉架收藏,讀者要向館員出示成人身份證才可以調閱。這些涉及的圖書顯然不屬這種狀況,而是迎合個別人士或團體的要求,把他們認為不合適的圖書藏起來。

閉架陳列的原因和閱讀自由

有些人士會反駁,認為閉架陳列沒有損害讀者閱讀自由,因為他們只要向館員提出要求便可以調閱了。
如果這種反駁放在以成人為對象的圖書,他們還可以辯稱有研究需要的人自會檢索圖書館目錄然後向館員調閱。可是這些涉及的書以兒童為對象,他們根本不會(甚至不懂得)以電腦檢索一本書。何況如果他們根本不知道有這本書存在,又怎會主動要求看這本書﹖
把童書閉架,等於是所有不認識這本書的人,都不會意識到有這本書存在,自然也就不會想到去調閱。
這正正就是投訴者要求閉架的目的。他們沒法禁止讀者閱讀這本書(因為它們法律上並非兒童不宜),於是就(透過閉架)讓讀者不察覺有這本書,但結果同樣是讀者無法讀到這本書。

一般而言,圖書館把一本書籍閉架陳列,有幾個合理原因﹕
1. 書籍本身兒童不宜,法律上不能讓兒童接觸所以閉架限制閱覽,例如上述的色情攝影集。
2. 善本、珍本、或孤本需要收藏,但開架陳列容易受損,所以要閉架以保護書籍。借出的人甚至要在館員監視下閱讀,筆者試過調閱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憲報》時遇到這種情況。
3. 大學或中學有些課程材料、或者特別受歡迎的書籍,需要限制借閱時間以便其他學生可以使用。
4. 有些舊書太少人使用,開架陳列浪費空間,但又要服務小眾讀者的需要,所以閉架陳列,有人需要用才拿出來。
5. 有些書籍複本太多,為免浪費開架陳列空間,所以把部分複本閉架。

顯然易見,這些事件涉及的同性戀議題童書,並不屬於上述任何一種情況。它們甚至不是因為「太少人使用」才被閉架,而是因為有些人不想其他人見到這批書才要求閉架。試問「不讓人見到某一批書」是公共圖書館的成立目的嗎﹖

題材有爭議就要閉架﹖

不同宗教或政治信仰的人,都有不同的好惡,但公共圖書館沒理由迎合他們。如果有父母認為子女不應接觸某類題材的書籍,他們可以規管自己的子女,而不是要求公共圖書館替他們限制子女(和其他人的子女)可以接觸哪些書。
例如這次事件涉及的繪本,目標讀者都是幼兒,我們不會預期他們自己跑去公共圖書館借書的,他們通常都有成人陪同,陪同的成人應該和兒童一起選取圖書。

如果說某些書的題材有道德爭議(不代表其表達方式不道德,正如一本性教育書籍描述性事也不等於色情物品),就要求閉架,那麼要閉架的書就多的是了﹕
—描述家長二人都是同志的書,現在要閉架。
—描述戰爭史的書,都涉及殺人。四處殺人本身就有違道德,所以要閉架。
—愛情小說不少都涉及婚外情。婚外情不道德,也要閉架。
—偵探小說幾乎全部都涉及犯罪行為,不是密室殺人就是怪盜,更加要閉架。
—食譜除非全是素食,否則涉及肉食也違反素食或動物保護人士的不殺生原則,應該要閉架。
—聖經也有不少引人爭議的內容,同樣被人投訴過,恐怕也要閉架。

熱血公民的鄭錦滿曾聲稱,公共圖書館買簡體字書籍是向兒童洗腦,所以到公共圖書館把書籍藏起來,結果被控盜竊案成。與這次事件比較是否他太笨﹖如果他懂得以「簡體字書籍教壞細路」為由投訴,是否也可以要求公共圖書館把所有簡體字書籍閉架了﹖
「匿書事件」發生後,筆者曾到其專頁指責﹕同樣有些人認為他們(當時)盟友陳雲的《香港城邦論》鼓吹港獨「教壞細路」,是否又可以去把它們藏起來﹖如果你看不順眼的要收、他看不順眼的又要收,最後圖書館還有甚麼書可以剩下來﹖

閉架其實也是一樣,如果不同的人都要求公共圖書館把他們認為「教壞細路」的書閉架,公共圖書館恐怕沒甚麼書可以公開陳列了。而如果公共圖書館只迎合某些人的要求、而不理會另一些人的要求,那就是偏袒某類觀點或立場,即是審查。

結語

與之相較,學校圖書館把書籍閉架,還比較可能說得通。因為兒童會由成人陪同去公共圖書館,但家長不會知道子女在學校圖書館看甚麼書。而且不少學生會認為學校圖書館提供的書,就是校方推薦他們讀的書,所以學校圖書館選書或陳展會嚴格一點。但恐怕沒甚麼人會認為公共圖書館提供的書就是政府推薦的書吧﹖
(如果有人真的有此誤會,可以提醒他們﹕公共圖書館除了《香港城邦論》還有支持佔領運動的書籍,難道政府會支持這些主張﹖)

除了閉架,有些人可能還會想到其他處理方式。例如像電視節目的「PG家長指引」,在封面加上標貼,提醒家長這本書涉及爭議話題,請家長陪同子女閱讀。但這類「妥協」未必有用,首先,不收起就不能滿足投訴者不想讀者接觸到這批書籍的要求。另一方面,就算這樣沒影響讀者的閱讀自由,但爭議話題何其多(正如上述),如果不同群體都要求對他們看不順眼的書加指引,最後也只會變成「整個圖書館的書都貼滿標貼」的滑稽狀況而已。

公共圖書館的館藏,其實就是社會的縮影,必然會包含某些群體不喜歡的題材。不同政治取向的人會發現和他們針鋒相對的政治主張,宗教信徒會發現與他們所信相悖的其他信仰資訊,素食者一樣會找到肉食食譜,甚至愛好科學的人也會發現他們認為是迷信的占卜書籍(同樣地,喜愛占卜的人也會見到批評占卜是迷信的書籍)。除非某本書的表達方式已屬違法(例如是淫褻或煽動種族仇恨),公共圖書館把不同觀點的書籍公開陳列,其實是培養民主社會公民保持開放包容心態的必要措施。讓不同思想交流碰撞,也是社會改進推陳出新的基礎。這亦正是各國際組織都表明反對公共圖書館進行資訊審查的理由。

---

(後話﹕一篇重申圖書館行規的文章,也要註明「不代表本會立場」才可以刊登,你看世道有多艱難﹖)

星期日, 7月 22, 2018

新一期聯合報及博物館節目表

二零一八年第三號《聯合報》已出版﹕HTML版 / PDF版
由於六七月公事太忙,以致未能及時出刊,影響到七月初的活動未能包括在內。因此影響讀者,在此致歉。 
無需廿三條立法,審查之網已在朝野各方各行其是之下越見擴張。如果我們還不發聲,以後還有發聲的機會嗎﹖
新聞版﹕
1. 對外社評—現實中的圖書館戰爭 (棋王國學院圖書館學研究所)
圖書館戰爭》是日本作者有川浩創作的故事,以1989年不是改元平成而改元「正化」的平行時空,論述政府審查圖書引發的故事。故事中唯一可以抗衡審查的圖書館成為襲擊目標,地方政府發現警方不願為了保護圖書館與中央政府作對,於是讓圖書館武裝化自衛,日本陷入類似內戰的狀態。作者借這個半戰爭半愛情故事探討審查、政治和專守防衛等議題。 
除非是《烽火守書人》描述的伊拉克、或者《廷巴克圖的盜書者》描述的馬里這類被恐怖份子襲擊和焚書的國家,現代社會的審查當然一般都不需動武(因為被審查者根本無力反抗),但這樣並不會令審查變得不粗暴,只是令它看起來文明一點而已。 
事實上,經歷二次大戰對人類文明的巨大毀壞後,國際社會對於思想和言論自由的重要已有深刻認知,亦明白審查制度直接危害這些自由。所以無論是國際圖書館聯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或者各地的圖書館專業組織,早已宣言反對來自政治、道德或宗教的任何審查、尊重讀者接觸不同訊息的自由。《圖書館戰爭》亦正是作者受日本圖書館協會《圖書館自由宣言》啟發而創作的。 
可是,面對自己敵視的題材,很多人就無法接受這個民主社會的基本原則了。 
所以,幾十年來一些宗教保守人士不斷透過建制的審查渠道,把一些他們認為「不雅」的作品施加禁制。於是九十年鬧出了藝術傑作大衛像被評為不雅的國際笑話,2007年又因為中大學生報設立情色版而迫害學生。近期先迫使公共圖書館把一些涉及同性戀家庭題材的童書閉架(藉此對不知有這批書籍的讀者造成實際上無法閱讀的效果)、再鬧出把村上春樹的新作《刺殺騎士團長》列為不雅物品的新國際笑話。 
政治激進派系則於近年宣稱公共圖書館大量購入簡體字書籍,是旨在對青少年洗腦,於是號召發動「圖書館戰爭」把這些書藏起來。此舉與《圖書館戰爭》保護所有書籍(包括反對圖書館的書籍)的宗旨相比,何其諷刺﹖ 
沒有讓思想自由交鋒的場合,思想和言論自由就沒有意義,民主社會亦無法建立。現在左右「膠」類齊出的局面下,讀者還能不多警惕、多為自由發聲﹖
副刊版﹕
1. 棋藝天地—
Machi Koro是個很簡單快捷的遊戲,供二至四人玩。玩家只要率先建成手上四個「地標」就勝出。 
開局時每人手上都一張麥田、一間麵包店和四張未建成的地標牌、還有三元。除了地標外的其他牌頂頭都有個數字,代表觸發它的骰數。麥田這類藍色牌是第一產業,你手上有牌,任何人擲中它你都有收入。麵包店那類綠色牌是第二產業(工業),只有自己擲中數字才有收入。每個回合都是先擲骰,獲取收入,然後建設(買卡牌)的循環。除了藍色和綠色類卡牌,還有兩大類可供選購。一是紅色的餐廳類,在對手擲中你手上牌的點數就要給你錢。二是紫色的重要設施類,自己擲中點數就可以向別人拿錢或強迫他們交換卡牌。 
四個地標除了是勝利目標,也有特別功能。火車站可以讓你選擇擲兩粒骰(於是可以利用其他較高點數的卡牌),商場讓你從餐廳和店舖賺取額外收入,主題樂園可以利用孖骰再擲,廣播塔甚至可以重擲。 
如果要說缺點,就是遊戲設計不夠平衡。最容易擲到的「7」是芝士工場,售價五元不算很貴,卻可以令玩家手上每張牧場牌(售價一元,任何人擲到「2」都可以收一元)收到三元,是整個遊戲最易賺錢的組合。假如玩家不足四人(或者有部分不知道這張牌很「屈機」) 的話,就很易出現一家買了大部份芝士工場和牧場,然後賺到尾的局面。這個缺憾令部分朋友覺得它不好玩。 
Machi Koro有兩個擴充版,都有額外的功能卡牌。百萬富翁版把「所有卡牌一起買」變成「只抽十種牌讓人買」,增加了隨機性,相信可減少上述的「屈機」問題。 
港口擴充版可供五人玩,同樣是「只抽十種牌讓人買」,另新增三種地標。包括不用錢買、沒錢就會給你一元的市政府,擲到10或以上數字可選擇+2的港口(還可以令新的魚船和壽司店產生收入),和不建設也可以拿十元的機場。這版本也導致一個疑團,就是購物中心令花店增加一元收入(花店本身化花田數目為收入)的功能,為何在說明書中變成每塊花田為花店帶來的收入都增加一元。但有人直接問過作者,購物中心的確可令收入來源「每張」加一元。
知識版﹕
1. 節目預告
2. 雋語錄
「僅僅因為一個政黨爭取自治或甚至要求把部分領土從該國的版圖分裂出去,就以國家安全為由而解散該政黨的理據是站不住腳的。在一個奠基於法治的民主社會裡面,挑戰現有規範的政治思想,只要不違反民主原則,及該政治思想的實現是以和平的方式倡導的,皆應透過政治參與等方式得以適當地表達。不管有關政黨領袖和成員的主張在當局和主流意見眼中有多麼駭人聽聞、不可接受,或是他們的訴求有多麼不合理,他們 [結社參與政治的權利] 亦不應遭到如此干預…」 
—歐洲人權法院United Macedonian Organisation Ilinden–Pirin 訴 保加利亞 (2006) 43 EHRR 52 案,判詞第61段 (引自法政匯思)
---

今季wishlist﹕

展覽﹕
太空館 (25/4重開)
文化博物館﹕數碼敦煌—天上人間的故事 (11/7-22/10)
科學館﹕超越天空 (15/6-17/10)
海防博物館﹕一戰一世紀 (15/6-30/1/19)

講座﹕
文物探知館﹕飛越全球化世紀的博物館建築設計與意識形態 (4/8)
歷史博物館﹕古人是怎麼說話的?─略談漢語古音構擬 (12/8)
歷史博物館﹕日軍細菌部隊在南石頭殘殺香港難民的史實 (18/8)
文物探知館﹕歷代方志中的香港山海變遷 (18/8)
歷史博物館﹕從亞述冶鑄工藝到希臘青銅天文曆機械裝置 (1/9)
歷史博物館﹕粵語兒童的語言發展 (9/9)
太空館﹕光污染下的天文觀測前景 (16/9)
孫中山紀念館﹕休憩空間與歷史記憶︰全球中山公園研究 (22/9)
歷史博物館﹕盟軍在日據香港的情報戰和地下抵抗 (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