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25, 2017

機動警察新世代—劇情篇

[鐵定劇透,不喜勿入]
(建議配樂﹕大捜索)

這裡分享一下在下認為不錯的劇情。

繁夫提及後藤田隊長「做甚麼事都很敷衍,但其實很聰明,不過這只是傳聞」。其實隊長真的很聰明。這一點在第一集就已經暗示了。

第一集提及特車二課第一小隊解散後,第二小隊單靠六個人要維持廿四小時戰備,非常勉強。他們要以「三個人日間當值八小時,另外三個人全日廿四小時當值」的方式輪流交替。每次要連續當值三十二小時才可以下班回家,第二天又要回來接替廿四小時當值和八小時日間當值。
就算日間組可以下班,也要保持聯絡方便隨時召喚出動。當然,就算隊員長時間當值,隊長倒可以每天下班回家的,繁夫班長也可以。所以第一集有他們下班的鏡頭。

當警視廳傳來警報,大家怱忙趕回來,坐上英格倫之後,就為了能否把英格倫送上運輸車而爭拗。因為零件長期短缺,英格倫的裝備妥善率極差,繁夫班長因為怕英格倫上落運輸車有損耗,所以乾脆下令沒有他同意不准把英格倫送上運輸車。
頭兩次警報,繁夫班長見到隊長穿著睡衣睡袍回來,就堅決阻止大家把英格倫送上運輸車,而隨後亦證實是誤報。(隊長還搞了幾個梗,這裡不提了)
到第三次,當繁夫班長見到隊長比他更早回來,而且穿上整齊制服(還擺出懶有型pose),於是立即下令英格倫上運輸車。
劇情就此暗示了隊長有辦法知道警報是真是假,而繁夫班長亦了解這點。當隊長知道是假的時候,就敷衍了事,穿著睡袍慢慢回來﹔知道是真的,就穿好制服趕快回來了。

同樣第一集,也有個令不少人留意到的梗。當上海亭送大鍋炒飯來的時候,駕駛座旁邊竟然有個人伸出鏡頭偷拍英格倫,還用普通話說「我們也能做,一模一樣的」﹕
這當然就是嘲諷中國人喜歡抄襲「山寨」別人的東西,大家都看得出來。但我想這一幕最「陰毒」的還不單是諷刺中國愛抄襲。
別忘記第零集一開頭繁夫班長就提及過,英格倫是廿年前的產物,世界各國都已經改用無人機。日本因為固執於雙足步行機械人,所以機械人技術落後於其他先進國家。但就連廿年前的貨色,中國人也要來山寨「一模一樣的」,你看到編劇眼中的中國多落後不堪沒有﹖
(現實中解放軍也買了隻三十年前的廢艦,用來做第一艘航空母艦。但至少他們隨後「山寨」出來的第二三隻,應該總會嘗試有點改進的。)

當上海亭送來大鍋炒飯後,還有一個揶揄偉大祖國的梗﹕
「連解放軍的伙食也比我們好」,當然這就是說特車二課的伙食差到在國內已經無可比較的差,要拿解放軍來比了。
(倒是方某在學校不賣飯盒的日子,午飯要去旁邊IVE飯堂解決的時候,有時如果事務太繁遲了去,就會發現甚麼都賣完。那些雙餸飯只剩下幾堆殘羹剩菜,無選擇下隨便夾些給你,感覺倒也真的差到覺得連特車二課吃上海亭炒飯也不算太差。問題不是味道,是那種吃剩菜無可選擇的氣氛。)

而這一幕中,當整備班成員為了吃飯你推我撞的時候,旁邊繁夫班長倒有桌椅,還有正餐、甜品和膳食組孖辮胖妹服侍,擺出來簡直像法國大餐的樣子﹕
每次出擊時整備班組員在旁邊搖帽子,這似乎是日本帝國海軍的傳統(《永遠的0》也有類似鏡頭)。但軍官和士兵差如此遠的膳食安排,倒也真的很有英國海軍(日本海軍就是仿傚英國)的傳統呢。

---

(機動警察新世代﹕背景篇 / 吐糟篇 / 人物篇之一 / 整備班篇 / 人物篇之二 / 劇情篇 / 廣告篇 / 詩詞篇)

星期五, 9月 22, 2017

機動警察新世代—人物篇之二

[劇透注意,不喜勿入]
(建議配樂﹕98式起動せよ)

回到女生,究竟整備班有多少個女生﹖整個整備班大概有三十多人,網上稱有1/3到1/4是女生,即是七至十個。可是在鏡頭前同時見到的通常不多於六個。
前面截圖你見到至少三個都是經常出現的(當然,特別留意其中兩個眼鏡娘只因在下眼鏡控發作)。另外一個孖辮胖妞也經常出現,就是負責膳食組,經常傍在班長身邊服侍他吃飯。

整備員之歌大概是唯一把所有整備員集合一起的場面(其實總監檢閱那次也有列隊,但沒有把所有人攝入鏡頭),對照整首歌的鏡頭,至少找到八個女隊員﹕


當然,相對八九十年代,現在加入工程界的女生比較多,所以整備班終於有女生也很合理。不過方某比較壞心眼,總覺得其實監製是為了預備這一幕﹕
(第七集遇上炸彈狂徒在基地內放炸彈,大家跑到草地上逃難。後藤田隊長乾脆宣佈就在草地上野餐,迫狂徒現身,「反正我們很有閒」。結果他們拿指揮車的汽油煎烏冬,還有幾個女整備員改穿泳裝在玩耍,隊長和隊員就躺著曬太陽。儘管這個清涼鏡頭只有幾秒時間。)

可是,女生中的兩個眼鏡娘究竟是誰﹖在下嘗試在片尾字幕找線索﹕
究竟哪些是女性名字也未必容易分辨,例如朝霧涼經搜尋後才發現是男人。女性名字似乎全部殿後—
寺田浩子(似乎是眼鏡常常滑下來的那個眼鏡娘一號,原來也三十幾歲了)
宇那(似乎就是數一二三四那幅的常見女隊員,上網找照片才知道原來她拍泳裝寫真的)
楓山まゆ
久田真実子(這個很難認,在其他人的網誌中見到她戴了眼鏡的照片,但沒印象劇中有這樣子的眼鏡娘。可能是眼鏡娘二號。)
—近藤悠
芹澤りな
堀田祥子
—菊地晶子
—多田朱希和
成田麻穗
總共十位。

另外這六位就是飾演第一代六位隊員的演員﹕
因為他們只是「歷史背景」,所以每次出鏡不是當「影後」就是模糊化處理,樣子都看不清楚。
當然,如果你看相關演員自貼照片就會明白,畢竟充其量是體型相似。除了飾演泉野明的岡田夏海比較像之外,其餘各人跟原著角色樣子還差得遠。如果不是模糊化處理的話(反正也是表達特車二戰隨著舊人四散,記憶開始模糊),就可能很難找人了。
最奇怪的是,第一代隊員的制服自然跟足動畫設定(也很應該),白色恤衫、鮮橙色外套配白色頭套。可是第三代隊員卻全部變成卡其色戰鬥服,頭套也跟原著不同。不知何解,可能是用來映襯第三代的衰頹。
(其實不只制服,連指揮車也由原先虛構的98式特型指揮車,變成現實中有的英國Ferret偵察裝甲車。)

另外還有個客串的眼鏡娘,就是在第五、六集飾演熱海市長秘書的奧田惠梨華
(不要問我為何一出場就在市長按背下呻吟那麼曖昧)
然後又有甚麼都看不到的出浴鏡頭﹕

《機動警察》好看在於,它不只講機械人,其實旁及不少政治問題。例如這一幕熱海發現「大怪獸」,後來竟然引來美軍的航空母艦(秘書判斷他們應該只是來湊熱鬧)。美軍引用《美日安保條約》出動航空母艦,市長生怕他們殺了「怪獸」破壞他藉機吸引旅客的「陰謀」,他要求趕走美軍的藉口竟然是「核動力不行﹗」
這也要放到日本是唯一遭核彈攻擊國家,和民間反核情緒濃厚才會成立。(現實中根據日本政府的非核三原則,美軍長期以傳統動力的小鷹號派駐日本,直到小鷹號退役才調來核動力的。這個梗當然也是小鷹號被換掉的現在才玩得成。)
同樣地,動畫劇場版說因為日本維和部隊未得上峰同意不能開炮,結果部隊遭全殲,令隊長憤而搞政變。這也是日本自衛隊原則產生的特有疑慮。

最後還有一個,不是眼鏡娘,不過令在下覺得很面善的﹕
這個在第四和第十集都出現的恐怖份子蜂野一郎,要找他的本名波岡一喜才發現,原來就是電影《圖書館戰爭》裡面的狙擊手前輩進藤。

---

(機動警察新世代﹕背景篇 / 吐糟篇 / 人物篇之一 / 整備班篇 / 人物篇之二 / 劇情篇 / 廣告篇 / 詩詞篇)

星期二, 9月 19, 2017

機動警察新世代—整備班篇

[劇透注意,不喜勿入]

第零集基本上是給繁夫班長自說自話、講解背景的「半集」長度。當中最有趣的是繁夫班長一開始就發嚕囌,監製藉此自嘲兼幽了原著一默﹕

(繁夫﹕「開著一部全身武裝的巨大機械人,然後把槍拿出來去跟壞人駁火,這麼無稽的做法只有動畫裡才有﹗」)
(繁夫﹕「二足步行機械人根本沒甚麼了不起,與其說它是純粹的工學技術成果,不如說它是某種願望,或者盲目崇拜形成的產物﹗」)

而另一好玩的是,整備班竟然有隊歌﹕
而看倌可以看到裡面有女生,原著的整備班倒是和尚寺般全男班的。

網上見到日本版更爆笑的是,故意為這一段加上卡啦OK般的字幕,還要寫明作詞作曲都是繁夫本人(當然現實中不是)﹕
(香港播出時刪去了這些字幕)


正しい整備員の歌
詩 - 児島由美 / 曲 - 川井憲次 / 作中作詞&作曲 - シバシゲオ
(日文歌詞取自這個那個網頁,中文翻譯來自無線字幕,部分假名由在下翻查加上,最後那句抄自日本版字幕並與日文維基對照確認)

(* 此段重複兩次)
1(eins):アインス
2(duex):ドゥ
3(tpn):トゥリー
4(si):ス 
(方按﹕duex大概串錯了,google自動更正為deux,法文的「二」。不知為何日文歌詞的「三」寫成tpn,其實他們唱起來就是英文的three。日文「四」音讀應該是し/shi,我懷疑讀成su/si其實是指普通話。連數一二三四也要用上德法英中四種語言,大概是說繁夫想藉此炫耀自己博學。) 
さあゆこう たたえよう (來前進吧 頌揚吧)
 (方按﹕眼鏡老是滑下來的馬尾眼鏡娘一號)
準備(じゅんび)完了(かんりょう) 急(いそ)げ (準備完成 快點)
栄光(えいこう)は わが腕(うで)に (榮耀就在我臂上)
正義(せいぎ)の心(こころ)は はがね (正義之心乃鋼鐵)
 (方按﹕短髮的眼鏡娘二號)
(*)
強靭(つよ じん)な 釘(くぎ)を持(もつ)て (拿著強韌的釘子)
匠(たくみ)をしのぐ 技(わざ)で (以凌駕工匠的技藝)
精密(せいみつ)な 夢(ゆめ)を持て (擁有精密的夢想)
世界(せかい)の平和(へいわ)を (為了世界和平)
指差(ゆび さし)確認(かく にん)喚呼(かん こ)応答(おう とう)せよ (指示確認呼喚回答)
(方按﹕這句是日本人發明的工業安全方法,香港叫指差呼稱。)
(*)
第一代班長留下的「整備之心」訓示﹕誠實、技術、確實。

而且還不只唱,不知為何唱唱下會變成步操樂團,排方陣來回穿插﹕

---

(機動警察新世代﹕背景篇 / 吐糟篇 / 人物篇之一 / 整備班篇 / 人物篇之二 / 劇情篇 / 廣告篇 / 詩詞篇)

星期六, 9月 16, 2017

機動警察新世代—人物篇之一

(建議配樂﹕特車二課の遺産)

因為真人版故事是在原著二十年後才出現,原著中的人物早就四散了,但監製就「複製」了原著的人物。新作的人物大部分都有原著的影子,不只複製了性格,就連名字也是近似

第一代→第三代
泉 野明 (いずみ のあ) → 泉野 明(いずみの あきら)
篠原 遊馬(しのはら あすま) → 塩原 佑馬(しおばら ゆうま)
後藤 喜一(ごとう きいち) → 後藤田 継次(ごとうだ けいじ) (方按﹕隊長其實只是第二代,見下文)
香貫花・クランシー(かぬか クランシー) → カーシャ
太田 功(おおた いさお) → 太田原 勇(おおたわら いさむ)
山崎 ひろみ(やまざき ひろみ) → 山崎 弘道(やまざき ひろみち)
進士 幹泰(しんし みきやす) → 御酒屋 慎司(みきや しんじ)

老實說這樣雖然令舊觀眾容易投入,但其實也很不合理,怎麼可能有一個非世襲的機構,整隊人換來換去都是名字差不多的﹖我覺得其實只要姓或名其中一項相似就很足夠了。(在日本姓氏很多,小機構裡要重複已經很難得。)

(方按﹕有沒有留意為何第一代直接跳到第三代﹖因為原著動畫還有提及第一代隊員退隊後有人接替,但這批人其實沒有戲份,所以真人版裡繁夫班長直接說「我都忘記他們名字叫甚麼」了。有趣的是,雖然隊員有三代,但隊長和整備班長都只有兩代。第一代隊長和班長面對過第一代和第二代隊員,但真人版沒有交代第二代隊長何時到來,或許他也見過第二代的隊員。而第二代班長繁夫本身就是第一代班長的大弟子,所以是唯一由始至終在隊中的人。)

原著裡留到真人電視版的人物只有五個。
—後藤隊長只有名字出現過
—整備班長榊清太郎以遺照出現(這個演員戴起墨鏡倒真的有點像原著的老頭)
—第一小隊南雲忍隊長就有真人飾演
—最有趣的是,繁夫班長是由當年為同一角色配音的千葉繁伯伯配演,他真正是「特車二課第一代唯一殘存的人」了。(雖然南雲忍也是由原版的配音員配音,但演員由另一人出演。)
—現在的副班長淵山當年也有出現,但在下要查日文維基才知道,而劇中亦沒有提過,直接把繁夫當成唯一留下的人。
(註﹕柘植行人沒計在內,他是劇場版的角色。因為我沒把原著看完所以不知道他有沒有在電視動畫中出現過。)
(又註﹕真人版繁夫班長的名字只用片假名標示。根據日文維基,漫畫版裡漢字寫成「斯波繁男」。)

---

(機動警察新世代﹕背景篇 / 吐糟篇 / 人物篇之一 / 整備班篇 / 人物篇之二 / 劇情篇 / 廣告篇 / 詩詞篇)

星期三, 9月 13, 2017

機動警察新世代—吐糟篇

[劇透注意,不喜勿入]
(建議配樂﹕プロローグ)

小說或動漫改把真人版,很多時候都不獲好評(當然有少數例外,但被吐糟近乎是行規,例如方某也介紹過的圖書館戰爭古書堂事件手帖,像字裡人間般改編完跟原著還差不多的很少有)。

部分原因像《神雕俠侶》小龍女,(似乎除了陳玉蓮之外)無論由誰做都被說成不好,因為大家對原著已經先入為主,小說讀者還會加上自己的想像。
在下認為更重要的原因,是小說和動漫描述到的事,很多時候變成電視劇或電影就做不到。要不是某些場面現實有限制,就是某些橋段可以用小說篇幅處理,但電視劇或電影就太緊湊用不上(圖書館戰爭有很多文戲就這樣刪掉,結果所有配角都變得很平面)。改編遷就後就會被擁躉(即粉絲)認為不像話。

機動警察真人版其實也差不多,注定很難避免被吐糟。

所有人都很容易留意到的就是,相對於原著有很多機械人打鬥的場面,真人版基本上減到最少。因為想也知道,雖然劇組做出了1:1大的英格倫,但那部也只是模型(大概只有幾個部位可動,例如頭部和讓駕駛員進入的胸部裝甲、右腿裝甲開啟放左輪炮之類),不可能真的做出大動作(就算不打架,要一部雙足機械人真的穩定行走,可能要很多億美元才做得到,要不然以日本人對機械人的執迷大概早就做出真正大小的英格倫了)。很多動作鏡頭不是CG就是用較小的模型「借位」拍,似乎連CG打鬥也要花太多錢,所以故事自然會集中於真人戲份,但擁躉就會不滿意。

不過,真人版倒找到個萬能的完美藉口﹕日本經濟泡沫爆破
這個藉口可以解釋所有事,因為經濟太差建設停頓,所以特車二課所在的填海地,竟然過了二十年都沒有發展還是爛地一塊(於是午飯仍然只有上海亭肯送外賣)。因為經濟太差少了工程、再加上現實中機械發展是無人機器而非雙足步行機(LABOR),所以LABOR大部分被廢棄,LABOR犯罪自然消失,英格倫出動的機會自然少之又少。(同時順便給藉口警視廳解散了特車一課,劇組就不需要安排一課的七個配角了)

擁躉更易發現的就是,原著裡機械警察用得最多的武器其實是電磁警棍(原理是用來插入鬧事機械人的機箱破壞電路,讓它停機),而非左輪炮。就像真實世界的警察一樣,用警棍多於用槍。畢竟用槍炮太易導致傷亡,警察部門的常規當然可免則免。
但真人版裡面連電磁警棍都不見了,無論發生甚麼事總之出動左輪炮解決。這樣現實上不合理,例如工人飲醉酒駕LABOR劫持人質一幕,開槍不單會打死犯人,連人質也會波及。如果以原著的邏輯應該用電磁警棍才是。
但使用警棍,在真人戲劇中似乎有困難。有可能是因為描繪警棍插穿鐵甲板的CG太貴﹖而且叫CG機械人跟另一部機械人打架可能也很費很難像真﹖(雖然美國大片就是這樣拍,但大電影跟電視劇的預算畢竟有別)
警棍消失這一點在劇中完全沒有解釋。不過在下倒也可以提供同樣解釋﹕因為經濟太差加上需求消失,原廠(即篠原重工)已經沒生產零件(劇中已提過所有零件都是東拼西湊,甚至用改裝件,但小說版卻說篠原還會免費為隊裡提供零件的)。像電磁警棍這種直接撞擊的武器,自然一早就全部用爛報銷了。

另一個非戰之罪的弱點,就是源自機動警察故事本來的荒誕性質,原著有很多場面或橋段都是極之誇張。可是現實並不公平,看動漫卡通時有誇張情節我們會視為理所當然,但真人版出現同樣情節就未必接受到。
例如真人版裡面使用彈底有輻射標記的彈頭時(可能是高爆彈,與平時用的散彈不同),就會產生蘑菇雲,警視總監視察時開炮甚至搞到基地像核爆現場般全部炸毀,而那些人竟然全部爆焦但沒死掉。這種情節在真人身上就顯得太誇張了。
又或者好像這一幕(第七集),抓到炸彈狂徒後原來還有個炸彈未找到,結果繁夫班長浸熱水浴時就被炸上半天。(日本人似乎很喜歡坐在鐵桶裡浸熱水浴)
而他之後竟然還可以上班。(雖然第八集是卡莎反狙擊的獨腳戲,繁夫班長不用出場,但第九集他就回來拌水泥了。)
寬容地看,就當是一批真人在演動畫好了。

最離譜的,就是人家電視劇其實是在鋪排最後的電影「首都決戰」(有如動畫劇場版的那齣政變戲),無線卻只買了電視劇沒有買電影。雖然有人說電影也沒甚麼機械人打鬥鏡頭令人失望,但畢竟這跟電視劇是相連的。沒有電影內容的話,電視劇最後一集就會變成不知所云(有些朋友的確如此反應)。

---

(機動警察新世代﹕背景篇 / 吐糟篇 / 人物篇之一 / 整備班篇 / 人物篇之二 / 劇情篇 / 廣告篇 / 詩詞篇)

星期日, 9月 10, 2017

機動警察新世代—背景篇

暑期去新加坡之前,無端端發現J2在深夜播《機動警察新世代》(開學後提起,原來助理說日間也有播),所以就錄起來看了。

對於真正的「新世代」而言,一齣動畫改編真人版可能沒甚麼大不了,不過對我們那一代,《機動警察》是名作。根據維基百科的說法,是1989-1990年播出的。我一直以為是遲幾年播的,因為在中學多活動所以沒看完。但無論是何時播出,當時在下的確沒把整套動畫看完(正如後來的新世紀福音戰士)。

這齣動畫本身出名,就連港版主題曲也出名,令人琅琅上口(甚至還有諷刺改編歌詞)。
現在甚至竟然有台灣人從歌詞讀出諷刺味道來,連「出發」和「護法」的音調也聽出微言大義。(他倒沒察覺出,林夕的詞除了政治抽水,也反映了社會現實。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香港治安很差,因為改革開放有不少大陸退伍軍人淪為悍匪來香港打劫,動輒拿出AK47胡亂掃射,稱「省港旗兵」。剛過身的賊王葉繼歡便是其一。歌詞首句「警匪每天比武」和後面「冷血強盜作亂,當血脈是噴泉」是反映那個時代背景。)
雖然林夕的詞的確是在抽水,不過其實歌詞除了「機器捉拿強盜」、「裝甲/盔甲」之外,跟故事本身沒有多大關係,也是那個年代很多港版「卡通歌」的特色。(簡單說就是香港影視界習慣的急就章「飛紙仔」式完工,不大理會原著內容,隨便有幾個字扣扣題就算。)

至於原著的片尾曲Midnight blue,反正不懂日文,當年就只是不斷聽到Midnight blue這個詞囉。結果到十多年後聽見有個協助男性性工作者的機構同樣叫Midnight blue(午夜藍,很明顯想食「男」「藍」諧音),腦裡就是不斷在重複這句Midnight blue歌詞和泉野明的樣子,感覺極度「唔啦更」之至。

不過就算沒看完,這個故事還是很吸引。英格倫的寫實風格在機械人故事中並不多見(另一即高達,也是經典,但高達背景在太空,就不如近未來的機動警察那麼接近現實了),而且故事對公務員官僚習性的描繪也是小朋友沒想過的。
方某甚至買了盒日本廉價糖果玩具的英格倫(應該還收在某個膠盒裡﹖),雖然便宜貨只是一部大約十厘米高的簡單模型,關節不多,不過倒還是有王牌的電磁警棍和左輪炮可以塞在手裡擺姿勢。
所以見到有真人版,出於懷舊心態,自然希望看看拍成怎樣。

當年還在遠望野明和遊馬的年紀,想不到拍攝真人版的時候,我們已經快要到後藤隊長的年紀了。
老實說,我們這種老觀眾,見到1:1英格倫站起來的模樣,心裡還真的會感動到熱血盈腔的。(所以連自衛隊也不浪費,乾脆在基地開放時借部英格倫來擺擺。還搏得網民笑說有高達又有英格倫,日本真的很安全了 XD)

---

(機動警察新世代﹕背景篇 / 吐糟篇 / 人物篇之一 / 整備班篇 / 人物篇之二 / 劇情篇 / 廣告篇 / 詩詞篇)

星期三, 9月 06, 2017

熵的神祕國度

(這篇是為學生寫的介紹,完整版評介請見舊文)

Arieh Ben-Naim《熵的神祕國度》(Entropy demystified),王碧、牟盷譯、牟中原審訂,台北﹕天下文化,2013

今次介紹一本難度較高的書。同學見到書名甚至可能不知怎樣讀,中文老師通常教大家不要隨便「有邊讀邊」,不過這個字可以有邊讀邊,「」字就是讀「商」。

可是懂得讀也不代表明白,「熵」究竟是甚麼﹖為何要知道﹖
的確,這個概念甚至不包括在高中物理科化學科課程中,你完全不了解這個概念也可以考試及格。高中課程不教可能是因為太難解釋,甚至我在大學讀生物化學時,這個概念也只是作為基礎知識,在首學期課程中稍為提及過。

一般而言熵可以被理解為「無序/混亂的程度」或者「不能利用的熱量」,熵在一個封閉系統中必定會增加到最大為止(這叫熱力學第二定律),甚至有人用來解釋為何自己房間和書檯那麼亂。(好孩子不要學,跟媽媽這樣說會死得很慘。笑﹗)

「我聽完已經很亂,你還叫我們讀﹖」

雖然高中課程不用讀,但熵這個概念其實很重要,不單止跟物理、化學、生物現象有關,也跟資訊科學經濟學有關。熱力學第二定律甚至被視為保證了宇宙誕生後時間只能向前走,不能倒退。所以,如果你對這些課題有興趣,或者只想了解為何自己的房間會變亂、襪子又消失(笑),都應該嘗試明白它。明白了熵會令你對這些現象背後的原理有更深刻的了解。當你真正了解課題,考試時很多東西其實根本不用背。

甚至,就算你只喜歡玩大富翁或者其他擲骰遊戲,都應該看這本書。為甚麼﹖因為這本書很多篇幅都在講骰子。本人大富翁班的學員可能會記得,我們其中一課就是講骰子。因為骰子點數出現的機率會影響我們的遊戲策略,所以要學習。

同樣地,作者透過很多擲骰子的思考練習告訴你,其實熵只不過是基於原子和概率的邏輯推論。封閉系統之所以越變越亂,只是因為隨機變動之下的結果絕大部分對我們而言都等於混亂和無意義。這個結果並沒有甚麼奇怪或者神秘的,只要你懂得擲骰,就可以理解。
如果你自問已經對骰子的概率表現滾瓜爛熟。這本近二百頁的書,你甚至可以跳過中間做骰子練習的四五十頁呢。靠擲骰就可以搞得懂的事,有多難呢﹖

(方某人的書評書介)

星期一, 8月 28, 2017

參觀消防救護學院及青衣消防局

多謝熊大主人代為報名,前陣子抽中了去消防及救護學院

當日我們離開時,見到門外有遊人排隊,看來是有外界預約的參觀團。但由於是外間團體,他們的旅遊車就要在門外落客離開,而我們跟博物館的團,大家都是政府部門,所以旅遊巴就直接進內落客了。
接待的消防退伍義工再三提醒,由於臨近結業會操,當天或有新人在內加操(可能是被教官罰的),所以見到的話請勿拍照。但到最後我們都見不到有人在操練,只見到有幾批新人揹著巨型背包離校休假。他們都預約了的士接送,畢竟雖然有個巴士站,但只有繁忙時間才有四班車來往這裡和坑口站,如果不叫的士真的會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洧防救護學院佔地頗大,但仍可以一眼望完,而更重要的是集中了很多特別訓練設施﹕

穿越博物館登上頂層,就可以進入看台和教學大樓。看台正面就是三幢主要訓練大樓,這個設計顯然就是打算大會操時向看台觀眾現場表演的﹕
左邊那幢三不像的是救援訓練樓,故意包括不同類型的住宅、商店、廠房和辦公室構型(義工笑說那些住宅內部裝備真的可以住人),讓消防員練習不同環境的搜救方法(畢竟像卡啦OK或迷你倉這裡密閉空間真的曾令消防員殉職)。
中間那幢操練塔比較簡單,其實即是外面消防局都有的「喉架」(下文再述)。
右邊那幢「滅火訓練場」可以見到左側有煙燻跡,因為那是受控噴火噴煙設施,讓消防員訓練在不同環境救火的。

看台旁邊就是一條「教育翔廊」,不是長廊嗎﹖原文如此﹕
很明顯就是用來包圍大操場給觀眾看表演,而且順便可以方便來賓參觀周遭設施的設計。
操場地面可以見到很多條紋,義工說那不是劃上去的,而是因為學員鞋底有鐵碼,步操訓練時天天踩在同一路徑上面刮出來的。他笑說啟用一年左右就這樣了,用十幾廿年後應該會刮了幾條溝出來。

翔廊背後(即左邊)其實是教學大樓附設的消防車輛停泊處,就像一般消防局地下的模樣。遠方可以望到一部「Ngong Ping衫碌拎」的模型,用來訓練高空拯救﹕

再向前走就是水上事故訓練場。除了船舶模型外,外圍的水池其實也可以作急流拯救訓練用,照片可見水池中用膠柱圍起了不用線條來製造水流。
雖然水深只有1.5m,但身處急流時也挺狼狽的。

翔廊右側可以見到一紅一綠兩個街井。紅色當然是最常見的淡水街井,青衣也曾經有黃色的鹹水街井(當年為避制水而設,由於鹹水有腐蝕性所以已逐漸減用)。綠色的據聞迪士尼也有,原來是使用回收水的意思。學院每天練習救火用那麼多水,回收使用也很正確。(他們曾經試過因為操作失誤,把有泡的水排出溪澗,成為新聞。)
另外還有銀色的是未啟用街井。根據消防處,故障街井的管口要塗藍色,而底部有白色帶是指街井直接由主幹水管供水(維基條目認為這是指制水時仍可使用之意)。

翔廊尾端是觀景台,前方是崩塌搜救訓練場,顧名思義。除了香港消防處,新加坡民防部隊博物館裡面也有特地提到他們在樓宇崩塌現場的救援工作,可見這是大都市消防部門的重點發展。
左側後方就是室內煙火特性訓練中心,跟前面模擬實際環境的滅火訓練樓不同,這一座訓練特別類型的火,例如會用上一千度高溫的火去鍛煉消防員不要怕火,還會模擬那些《烈火雄心》片集可以見到的閃燃回燃現象。
訓練中心前方是「消防科學中心」,似乎是實驗室之類,應該是教學員檢驗不同火源造成的火場分別,用來訓練辨別縱火吧﹖

崩塌搜救訓練場後方,其實還有其他設施,但我們無緣參觀。
左側室內煙火中心後面有個像油鼓的,就是燃料庫事故訓練場。
塌樓正後方可以見到有模型飛機,是飛機事故訓練場。
飛機後方其實還有交通事故訓練場,裡面有行車隧道和鐵膠最愛百勝角站

塌樓右後方可以見到油站,是用作加油站事故訓練場和汽車事故訓練場。
左側的塔樓相信是配合飛機事故訓練場,模擬機場消防局的瞭望塔。
右側另外還有駕駛訓練中心,消防處司機除了要考政府車牌外,也要因應每種消防車輛的不同規格,再接受額外的訓練才可駕駛。

然後就回到博物館內部參觀,由頂樓向下走。首先見到就是機場消防局的展板﹕
一向知道機場消防局在跑道兩端各有海上救援局,只是不知道原來在啟德時代就已經設有主局和分局。現在主局在南跑道以外,但其實也是禁區範圍。而分局就在機場正中,負責北跑道。

一些歷史中用過的肩章、勳章和笛繩之類(不過維基條目指這條繩不是用來綁銀笛),但沒有說明其實看了也不清楚內容。

旁邊的就清楚得多,二十年代的消防員和七十年代消防/救護員不同職能的胸章和臂章﹕

另外還有不同年代的消防處徽章﹕

然後就是不同年代的消防制服。這是現在負責通訊控制的人員制服,帽上就如指揮車一樣有紅白格。

現在的行動組消防員制服,右邊是所謂「黃金戰衣」,左邊是高空搜救制服。

現在的救護員制服,右邊是救護電單車制服。

我們印象中比較深的,應該是左邊那套八九十年代的消防員制服(七八十年代也一樣,只是用黑帽)。最易認的就是胸前背後的大反光「工」字。
右邊是九十年代至二零一零年的消防員制服,旁邊那個架是手動式捲喉機。
印象中澳門不只掛風球比香港遲,連消防員制服也換得比香港遲,香港消防員已經換上右邊那套制服之後,看電視新聞還見到澳門消防員穿著「工」字制服救火的。

八九十年代消防員的制服還有這些,右邊是指揮控制組的制服﹕

印象同樣深刻的就是右邊這套八十年代救護員制服,當時港產片全盛,很多電影都有這套制服出現。例如《飛虎雄心》裡面飛虎隊副隊長大腿槍傷嚴重出血,穿著這套制服的救護員表示要把他送院,然後就被副隊長用槍指著命令只准打嗎啡止痛。
左邊是救護電單車制服。

左邊的也是八十年代救護員制服,右邊就是六十年代的消防員。

這套戴白帽的就是五十年代的機場消防員﹕

七十年代的消防船員是咁的﹕

右邊是七十年代救護員,左邊則為六十年代的指揮控制人員﹕

右邊是五十年代消防員,左邊就是後備消防員(類似輔警,後備消防隊於1975年解散)。

回到歷史原點,十九世紀初的歐籍消防員就是這樣﹕


而當時的華籍消防員就是這樣,很大隻字寫著「水車館」即消防局舊稱﹕


消防員禱文,這類似屏風,背後另有紀念殉職消防員的名牌,鑲在一道木材飾面的牆上,印象相當莊嚴。
在下本想拍下殉職名單,但職員以「尊重」為由勸阻。雖然那並非神龕,在下只想拍下名單亦無輕蔑之意,不過對方認為不宜拍照當然也要尊重。

下一層樓主要介紹通訊控制組。控制室佈景當然是從舊系統拆下來重裝,不過這面有點奇怪,為何港島總區會包括機場的呢﹖

現在用的系統是第三代,義工指因為用了超過十年,處長已透露將更換新系統,但具體時間未明。

通訊控制室當然要有街道圖,也要有街名地名的小冊子。這種叫Gazetteer地理辭典聽起來很像Gazette(憲報),但完全是兩回事。讀圖書館學時講參考資源還要學這個,但之後網絡包天包海,當然也就很少用到這些東西了。

消防處每年處理的救護召喚(2015年七十五萬宗),是消防召喚(同年六萬七千宗)的十倍不止。看這個就不難理解為何救護同事往往有怨氣,認為自己寄人籬下每天忙死沒人理。

講防火的這部分,樓梯增壓防煙這一點,倒是好像沒聽見哪幢大廈用了。(醫院病房用氣壓控制感染就聽得多)

第一代指揮車(1960-1976)可以拉起屏幕,在車外形成空間供控制組員使用。
有趣的是當時車尾識別牌寫著「九龍新界 MAINLAND」字樣,顯示當時九龍新界還是同一個總區。

第二代指揮車(1987-2001)以旅遊巴改裝,車身較大,尾部尚可供其他部門使用。

第三代指揮車(1998-2016)重點是增設獨立發電機,不用依賴市電。

第四代指揮車(2013-)就像東京消防廳的特殊救急車(我有一架小模型),車箱可以推出來,增加內部空間。義工說給十幾個不同部門同事一起開會都可以。

這是以前地下鐵路中使用的無線電中繼器,因為隧道裡往往是無線電不通的。後來機電工程署要求地鐵陸續在隧道中加裝天線,現在就不需要用這個了。

再下一層是救護展區。這是六七十年代的救護車﹕

我們比較熟悉的當然是八十年代的Benz救護車和流動醫療車﹕

救護用具也有很多更新,例如這就是初年的心臟去顫器,非常大部。左邊那部心電圖儀是可以拆開另外使用的。

右上角那些「高級喉罩氣喉」最有用之處,就是不需要像《仁心仁術》的醫生般照喉鏡找氣管,直接插進去,順著一拗就會插入氣管。

而因為救護員於1992年開始陸續接受急救醫療助理(EMT)訓練(往往又被稱為輔助醫療技師/Paramedic),不再只提供急救和送院服務,在某些特定情況下亦可以使用藥物。除了靜脈輸液(吊鹽水)外還可以提供哮喘噴霧、血糖藥、抽搐藥、止痛藥、心紋痛藥、敏感藥,甚至是濫用藥物的解藥。

步落地下的轉角可以見到舊時的救火用具,例如這個長洲水龍。

地下陳列了更多真車﹕

這是八九十年代用的福特救護車﹕

五十年代叫「搶救大樓梯」的梯車,奇就奇在原來它在八十年代才退役﹕


二十到五十年代的泵車,由於物資缺乏,要借民間車輛拖到現場才能用。

這相信是長洲用的小型救護車

這應該也是長洲用的小型消防車﹕

以前八鄉消防訓練學校的模型,有人進去實地作廢墟攝影,看倌可以看看。

等候旅遊巴的時候,可以望望博物館門外的重型街井。這類街井主要是為了啟德機場而設。
當年啟德機場的航道就在鬧市上空,而且航道要中途轉彎不能依靠自動導航,所以被視為最危險機場之一。為防飛機在鬧市墮毀不可收拾,所以航道沿線就有這種重型街井(網上資料指港九都有,而且不全都在航道下方),以便有意外時可有特大水源。機場西遷後,由於不再需要,所以陸續被拆卸。

---------------------------

同團下午還去了葛量洪號滅火輪展覽館,不過因為2008年已去過,所以就直接搬舊文舊相好了﹕

船身的白色凸塊相信是用來避免鏽蝕的鋅塊

水炮角度原來是用蝸輪(worm gear)控制的﹕

很多人排隊上駕駛台(我總有衝動稱之為艦橋)參觀﹕
老媽問這是啥。估計是放訊號旗的格子。(方按﹕這一次見到有人把掛滿訊號旗的葛量洪號稱為「掛萬國旗」。雖然這種掛滿彩旗的模樣,香港人的確習慣稱為「萬國旗」,但其實只要仔細望照片就知道那些不是國旗,而是訊號旗。)

老媽又說,舊時的消防徽章比回歸前的最後那個合理,畢竟消防員是用斧頭的……
儘管我知道那隻獅子是英王的象徵,但怪就怪在,香港消防隊從來沒被冠上「皇家」。
(記憶中香港只有五個部門有「皇家」﹕皇家香港天文台皇家香港警察皇家香港輔警皇家香港軍團(義勇軍)、皇家香港輔助空軍(即政府飛行服務隊前身)。天文台是唯一有「皇家」的文職機構,其餘都是紀律部隊。)

這些展出的消防頭盔職級識別標誌,十分的骰有趣﹕

---------------------------

其實去年在下也去了參觀青衣消防局,只是沒寫介紹,不妨在這裡順道分享。

消防哥哥打開細搶救車後門,裡面每一格都有不同裝備﹕

除了各種救援裝備,也有這塊應該在烈火雄心之類的劇集或電影都出現過的牌子﹕
這塊「入口指揮」用的牌,下面記錄了各煙帽隊進入火場的隊員和計時。上面就有一塊對照牌,按照入場前氣樽的氣壓便知可用時間。每個氣樽都有這樣的牌﹕

消防哥哥拿了兩件東西給大家試,其一就是揹氣樽﹕
(當然在下沒有試,其他人揹的相就為免影響私隱不貼了。)

另一就是拿液壓爆破器,可以用來剪開或撐開物件。兩者都很重,所以消防員需維持良好體能﹕

剪鉗當然不是就這樣用得到的,一是接駁燃油的油壓泵,一是用腳踏油壓千斤頂﹕




除了搶救用品,車上亦有救人的硬兜抬床和急救用具,救護員未到場前消防員也要做點簡單急救

泵車固然裡面是大水缸和泵機,但這支開啟消防街井的鐵筆也很重要﹕

這支也像鐵筆的東西,是用來捲喉的(就像在博物館見到的那部)﹕

泵車上方除了探照燈,還有遙控噴嘴﹕

遙控噴嘴就是用這個控制﹕

就像細搶一樣,泵車每格都有不同工具,有趣的是底架還有一大堆不同形狀的喉頭可供選用﹕

消防局最令大人小孩興奮的自然是那條銅柱,雖然士摩妮小姐另有用途,但這裡自然是供消防員無需爬樓梯快速出動。可惜的是安全問題無法給大家試玩(說不定大家來參觀其實就是為了玩這個 :P ),只能由消防哥哥親身示範,小朋友嘩聲連連﹕

為免消防員不慎觸地受傷,銅柱底部其實是有軟墊的。旁邊寫明「未經訓練不准使用銅柱」﹕
(雖然很明顯這條柱不再是銅的吧,只是習慣說法。)

這塊牌顯示了整間消防局的人手架構﹕
本局由一位助理消防局長領導(三粒花,但消防帽仍是黃色,算前線主管),下面分為三組輪值。碰巧今天當值的是A組,BC組休息。
A組主管是一名高級消防隊長(兩花一柴),今天休假(見下方休假欄),暫時由一名消防隊長(兩粒花)帶領。BC組也是類似,B組似乎還有一位見習消防隊長。
A組本來有四位總隊目(三柴),其中一位是署任,但這天有一位請病假、另外那位署任總隊目也輪休,所以只有兩位總隊目當值。其餘的隊目(兩柴)和消防員就分別歸入各消防車中,其中一位負責駕駛。

想一眼分辨消防局和救護站,最簡單就是消防局有喉架。名為喉架其實只是一座樓梯塔,一則用來操練體能和雲梯運用,二則用來晾乾用過的膠喉(膠喉太濕會被細菌侵蝕的,小時候看書有提過)。雖然據聞藍田消防局是沒喉架的,正因為它本來是救護站。
喉架旁邊那間平房,其實是用來收藏滅火泡沫的泡倉。

消防局裡面附設油站,大概是因為政府車輛有權用免稅油﹕(專利巴士亦可用免稅油故自設油站)

參觀完畢碰巧就有人要奉召出動,祝平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