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15, 2020

自行制憲手冊(之四)

(承上)

4. 立法

立法機構,大家相對容易明白,不用多加解釋。而且名字和「國體」也關係不大,那個叫立法會、立法局、立法院、議院、國會,都是悉隨尊便。所以本文不像上兩篇,不用花很多篇幅討論「國體」如何影響立法機構,而主要是討論兩類「政體」上的選項﹕議行分立還是議行一致,和採用一院制還是兩院制。

4.1 「國體」的影響

如前所述,這方面相對簡單。因為議會無論在哪種「國體」之下(除非是一國一制),都可以採用不同的組成和選舉方式,後者比名義上叫甚麼重要得多。

如果是一國一制,就是「香港市人民代表大會」囉。完。
如果還是一國兩制,無論中共是否介入香港,大概還是會維持「立法會」的名稱。
如果是聯邦制或邦聯制,就會是香港的「州議會」,不過正如前述,你喜歡繼續叫立法會也可以的。(有些聯邦國家的州議會甚至獨立國家的議會都是叫legislative council的)
如果是歸英,自然就是回復英治時期「立法局」的名稱。
如果獨立﹖隨你怎樣改吧。(笑)

如果真的變成「市人大」,那就完全跟大陸那一套,不需討論。所以以下討論在其他情況下議會的安排。

4.2 議行分立或議行一致

即是我們先前討論,總統制、半總統制、議會制、委員會制的選擇。

4.2.1 所謂議行分立,即是行政權和立法權較嚴格分立,各自以不同方式產生。例如美國國會和總統是不同途徑產生,有時甚至分屬不同政黨,互相制衡。

4.2.2 議行一致,就是立法權和行政權並非互相獨立,產生方式相同,運作時互相影響較遠。例如英國國會下議院是分區單議席制選出,而內閣成員也是由議員出任的(當然上議院議員也可加入內閣,但現在只屬少數)。相對於議行分立國家而言,議行一致國家的議會和內閣關係較密切,內閣幾乎都是議會多數黨組成(或聯合政府,極少數例子可能沒控制多數議席),從而控制了議會議程,議會對行政權的制衡較少。

4.2.3 如果實行總統制,就會是議行分立。議會和總統以不同途徑選出,總統一般無權解散議會(即是議會有固定任期),反之議會也無權倒閣令總統下台(彈劾門檻很高)。
優點是行政立法互相制衡,相信有助避免一黨獨裁。
缺點是行政立法分屬不同政黨很易長年拉鋸令施政無法實行政府空轉。另一缺點是總統就算失盡民心,只要不違法,在行政指令範圍內胡作非為,議會和法院也無可奈何。(這些年你看行政霸道就知道缺乏制衡的行政權有多恐怖吧。)

4.2.4 如果實行議會制,就會是議行一致。議會和內閣以相同途徑產生,內閣閣員同時是議員,由多數黨領袖掌管政策。內閣一般有權解散議會(雖然英國修例限制了解散權),反之議會也有權以不信任動議倒閣(無需透過高門檻的彈劾程序)。
優點是行政立法由同一黨掌管,效率一般較高。如果配合單議席單票制,較易形成兩黨制和單一政黨執政。如果內閣喪失民心,只要執政黨議員倒戈,內閣便要倒台,相對較快回應民意。
缺點是多數黨控制議會和政府,在缺乏民主傳統的地方容易變成一黨獨大(如新加坡),缺乏制衡。如果配合比例代表制,較易形成多黨制和聯合政府。如果朝野缺乏協商文化,很易因為多黨爭執難以組閣,導致政府空轉(例如比利時常有長時間懸空局面),又或者需經常解散重選。

4.2.5 對於倒閣權,如輕易運用、或者多黨制勢力分散誰都不服誰的情況下,會令政府極不穩定、施政不連貫。建議採用德國式的建設性不信任票,必須選出新總理才能令不信任表決生效,以免重蹈威瑪共和國政府不穩的覆轍。

4.2.6 相對而言,半總統制就是界乎於總統制和議會制之間,總統以獨立途徑產生,但總理需議會同意,所以受議會組成的影響。
優點是總理施政受議會制衡,而且議會可以倒閣,這也是議會制的優點。
缺點是總統本身不受倒閣影響,卻擁有解散議會的超然權力。如果總統和總理屬同一政黨,則總統獨攬大權但議會很難制衡他。如果總統和總理屬不同黨的話就要分享權力,這在法國叫共治,一般是總統管國防外交,總理管經濟庶政,但在缺乏這種傳統的國家很易變成府院之爭

4.2.7 建議如果採用半總統制,元首是否有解散議會的權力,應詳加討論。

4.2.8 如果採用委員會制,則近似議會制,而且亟需協商文化。例如瑞士的聯邦委員會是由議會產生,但當選者不會兼任議員(彼邦因為是投政黨票所以會有人遞補),而且議決必須達成共識。瑞士習慣是由各主要政黨依議席分佈提名人選進入聯邦委員會的「大聯合內閣」。這種施政方式好是好,但香港人能否習慣,是另一問題。
優點自然是避免一人獨裁,決策有較多討論而且達成共識才推行,避免倉促行事。
缺點就是要政見非常不同的各方達成共識,必須大家都重視協商文化,否則容易變成互相拉鋸甚至互相放料爆陰毒,隨時比當年老董更「議而不決」。

4.3 一院制或兩院制

這要跟後一點(選舉制度)一起考慮,因為如果實行兩院制的話絕對會牽涉到選制之別,就算只行一院制也可以有不同選制產生的議員。但首先你要考慮議會究竟應該有一個院還是兩個院

4.3.1 現在香港的制度有點畸形,表面上是一院,但實行上有兩院制元素。因為功能組別和分區直選兩部分,只有表決政府議案時是所有議員投票一起點算,議員議案則分開功能組別和分區直選各自通過。於是只有其中一邊否決時就無法通過,這其實是兩院制方式。

當然現行制度只是為了行政霸道而輸打贏要,日後實行民主,理應廢除這種「彈出彈入」的表決方式。可是現制度也不是完全沒有參考價值。在外國的兩院制都是各議院分別運作、辯論和表決,這樣固然各自獨立方便制衡,可是在香港這個小地方要兩院分別運作似乎有點浪費資源。日後的兩院可否變成像現時般,表決分開計算,但運作和辯論就一起進行﹖這樣似乎更有利於兩院溝通和減少開支。

4.3.2 一院制是最簡單的方式,議員產生方式不一定只有一種(德國聯邦議院議員可循地區選舉或政黨票產生),但運作時是單一議院。新加坡、韓國和現時台灣都是一院制。

一院制優點是運作簡單、開支較少、效率較高,缺點就是只要某黨控制議會就能為所欲為。尤其是在議會制國家,議會多數黨同時控制內閣的情況更甚。假如國家欠缺其他制衡議會的制度或傳統,就有機會變成議會獨裁。

4.3.3 假如採用一院制,看倌就只需考慮一院內的議員產生方式。如前所述,單一議院仍可以不同途徑產生議員。

最簡單的方法自然是單一方式,例如英國下議院全部是單議席單票制,又或者像歐陸國家全國當成一個或幾個選區採用比例代表制。這方面詳情可見4.4。

當然以多於一種方式產生議員也可以。
其中一種就是像4.3.7的考慮,讓功能組別擴大選民基礎(例如公司票轉個人票)後保留作為過渡方案。另一半仍以現時比例代表制最大餘額法選出,改動最少。(當然也可以考慮把最大餘額法改為其他計算法)

另一種較多國家採用的方式,就是一部分議席採用單議席單票制,另一部分採用比例代表制選出,兼取兩家之長。(詳見4.4.4)
看倌或者覺得兼採數種方法可能更好,但搞得太複雜,實行可能性自然低。

4.3.4 如前述,香港立法會早有兩院制元素,所以轉為兩院制亦非不可想像。
兩院制缺點自然是開支較大,而且較易因為兩院意見不同導致拉鋸,效率較低。反之優點就是方便互相制衡,兩院通常產生方式不同,亦兼顧不同利益,較能防止議會專制。而且同一黨控制兩院的機會較低(澳洲參議院甚至因為選制導致議席分散,幾乎沒有執政黨能單獨控制),減少一黨獨裁的機會。

一般而言,兩院制中兩院的分別是視乎國家背景而定﹕
—在君主制國家,上議院一般由貴族或委任議員組成,下議院直選。
—在聯邦制國家,參議院一般以成員邦為單位選出,眾議院按人口比例分區選出。
(美國參議院是各州直選每州兩人﹔德國則為州政府選派,可視為間選,各州代表人數不一)
—在非君主制非聯邦國家,上議院一般由委任或間選產生,下議院直選。

在香港的情況,可考慮的大概有三種可能﹕

4.3.4.1 把功能組別轉為參議院,地區直選議員組成眾議院。這區分類似愛爾蘭國會,具體考慮見4.3.7。這似乎是阻止最少的轉變,但功能組別選舉方式、選民基礎,和參議院權力有多大,可以有很多爭拗。

4.3.4.2 把現時比例代表制產生的地區議員改為全港單一區比例代表制的參議院(可考慮是否還包括功能組別議員),另以單議席單票制產生眾議院。這區分類似澳洲國會,主要優點是讓兩組不同方式產生的議員互相制衡,而眾議院較易產生穩定內閣。

4.3.4.3 另一種可能是配合方某重建市議會的建議,參議院由重建的六個市議會產生(由於市議會是直選,所以參議院算間選),眾議院由市民直選(採用哪種或哪些選制另議)。這區分類似德國國會,優點是加強了市議會和香港立法議會的溝通,亦避免中央和地方爭權﹔缺點就是香港本身並非聯邦政體,而且各區居民流動性相對高,市民未必覺得需要這種分權。

當然因為重建市議會是方某提倡,自然較屬意這種方式。
(眾議院可由單選區排序複選制+政黨開放名單比例代表制+並立制組成。)

4.3.5 假如採用兩院制,兩院權力分配是很重要的問題,權力平衡沒做好就會導致長期政爭。
一般而言,下議院因為直接反映民意,通常有較多權力,尤其是財政權和倒閣權。不過上議院應該有多少權力,或者有哪些權力,就各國不同。

不過無論如何分配,通常上議院都是組成較穩定的議院,亦不受解散影響。下議院因為直選通常變化較大,在內閣制國家亦可被解散。

4.3.5.1 上院越不代表民意,享有的權力就應該越少。這是英國歷史告訴大家的政治現實,民主國家中一個不民主的議院不想被人廢除,就只能接受擁有較少權力。只有在一個非民主政體(如香港),才會讓不民主的功能組別擁有與直選議員同等的權力。

英國上議院和愛爾蘭參議院現時只有拖延議案的權利(而且不包括財政議案),連否決權也失掉。被稱為「跛腳的兩院制」,運作上有兩院,但實權上接近一院制。荷蘭國會上議院是間選,對下院議案否決權但沒有修改權。

4.3.5.2 如果上院是間選(例如德國或法國),因為民意沒有直選那麼強,所以權力一般也會較下院少。但相對於非民選的上院,間選上院的權力一般比較多。

4.3.5.3 如果上院也是直選,權力就會跟下院相當。不過實行中兩院的權力也未必一樣。

有些國會兩院權力較平衡,例如美國參眾兩院,參議院獨享人事任命同意權、條約批准權和彈劾審判權,眾議院則獨享財政議案動議權、發動彈劾權和選舉總統權(選舉人團無法決定時)。而眾議院提出的財政議案,參議院有權修改。如果兩院法案版本不同,就要兩院協商,否則只會兩院把修正案交來交去,到最後都通過不了。

有些國會上院雖是直選,卻是權力不平衡,一般是下院強勢。例如日本參議院就算否決或修改法案,眾議院也可以三分之二多數強行通過實施,某些重要議案(預算法案、條約批准、首相選舉)無法與眾議院達成共識時以眾議院為準,而參議院也沒有倒閣權。日本稱之「眾議院優越」。

另外解決兩院分歧的手段,除了下院優越、兩院協商或者修正案交來交去,還包括召開聯席會議。由於下院人數一般較多,所以召開聯席會議仍是下院佔優。

(以前中大學生會就是如此。雖非兩院制,但身為立法機關的代表會之上,還有代表會和幹事會、報社、電台幹事組成的聯席會議,其決議可凌駕代表會。但代表會人數較其他各莊為多,所以如果代表會堅持—即是絕大多數代表堅持某立場—的話,聯席會議未必能改變決定。但如果是表決不懸殊、或者僅僅過半的決定,就有可能被推翻。)

4.3.6 理論上還可以有三院制四院制的,但現實中沒國家還會這樣做了,畢竟這不是封建階級社會要「分得那麼細」。現實中大概只有聖公會的教省議會還會這樣分﹕主教院、聖品人院、平信徒院。

4.3.7 後話﹕無論您打算香港採用哪種「國體」(如前述這是統稱,不等同討論政治獨立),不能迴避的問題就是功能組別。雖說民主化的目標是取消功能組別,但現實中它就是存在。如果是一場革命完全推翻現政權,或許可以乾脆不理功能組別重新設計。可是本文先前討論的其他「國體」,大多並不必然推翻現政權,而可能採取改革政權的方式達致。換言之功能組別的影響力存在,新制度可能有所妥協,讓功能組別保留某些影響力。

首先,如果是歸英的話,大有可能功能組別會隨著復辟而在早期的議會中保留,只是選舉方式可能循彭定康新九組的方式,讓一般選民有權參與。這點會跟現時的「超級區議會」議席相似。

其次,如果是其他情況下保留功能組別,改動就可能比較大,例如可能把原有功能組別公司票都改為個人票。於是銀行界議員就不只代表銀行董事長,而是代表所有銀行從業員。

另一個可能出現的改動,就是上述仿傚愛爾蘭國會參議院的狀況。功能組別照舊,但改為上議院,直選議員組成下議院(4.3.4.1)。下議院擁有絕大部分權力,上議院只有拖延下議院議案的權利,被稱為「跛腳的兩院制」。(英國亦如是,她的上議院由政府委任的終身貴族、世襲貴族代表和國教聖公會的主教組成)
如果功能組別如前述擴大選民基礎(公司票改個人票之類),則上議院或可擁有否決權。如果有更多接近直選的議員,說不定還可以擁有美國參議院般的某些人事任命或條約同意權。

4.4 選舉制度

這段需與4.3一起考慮。選舉制度其實可以很多、很複雜,繁不備載。本文只討論方某認為較有可能在香港實施的方式,其餘就略過不提了。

4.4.1 單議席單票制的優點自然是制度簡單,而且議員與選區關係較緊密。缺點就是政黨議席比例偏離其得票比例。因為只鬥多票,理論上兩黨對陣下只需51%選票就可贏得議席,理論上如果所有選區得票一樣,勝出黨可以只有全國51%選票就贏取全數100%的議席。學術上稱為「超額獲得議席」和「超額喪失議席」。

亦因為只鬥多票,所以對小黨不利(因為小黨超額喪失議席比大黨嚴重),鼓勵兩黨制發展,形成兩個主要政黨輪流執政的格局。因為要爭取選區裡的大多數支持,單議席單票制一般會鼓勵政客向中間靠攏。如果配合議會內閣制的話,一般較容易組成穩定內閣。

最大的缺點是,由於選民分佈對選舉結果影響甚大,所以「傑利蠑螈」式選區重劃盛行。執政黨務求把反對黨選民集中於少數選區,令自己支持者於其他選區佔多數。或者像香港般,把泛民區議員的選區切割混合,迫他們互鬥。

4.4.2 反之,比例代表制方式多樣,單是數學公式已經可以分多種互相爭論誰是最好,但政黨議席與得票比例較接近。你有10%的選票理論上就應該有10%議席,超額獲得和喪失議席的情況會減少。

可是,由於不需爭取大多數支持,所以比例代表制一般對小黨有利,鼓勵多黨制和政客各走極端。單議席單票制的分裂主要是一條,比例代表制的分裂是碎片式的。如果配合議會內閣制的話,一般都需要組成聯合內閣,如果政黨談判失敗容易導致內閣懸空和議會經常重選。

4.4.3 現時香港立法會直選議席把全港分為五區,以比例代表制最大餘額法選出。
這其實是一個破壞性很大的方法,除了比例代表制鼓勵小黨獲得議席,最大餘額法很易浪費餘額,變相鼓勵分拆名單和配票。更有甚者,香港並不是以全港單一選區行本制,而是分為五區,每區只有五至九席。結果跟多議席單票制沒甚麼分別,並不是公平的制度。結果就是政黨傾向拉攏小眾利基市場、互相攻擊,難以制衡行政獨大。

所以如果要繼續利用最大餘額法,建議把這些議席改為全港一區選出。既然比例代表制是投黨不投人,按照全港得票分例分配議席將更為公平。反正香港地方很小。
如果認為仍需要分開幾區選出議員,就不宜採用最大餘額法(至少不是現時的黑爾商數),最高均數法漢狄法會比較好,但將不利小黨。

4.4.4 另一種做法就是如4.3所述,同一議院內分別以兩種方式產生議員,兼顧兩種方式的優劣,互相彌補。
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一半議席以分區單議席單票制選出,另一半議席以全港一區比例代表制選出。前一半選人多於選黨,後一半選黨多於選人。選民選票時一般可收到兩張票,一張投當區議員,一張投政黨。分區議員只需點算後以「單議席單票制」看誰得票最多就當選。

至於政黨議席分佈,除了最大餘額法和最高均數法的計算之別,亦涉及另一個概念問題,就是究竟政黨議席應該是獨立部分計算,還是跟分區議席一起計算。

4.4.4.1 並立制是處理上簡單的方式,政黨議席是獨立計算,跟該黨分區議席數目無關。換言之同一議院切開兩邊,一邊純粹是分區議員,政黨得票只會影響另一邊的議席分佈。當然單議席單票制的存在仍對大黨較有利,仍會有超額獲得和喪失議席的問題,但幅度較純單議席單票制小。
日本和台灣採用並立制,分區直選和政黨比例代表席位數目並不相同。

4.4.4.2 聯立制處理上較複雜,它分配政黨應得議席時,分區議席也會一併計算。換言之某黨就算分區選舉「超額獲得議席」,於分配政黨議席時會得到較少議席(總之議員總數將接近政黨得票比例)。小黨一般在分區選舉較難獲得議席(超額喪失議席),就會相應得到較多的政黨議席作補償。
德國採用聯立制,但除了鼓勵小黨林立外,亦會令議員總人數每屆浮動不一。優點是政黨得票比例將與議席比例相若。最大缺點為政黨參選人選擇落在地方選區還是政黨名單會造成內訌,例如某黨地方選區表現較預期理想,就有可能令政黨名單的候選人(通常是少地方服務經驗,需依賴政黨票全國支持入圍的政要)落選。

另外兩種方某較喜歡的方法,因為較複雜實行可能性低。

4.4.5 排序複選制是(IRV)是單議席單票制的改良法。單議席單票制其中一個缺點,就是在多人競爭下當選者未必得到大部分人支持(陳水扁第一次當選就是因為泛藍內訌,當年綠營得票未及泛藍總和)。

在總統選舉這個問題較嚴重,所以法國總統採用兩輪投票制,沒人得票過半時先淘汰得票較少的候選人,剩下兩個領先者讓選民再考慮。於是第一輪投票就不用考慮「棄保」,可以先投心儀候選人,第二輪投票才考慮剩下兩人誰是自己較易接受的。可是在議員選舉很少採用兩輪選舉,因為單一議員權力跟一國元首差太遠。

愛爾蘭總統就是以排序複選制選出,選民投票時可以同時表達支持次序。計算方式就像兩輪投票制,只是你一次投票已表達了選擇。如果沒人得票過半,就會先淘汰得票最少的候選人,把他的得票按選票上的第二順序分配給其他候選人,直到有人得到過半數票為止。

方某為學校圖書館主任協會內部為一些有多選項的項目(例如會刊要在幾個封面中選一個之類)作投選時,就會採用排序複選制,在問卷中請理事為選項排次序,看哪個有較多支持。

優點顯然易見(亦已說明),缺點就是點算複雜,延長點票時間。如果涉及動輒幾十萬人的投票,點票時間就會很長。而且未必每個人都有意願投第一順序以外的候選人。
方某先前在推特討論時提及此制,就有文友提及現時蓋印對長者較方便,如果改為填1,2,3可能會增加廢票數目。方某認為只要蓋印由「剔」改為「1」字就行,另附原子筆給有興趣的人為其餘候選人排次序,沒興趣的可以只蓋「1」字就算,就當他對其他選項棄權。不過文友蓋艾倫稱澳洲眾議院選舉,是強制選民要為所有候選人排次序的(而且澳洲選民是強制投票)。

4.4.6 單一可轉移票制(STV)是比例代表制的改良法。
與比例代表制一樣,都要先訂立當選商數。如果有人得票超過當選商數便當選,超出當選商數的餘票就要按比例分配給第二選擇(可以有小數)。之後就反過來先淘汰得票最少的人,把他的票按比例分配給第二選擇。如此類推,直到得出所有當選人為止。
愛爾蘭議會採用此法,而且還加上開放名單(4.4.7.2),選民可為候選人排名次。雖然是很尊重選民選擇權,但點票奇慢(點票可用上兩日到一星期不等)。而且正如網文所言,因為太難點算,所以要分配餘票時,也只是抽樣(文中指餘票800張就隨機抽800張),而非全部再點。

4.4.7 名單投票
比例代表制投黨不投人(除了香港那種變相的多議席單票制鼓勵個別人參選),政黨名單的處理亦可分為三種﹕

4.4.7.1 封閉式名單就是香港現行制度,選務操作最簡單。政黨自行決定當選次序,選民只能選擇投哪個黨。當透過上述各種制度得出政黨所得席位數目後,按名單上的順序當選就行。此法方便政黨內部控制當選人,黨內要人排名較前容易當選,新人或次要人物排名較後就通常無法當選。缺點就是選民無法選擇誰當選(我可能支持某黨但厭惡某人,偏偏他排首位),政黨內部也容易為排名內訌。

4.4.7.2 開放式名單就是封閉式名單的改良,選民投黨同時投人。政黨仍需推出候選人名單,次序也可以自行決定。但選民蓋印/打記號的位置不是以「黨」為單位,而是以「個人」為單位。點票時「個人」得票是記在政黨之內,同一政黨名單各候選人的得票總和就是該黨得票數字。計算出政黨所得席位數目後,當選次序就是以該名單內各「個人」得票的多寡決定。本法優點就是政黨名單排先後只有推銷作用,選民有權影響誰先當選。缺點就是可能鼓勵同一政黨候選人互相競爭選票,也可能造成內訌。

4.4.7.3 更奇怪的方法是自由式名單,前兩法選民只需投一個「黨」或者一個「人」,本法選民就要投多個「人」。雖然政黨仍有名單,但選民將選擇和議席數目相同的人數,而且可以來自不同名單。簡言之即是選民可以叫「散餐」,不受限於名單的「套餐」。
瑞士就是這樣選,但同時跨名單選多個人,難度似乎太高(瑞士在很多制度上算是異數)。如果香港像現時般分五區每區選幾個人,本法或者還行得通﹔假如全港一區35席這樣選,一張選票要剔選35人可能會令不少選民卻步。

(下篇)

(憲法序言國體和政體元首和行政、立法、司法和地方政府、其他事項、修改和解釋)

星期日, 2月 09, 2020

2019年最受注目文章

起因﹕見到火山下的文友開了篇類似的,不如抄抄。
這裡是按blogspot的數字排名,medium那邊的請參見那邊的排名,兩邊上榜的文章分別頗多。

1. 香港授時服務古與今
這篇甚至打入了歷來最多的十大之內。其實內容不算豐富,也不算特別,不過通常就是這樣。不特別的文章反而可能因為容易看而多人看。

2. 炒冷飯系列﹕人文動物園童話之雞場篇
也打入了歷來最多十大之中。嚴格而言不完全是炒冷飯,以舊留言為基礎添加了不少內容。
關鍵詞﹕#香城地小人多

3. 多角度觀察和分析時事﹕新聞博覽館的取向
同樣打入了歷來十大。
不知算不算是Patrick和家騮家馬的功勞(家騮﹕肯定係),因為講座內容其實沒甚麼特別。

4. 回應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諮詢文件
兩邊都有上榜。最後一篇打入歷來十大文章,也是本年最後一篇點數過千的文章(歷來十大最後一篇是2017年的《獨裁者的進化2.0》,點數過七百)。最奇怪的是,本文在medium是亞軍,而且google先找到那邊,但反而點數不及這邊多。
政府諮詢的回應書寫過不少,很少有這樣受注意的。

5. 《桌遊識中國》補充規則
一過了第四,點數已急劇下降,這篇連三百都沒有。
評論一副玩不到的遊戲反而上榜,難怪某些KOL總是在指天罵地。(再講一次,在下只是LOL)

6. 有關反送中運動的一些雜談
這篇點數差一點才到二百。
雖然過了大半年已恍如隔世、事勢大變,但在下的擔憂並未改變。有個像林鄭那麼死硬的特首,反而令分裂和勇的嘗試未能成功,但萬一有天老共醒水稍作讓步,大家未想清楚自己底線為何,就很容易陷入互相指責。

7. 青衣地形及行走路線概述
兩邊都有上榜。
這篇是當時因應各區圍堵活動四起,心急之下連寫三篇的第一篇。雖然累贅,或許還有人覺得有點用吧﹖

8. 讀書不忘救國﹕蔡元培及其事業
兩邊都有上榜。
上榜是因為這年各大校長都面臨試煉可堪比較嗎﹖

9. 地板會被書壓垮嗎﹖
兩邊都有上榜。寫書介少有寫得那麼「實用」和那麼好玩。
關注組同寅應該會比較關心方宅那張床。

10. 馬宣立vs上野正彥
這篇點數才未夠一百六十。
在處理新書時突然發現與時事對照的資料,並非常有的經驗。

星期三, 2月 05, 2020

當不懂生物學的人教你防疫

我還以為蔣麗芸小姐先前的「蒸口罩翻用論」已經是滑稽之最,但正如車公籤文的警告,香港恐怕還是低處未算低。結果我昨夜就收到更可怕的消息。

某人(當然我不會告訴你那是誰)在whatsapp傳了一段文章來,聲稱是投資版,主題卻是講新病毒。欄名是「健康快車」,作者是石鏡泉。

石鏡泉此人,近來網民對他最主要印象,恐怕就是撐警大會上失言說要用「藤條水喉通打仔」,結果之後就發生721元朗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備受抨擊要辭去經濟日報董事職務的事。他評投資大家都知道,我可沒想過他連病毒也評論。

這篇文章一看,嘩,簡直令人耳目一新(或一驚)。裡面多次強調「病毒只能存活於生物體細胞內,離開人體不能存活」,然後又說明朝中醫已經懂得醫瘟疫云云。

(說「多次」沒冤枉他的,除了騙讀者外,算不算騙字數﹖)

一見到已經扯火。
中醫在下不懂,但此文主調實在太離譜,不得不回覆以正視聽,免其受石某謬論所誤﹕

(手民之誤﹕蔣元秋教人蒸口罩,不是煮。火滾得滯一時打錯。)
說「病毒離開人體不能存活」是不懂生物學的人才會說的話。不懂生物學卻跑出來「教」人防疫,跟蔣麗芸教人蒸口罩沒分別。
病毒本身非生物(註1),問題是它能否感染下一宿主。如果一離開人體就不能存活(即是沒感染能力),那還怎麼傳染開去﹖(註2)
按照中國政府中央專家組的說法,新病毒離開人體可存活五日。要信專家組還是信石鏡泉就見仁見智了。
(不服氣請找中央專家組)

為了打這篇打臉文再仔細看內文,更不得了。竟然有段寫﹕
「新冠病毒不經消化道傳播,可以吃沙拉(但現在不宜吃沙拉,因病人糞便驗出可帶菌,如菜有被污染,就不能生吃)」。
面對這段自相矛盾的話,我連打臉也懶了。相信看倌應該不會比他蠢,矛盾位應該看得出來。(註3)

當然,話雖說「信專家組還是信石鏡泉見仁見智」,可是連蔣麗芸蒸口罩都有人信,何況是石鏡泉﹖
「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朝野遍佈此等廢老穩坐高位、鄙凌專業(註4),此香港淪落至今日也。

(註﹕
1. 嚴格來說病毒是個怪胎,既不是生物,但又很難說它是純粹非生物,而是介乎兩者之間。因為它會借生物體來繁殖,而且跟生物一起演化。
2. 我很懷疑他的讀者是否不會想到這個問題。
3. 還不明白﹖如果此病毒不經消化道傳播,食物有病毒又有甚麼可怕﹖所以衛生署廣告提醒你跟愛滋病人同檯吃飯沒問題。完。
4. 鄙視兼欺凌。)

星期日, 2月 02, 2020

1987 當那天來到

韓國以六月民主運動為背景改編的《1987》,英文叫《1987: When the day comes》,香港跟先前的另外兩齣都是描述韓國民主運動的電影譯成《逆權公民》(連同《逆權大狀》、《逆權司機》合稱逆權三部曲,雖然三者的導演和製片商好像都不同),台灣譯成《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可能更切合香港人的心情(雖然這齣戲是早一年上畫)。

對很多人來說,最感人的可能是片尾曲,因為加入了當年真實的抗爭片段(還有李韓烈出殯公眾悼念會的片段,韓國人真是感情十分澎湃很會大呼大叫,跟香港人悼念科大周梓樂同學的場面相比更鮮明),與電影內容相呼應。

可是對於不懂韓文的觀眾,那段片尾曲唱甚麼其實是不知道的,實在有點隔膜。完全不懂韓文的方某看完電視播放,嘗試找歌詞,才發現原來鍾樂偉已弄了一個,並且說是同名民運樂曲的改編。不過再找到一個韓國湖南神學大學合唱團的版本(這間院校就在光州),有人譯了另一版本。

哪個版本譯得較傳神或者準確,方某完全不懂當然說不上。不過後一版本「當那天來到」這一句,倒是跟原詞「그날이 오면」同樣用五個音節,讀起來感覺會較接近。
(我甚至覺得這句如果用廣東話唱成「若那天來到,若那天到了」是順暢的。)

以下純粹是用來方便自己欣賞,當然如果有熟悉韓文的朋友指教,非常感謝。



第一行﹕諺文
第二行﹕羅馬拼音,先用google translate再在這裡找到一個版本 (不過看了其實也不懂)
第三行﹕Lvcatable Cat Chan譯本
第四行﹕鍾樂偉譯本

한밤의 꿈은 아니리 오랜 고통 다한 후에
Hanbamui kkum-eun aniri oraen gotong dahan hue
那不是一個經歷過長久痛苦之後,了無痕跡的幻夢
不是午夜的夢,是久遠的痛苦之後

내 형제 빛나는 두 눈에 뜨거운 눈물들
nae hyeongje bit-naneun du nune tteugeoun nummuldeul
我們同胞流下的淚水
我的兄弟閃耀的雙眼中,熾熱的淚水

한 줄기 강물로 흘러 고된 땀방울 함께 흘러
hanjulgi gang-mullo heulreo godoen ttambangul hamkke heulreo
與汗水,匯聚成一道激流
隨著江水流下的,一行艱辛的汗水

드넓은 평화의 바다에 정의의 물결 넘치는 꿈
deuneolbeun pyeong-hwaui badae jeonguiui mulgyeol neom-chineun kkum
滿載著公義的夢想,流向和平大同的海洋
廣闊平和的大海,充滿正義波浪的夢

그날이 오면, 그날이 오면
geunari omyeon, geunari omyeon
當那天來到,當那天來到
如果那一天到來,如果那一天到來

내 형제 그리운 얼굴들 그 아픈 추억도
nae hyeongje geuriun eolguldeul geu apeun chueok-do
我們同胞充滿渴望的臉孔,以及那沉痛的回憶
我兄弟們思念的臉龐,與那些痛苦的記憶

아 짧았던 내 젊음도 헛된 꿈이 아니었으리
a jjalbatdeon nae jeolm-eum-do heotdoen kkumi anieosseuri
啊﹗我短暫的青春,並非一個徒勞無益的夢
還有我短暫的青春,都不會是一場虛無的夢

(註﹕google translated 自動建議把這一句的尾改為 으니 -euni,不知何解)

그날이 오면, 그날이 오면
geunari omyeon, geunari omyeon
當那天來到,當那天來到
如果那一天到來,如果那一天到來

그날이 오면, 그날이 오면
geunari omyeon, geunari omyeon
當那天來到,當那天來到
如果那一天到來,如果那一天到來

내 형제 그리운 얼굴들 그 아픈 추억도
nae hyeongje geuriun eolguldeul geu apeun chueok-do
我們同胞充滿渴望的臉孔,以及那沉痛的回憶
我兄弟們思念的臉龐,與那些痛苦的記憶

아 피맺힌 그 기다림도 헛된 꿈이 아니었으리
a pimaethin geu-gi-darimdo heotdoen kkumi anieosseuri
啊﹗那以血刻寫的等待,也並非一個徒勞無益的夢
還有我充滿血淚的等待,都不會是一場徒勞的夢

(此處與上注同,google 自動建議改尾)

그날이 오면, 그날이 오면
geunari omyeon, geunari omyeon
當那天來到,當那天來到
如果那一天到來,如果那一天到來

星期日, 1月 26, 2020

有關《選擇》

首先利申,方某人由中學起就是《選擇》長期訂戶,消委會大概應該給我一個忠實客戶獎。
熟悉方某的朋友大概會覺得奇怪,平素「姑寒鐸」不多買東西的人,看《選擇》幹甚麼﹖當然除了覺得沒哪本雜誌比它便宜,自然也是認為有點參考作用。

不過現實中很多人都對消委會和這本雜誌很不滿意,所以似乎也可以討論一下自己的看法。

1. 介紹的產品通常都已經斷貨

這是「歷史悠久」的批評,我讀中學時,老媽的工友已經這樣說。說介紹的那些都是舊貨,「唔通買左之後你話唔好我丟左佢咩」。

需知道消委會做測試,只能在市面購買樣本,沒有法律要廠商輸入商品前給樣本他們的(事實上他們也不會測試「所有」商品),這樣到測試完成後,自然已變舊貨。
其實這一點近年已略有改善,因為跟各國消費者組織合作,「夾錢」做測試,所以得到結果較以往快。刊出時雖非最新品,但也不至於舊到你不想買。

另一點就是,其實《選擇》測試的重點並不是「某型號最好」(因為評分準則不可能適合所有人,這點可承接下文的批評),而且消委會也不可能指定「某型號最好」(因為會被其他廠商批評)。《選擇》通常只會說某些型號在某些方面表現最好,另一些就是另一方面好,消費者可按自己著重的功能去選擇。

另一方面,就是我看選擇的目的,並不是當成「購物指南」拿著去買上面標示「最好」或「最便宜」的那件(這是那些工友想要的東西),而是看看究竟購這類商品究竟有哪些要素要留意。那些評分準則你不一定要照跟,但了解這些要素,自己購物時就知道要留意甚麼東西,而不是只看廠商那些很炫的聲稱。

例如在下容易手震,買相機時就要留意有沒有「光學防手震」而不只是「電子防手震」,如果只見到「防手震」就買,未必買到適合自己的相機。這一點,就算雜誌裡面介紹的型號已舊,買新型號時也是有用的。

2. 評分準則並不符合需要

這點近幾年都見到有朋友提出,例如最新的直立吸塵機測試,朋友認為選購Dyson的人並不是為了那些測試項目。那些人關心的事(例如設計之類)並沒有反映在測試中。

這點在下認為是值得向消委會反映的,雖然如設計這類較主觀的要求難以測試,但還有其他消費者需求,應該不是他們引用的那些國際/國家標準可以包括。畢竟那些標準大多是針對安全和主要性能,這些當然是非常重要,但消費者現在已不「只」是追求安全和主要性能。

(燦神﹕百貨應百客,記住這句話)

另一方面,在下認為很多時候是傳媒報導的問題。回到直立吸塵機測試,有些朋友見到傳媒報導「Dyson只能用七分鐘」就覺得測試很無聊,其實如果有閱讀雜誌的話,就會發現報告的整體評分仍是以Dyson為最高。只是如果你著重持久力,就未必適合買Dyson了(報告另外測試了吸力維持度,有些牌子可用時間較長,但不如Dyson可以維持吸力相若,所以持久也未必有用)。最後報告被傳媒各取所需,搞些juicy標題,就易令人誤會。

多年前《選擇》雜誌讓讀者填意見表,我就建議他們多添加測試的具體做法,之後描述測試的內容的確增加了(雖然我認為可以再多一點)。知道具體做法,讀者更能判斷究竟該測試的方式是否符合自己需要,更能判斷應參考多少。

3. 建議滑稽

也是最新例子,自然就是「建議燒味走汁」被認為脫離現實。大家甚至再拿名字冗長的「降低食物中的鹽和糖委員會」出來嘲笑。

當然這點在下同樣認為是「標題黨」的問題,因為報告裡其實有更重要(但悶又不juicy)的論點。例如相對於「走汁」,其實報告中更重要的建議是(前引新聞也找另一營養師提到的)「醬汁另上」,這樣消費者就可以自己控制。報告亦有各種燒味鈉含量比較,有些燒味(如燒肉、鹵水鵝)的鈉含量各樣本間相距甚遠(反之像紅腸各處都差不多鹹),顯示各店配方可以差很遠。換言之含鈉量較高樣本的店舖,大有改進配方降低鈉含量的空間。這些其實應該是那個「鹽和糖委員會」可以跟進的,例如向店家大力宣傳減鹽配方,或者幫店家宣傳「低鹽燒味」。但傳媒不會拿這些當標題,因為不驚人也不好笑。有斯讀者,有斯傳媒。

有些像「食雞走皮」這類,在大家聽來當然是廢話或笑話(在下也不會全走,只會咬走最多脂肪的部分),算是難以避免的「廢話」。就是那些醫生總是告訴你(例如減肥就要少吸收多運動),但沒多個人會做到的事。只能說是他們就算明知被人笑也不能不說的吧。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星期四, 1月 23, 2020

自行制憲手冊(之三)

(承上)

3. 元首和行政

先要講講概念。一般來說,元首是指國家元首,國家主權的象徵,行政權力可以有或無。例如議會制國家的君主或總統就沒有行政權。負責主管行政部門的政府首腦,在總統制國家就是總統本人,在其他國家可以是其他人(如總理、首相等)

跟上一篇一樣,本文的「元首」不一定是「國家元首」,只是指「香港」政體之首。所以現在香港的元首兼政府首腦就是「行政長官」,雖然她是隸屬於中國主權之下,而中國有其元首(無實權的「國家主席」,要兼任黨總書記和軍委主席才有實權)。在「非獨立」的狀況下,你就當香港的元首是「國家元首之下的香港元首」好了。(反正中國不一樣有兒皇帝麼﹖)

按照我們上一篇提出的「國體光譜」,就可以討論一下各種「國體」之下,香港的行政安排了。

3.1 一國一制﹕一個中國,香港行大陸制度

在這種情況下,元首就會是香港的「市委書記」,即是現在的中聯辦主任。
而政府首腦就會是「香港市長」,即是現在的特首。
行政上沒甚麼特別,就是跟大陸其他省市一樣,基本上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下的地方制度,輔以一些地方法規。市長是市人大(在中共操控下)選舉的,而市委書記就是中央任命的,沒甚麼需要討論。

3.2 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一個中國,大陸「適度」介入香港

就是現在的情況,特首就是香港的元首。(雖然背後有個中聯辦主任)
由於香港現制度接近總統制,所以政府首腦也是特首本人,他手下的政務司司長並沒有多少實權。只有在特首授權下,他才是各部門首長之首。

你可以嘗試調動他們手下部門的工作,或者讓特首下放多點權力給政務司長,但對於特首獨握大權這方面,應該不是中央願意更改的部分。認同這套制度的人,似乎更關心特首和立法會雙普選「把爭拗了結」,而非特首本身應該擁有多少權力。

特首選舉方式可以有幾種﹕

3.2.1 最簡單就是跟隨人大831決定﹕提名委員會以現行功能組別式的選舉委員會形式成立,而且每個參選人都要得到提名委員會過半數票同意才可出閘成為候選人。反而之後選民對這二至五位候選人怎樣投票,卻毫無說明。(當然篩選到這個地步,你選哪個中共都沒所謂了,就算你用一輪投票多數當選而非兩輪投票制,也不怕出現「連宋相爭、水扁得利」的結果。雖然現行選舉委員會選特首是採用兩輪投票制的。)

民間或不同政團對特首普選方案提出很多建議,如果可以修改或繞過831決定這種僵硬理解,還有很多方案可以符合基本法原文。以下簡單討論其中幾類。

(有些人認為中共沒可能讓你「違反831決定」,但別忘記當年彭定康政改方案推出功能組別普選化的「新九組」被中共指斥為「三違反」,因為「違反基本法」不得過渡,甚至搞出一個有違憲嫌疑的臨時立法會以作抵制。可是,到了2010年,中共卻接受了民主黨方案﹕2012年起所有不屬於傳統功能組別的一般選民,集體選出五名「超級區議員」進入立法會。可見中共所謂「違反基本法」純屬政治叫價,只要政治現實所需,隨時就會變成「不違反基本法」。831決定亦將如是。)

3.2.2 依照831決定成立提名委員會,但出閘成為候選人的門檻維持現時「八分之一委員提名」。這個方案下,保皇和泛民應該都可以推出自己的候選人。

3.2.3 依照831決定要求提名委員會過半數票同意才可出閘,但提名委員會不完全按照現時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方式。由較保守漸進的功能組別變個人票(如陳弘毅方案和「18學者方案」)、增加普選席位,到較進取的提名委員會完全普選不等。
(如果全普選的話,相信會採用比例代表制以政黨名單選出,否則要靠分區直選選出1200人未免太麻煩,畢竟區議員總數也未及500人。但陳方安生的「香港2020方案」則建議部分委員按十八區直選產生。)

3.2.4 在3.2.3的方案下,如果哪一派佔優,另一派就無法產生候選人,可見「過半數票同意」之謬。所以如果增加提名委員會的「普選成份」(或者甚至全普選),出閘條件相信會調低,例如回到現時的「八分之一委員提名」(「香港2020方案」建議十分之一,「18學者方案」則要求八分之一提名以外同時獲得公民聯署推薦,方可出閘),以便兩大派別都可以產生候選人。
(陳弘毅方案建議較複雜,八分之一委員可以提名,但多於五人又會再投票,得票最多五名參選人才可出閘。)

3.2.5 其他的方案,例如真普選聯盟的政黨提名或公民提名,因為離831決定太遠,實現機會相對較低。但也有可能由泛民承諾,在3.2.2或3.2.3方案下,只要有足夠的政黨或公民提名(具體數字另議),就會把那人列入提名的初選名單,再以民調之類決定最終提名人選。以間接方式實現公民提名。當然你也可以照樣寫進你的「憲法」裡。

3.2.6 至於特首普選具體投票方法,真普選聯盟和「18學者方案」都建議兩輪投票制。
陳弘毅則建議排序複選制,並建議中央有權否決得票最多的候選人,而委任得票第二多的候選人。

3.3 一國兩制(完全自治)﹕一個中國,大陸不介入香港

在這種狀況下,政府權力分佈就可以有多一點想像。按照各國制度,香港的安排至少可以是﹕

3.3.1 總統制。即是現時制度,特首是元首兼政府首腦,與3.2一樣。

3.3.2 議會制
特首只是象徵元首,選舉方式有可能接近813決定,以便選出一個中央較易接受的特首。
政府首腦則由立法會最大黨派組織內閣,特首就會提名中央委任其黨魁為政務司司長。連同其他議員兼任官員,和特首共同組成行政會議。由政務司司長負責制訂政策、統領政府和承擔政治責任。
不過這種安排與基本法現時規定不同(出任公職人員即喪失議員席位),即是必須修改基本法才可以實行。

3.3.3 半總統制
特首除了是元首還兼具一些權力,例如代表中央的國防外交、內部安全之類。同樣的,既然掌握這些跟中央有關的權力,選舉方式可能也會接近813決定。
內閣組成與3.3.2相若。只是議會制的行政會議,基本上只是用來確認內閣的決定(澳洲聯邦行政會議就是如此)。半總統制的行政會議,因為特首有部分實權,所以就有實質商議作用。

3.3.4 委員會制
理論上你還可以選擇這種制度,具體例子是瑞士。瑞士聯邦委員會由七位委員組成,這些委員由議會產生,但成為委員後不會兼任議員(議席由其他人遞補),每人分管一些部門,而且輪流擔任主席(=總統)。
不過如何套用到香港就相當複雜,修改基本法的幅度會比議會制更大。至少你要決定委員人數(太多難以實行,太少又變成專權),讓行政會議成為這個委員會,再讓特首不是五年任期而是一年任期(而且不得連任以便輪流擔任)。

3.4 聯邦制﹕一個中國,各邦(包括香港)自治

如果採用中國採用聯邦制,則香港會是其中一個邦或州。無論是採用哪種制度,選舉方式應該都會跟831決定相去甚遠,因為理論上除了一些基本原則,各邦/州的選舉制度應自行決定。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元首和政府一般都會是直選產生,是否還需要提名委員會或者直接以政黨和公民提名取代,就悉隨尊便。

3.4.1 總統制﹕元首大概就是叫州長或州總理之類,是全民直選。然後州長委任旗下官員,「政務司司長」就會成為類似美國州務卿的輔助角色,或者可能改名為州政務部長或者州行政部長之類。

3.4.2 議會制﹕元首可以是州督或州長,但沒有實權。有實權的政府首腦在議會產生,一般稱為州首席部長或州總理。

3.4.3 半總統制﹕與上述相若,只是權力分配有所不同。

3.4.4 委員會制﹕除了瑞士之外似乎沒有聯邦國家實行委員會制的例子。他們的州政府跟聯邦政府相若,都是又五或七個委員組成,似乎有些是由議會產生、有些是由全州一區比例代表制產生。

3.5 邦聯制﹕N個中國,各邦(包括香港)組成中央

基本上與3.4相若,但各邦的權力會更大。在聯邦制中各邦或州沒有國防和外交權力,但邦聯制中的邦或州就會有這些權力。換言之現時基本法中有關對外事務的第七章,將完全改寫。

3.6 歸英﹕撇開中國,恭請女皇歸位

既然有英女皇,那麼很明顯元首就是英女皇,不用再想。
當然英女皇不會有空坐在香港,所以會委任一個總督(即是港督)來代理元首職務。

在總督為元首的情況下,亦可分為幾種情況﹕

3.6.1 完全恢復《英皇制誥》和《皇室訓令》的殖民地秩序,接近總統制的政府,由總督親自率領公務員治理。這可能是歸英的早期模式,因為最方便。隨著時間推演,英方遲早要「還政於民」。

2.6.2 自治邦/半總統制﹕新加坡由殖民地獲得自治就是成立自治邦,總督仍是自治邦的元首,但議會產生總理和部長。總督除了代表英國掌握國防外交,還負責內部保安。

3.6.3 議會制﹕就像英國其他前殖民地和自治領,總督退居象徵角色,由議會產生的總理掌握全部權力。

3.7 獨立﹕撇開中國,成立共和國家

既然獨立,你想怎樣寫就怎樣寫啦。(笑)
不過基本上都是那幾個模式。

香港的元首大概會叫「總統」,
總統制的話他下屬就會有一批部長﹔
議會制的話他就是象徵式元首,由議會產生總理領導各部長﹔
半總統制也會有總理,只是總統並非虛位。
委員會制的話就像瑞士,議會或直選產生幾個委員,輪流擔任主席(即總統)。

(下篇)

(憲法序言國體和政體、元首和行政、立法、司法和地方政府、其他事項、修改和解釋)

星期四, 1月 09, 2020

2020年1月號聯合報﹕棋藝天地

二零二零年第一號《聯合報》已出版﹕HTML版 / PDF版

副刊版﹕
1. 棋藝天地—乞兒遊戲 No Thanks (方潤)
時局艱難,連假期開棋局的閒暇都消失了。不過討論一下簡單輕鬆的小遊戲,亦有助讀者抒壓吧﹖ 
No Thanks》是朋友介紹,一款我們形容為十分「乞兒」的遊戲。原因為何﹖以下詳述。 
這個遊戲開始時每人都有11個代幣,然後就會每人輪流抽牌,這些牌分別寫有3至35的數字。其中九張牌會事先抽起,令遊戲更刺激。可是,抽到牌數字越大,越不是好事。因為數字代表的是「負分」,數字越大扣分越多。最後是扣分最少的玩家贏。 
抽到牌的人可以有兩個選擇,一是收下卡牌(及其負分),一是向中間位置放棄一個代幣(這代表正分數,每個1分),把牌傳給下一位。下一位玩家可以決定收下卡牌和代幣,還是再放下代幣繼續傳下去。直到有玩家覺得那堆代幣的正分數值得他吃下那張牌為止。 
規則有趣之處,就在於原來只要玩家收集到連續數字的牌,就只需扣數字最少那張的分。例如手上有18, 19, 20只需扣18分。但如果你手上有18時,你不知道牌庫有沒有19的(因為有九張牌抽起了),所以要不要20號牌就是「賭博」了。 
最好玩的地方,就是我們會用遊戲盒的蓋子反轉,用來裝玩家放下的代幣,活像「乞丐兜」一般。有些玩家遇上數字大的牌,因為明知其他玩家不願接收,但自己可以串成一套扣較少分數,於是就會暫不接收,迫大家繼續放下代幣「多多益善」,甚至那張牌跑兩三圈也不收手。所以大家「戲斥」此為「乞兒game」,一個乞兒發窮惡的霸道遊戲。 
有時也會遇上其他玩家忍無可忍寧願自己要牌,跟「乞兒」同歸於盡﹔又或者碰巧有人手上代幣用盡,無法拒絕而無奈接收。於是原本的「乞兒」放下代幣「釣魚」反而佔不上便宜。 
於是何時接受那張牌,也會成為博弈考慮,和大家估算對方意願和「手上有多少代幣」、狂出口術的心理戰。 
當然,在遊戲中發發窮惡、或者放牌遊圈「乞食」佔人便宜,都只是朋友間的惡作劇和笑談。在現實生活中,做人還是有風度、不要那麼霸道比較好,這樣才有真心朋友。如果是當權或者巨富,明明已坐享優勢還要扮窮扮弱者對小市民「屈機」搵笨,那就簡直是無恥了。當然他們應該不介意「無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