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19, 2019

校園閱讀雖好,仍須政策扶持

(本期教師中心傳真邀稿,歡迎前往瀏覽其他老師分享文章)

各校校情不同,具體推廣閱讀的方法亦千差萬別,很難一概而論。提起校園閱讀,同工最容易想起的,大概是政府增撥的推廣閱讀津貼。負責推廣閱讀的同工應該早就磨拳擦掌計劃如何善用這筆資源。

這筆津貼之所以萬眾矚目,因為兩年前政府未有諮詢下突然通知取消了廣泛閱讀津貼,導致部分學校圖書館連僅有的購書經費也消失掉,引起很大反響。

新一屆政府承諾增加經常性教育開支,包括推出比廣泛閱讀津貼「加碼版」的推廣閱讀津貼,除了購書還可以用來籌辦閱讀活動,相信對過往幾年學校購書經費不足的情況應有所紓緩。尤其在政府推動電子學習,但電子資源日益昂貴的情況下,這筆津貼相信對很多學校都相當重要,足以讓他們放膽嘗試以往不敢涉足的推廣計劃。

無錢萬萬不能,可是有錢也不是萬能。有充足資源讓學生隨時接觸書本,只是推廣 閱讀的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

孩子閱讀需要指導和協助,自然也就需要有足夠的「人力資源」投入閱讀推廣。可 惜的是,這一點似乎很易被政府和學校管理層忽略了。

相對於東亞其他地區,香港算是較早設立了圖書館主任一職,有些地區的同工還羨慕香港呢。可是,圖書館主任是否真的「專職」就值得懷疑了。

香港學校圖書館主任協會於2016年曾對圖書館主任作問卷調查,發現當時不只是撥款不足,圖書館主任也面臨很多障礙。超過七成的圖書館主任都要兼任其他科目教擔, 甚至是班主任。圖書館日常運作繁忙,但超過一半的圖書館都沒有助理,只有大約兩成 學校至少提供一名助理。故此大部分受訪圖書館主任都認為自己沒有足夠時間處理圖書 館工作,而管理層和其他同事並不了解自己的角色。

教育改革後,圖書館主任在四大關鍵項目中有很重要的角色,但政府在課程和指引上未能反映這個需要,學校的人事編制和教擔安排亦未必跟得上。政府對圖書館主任 「先入職,後培訓」的政策,亦令交接期的圖書館服務難以穩定。當政府對各種課程都 有指引,甚至沒有獨立成科的性教育都有指引,偏偏閱讀素養的課程長期付之厥如(今年[指2018年]五月才正式推出分級目標文件),政府重視程度可見一斑。圖書館主任工作欠缺指引, 從正面看各校可以自由發揮,負面看就是圖書館主任工作範圍極不固定。只要管理層不 了解這個職位的重要性,就可以隨時把他調動去做其他與圖書館和閱讀推廣無關的工作 了。

因此,協會建議政府就圖書館的資源和課程制訂指定,為圖書館主任制訂合適的工作評估準則、提供更佳的入職訓練,更需要於師訓和管理層培訓課程中添加「利用學校圖書館」的內容。

只有政府全方位地顧及學校圖書館服務和推廣閱讀所需的各方面配套,圖書館才有充足的人力物力。配合深明如何利用圖書館的管理層,學校圖書館才能發揮推廣閱讀的最大功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