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14, 2019

908大走佬

上星期日美國總領事館遊行「本來」獲不反對通知書,所以在下和朋友先去文化博物館看即將收爐的大英博物館百物展(也是因為整個仲夏的周末屢被動員,所以才拖到這天),然後再過海去中環。

沙田往中環的巴士同樣塞滿黑衣人,我們也僅僅有位坐。
到紅磡海隧入口,見到已有九龍城警區(KC)的警車在戒備。

由於參與遊行者太多,德輔道中早就無法通行,所以巴士也改行干諾道中並讓乘客於皇后像廣場(戰爭紀念碑對出)落車。

在大廈天橋可見,因為電車無法通行,所以電車公司派員把東行線滯留的電車,逐輛調頭到西行線回廠。(由於這裡不是總站,沒有迴圈,所以唯有改由車尾駕駛。)

到了舊中銀大樓外已經站滿人,不停叫口號,行進速度慢到等同停滯。(我們站了一個小時,只能由銀行街口,走到 #黃瓜中心 對出,等於只繞著舊中銀大樓轉了180度。)


稍後電車公司的工程車不知為何要經這邊東行,遊行人士紛紛讓路並報以掌聲。(香港人真的很喜歡「畀啲掌聲」)

等待期間,不知為何發現這一幕﹕
(高處不勝看的海報)

我不懷疑有人可以把海報貼得那麼高。問題是紅圈裡面那張紙貼到那個位置,不要說內文看不到,連QR code也沒可能掃到吧……﹖

正當大家一邊叫口號、一邊慢慢等待上山,然後各人的手機和電台網頁傳來中環站有差人包圍示威者,警方並要求16:45前解散的消息。事後我見到這幅meme圖﹕
(來源﹕網上cap圖,未知原作者)

上次也是這樣,故意製造事端,然後在不反對通知書限期未滿、街上還佈滿和理非參加者的時候,就「封路玩驅散」(這個詞自身是矛盾,因為封了路又如何散﹖但現實中的警方就是這樣,由714新城市廣場衝突開始他們就是這樣做)。結果無論和理非還是勇武派都一併遭受差人無差別攻擊。(也對,反正831的太子站連非示威者的一般乘客也要受襲,「警方執法」跟721元朗「黑幫恐襲」早已毫無分別。)

身為極度和理非的在下和朋友,當然是散,問題是散去哪裡。
在下和朋友都是住維港另一邊,在中環周圍地鐵站都被封的情況下,走到天星碼頭過海再去其他地方或回家最安全。但朋友的朋友是港島人,自然希望在港島吃飯才散。於是我們就經皇后大道東走到希慎廣場吃晚飯。然後我和朋友再找東隧的巴士離場,反正地鐵不能用,也很難再走回去中環搭船過海。

當我們在希慎廣場吃完飯的時候,SOGO一帶已經聚集了大量人群並開始發生衝突。
這個時候朋友和朋友的朋友有意去圍觀八卦,但在下卻出了事﹕去完廁所拉緊褲頭時,褲頭的橡筋竟然斷了……

我想可能還有剩餘的彈力吧﹖但再跟大家去利園吃鬆餅的時候,我發覺褲頭已經鬆到幾乎要甩下來……
如果被鏡頭直播拍到被差人毆打,網民還會可憐我﹔但如果被拍到被差人追趕時甩褲,應該會比被毆打更慘。

很明顯在下必須盡快離場,當時因為情勢緊張,禮頓道一帶賣褲的服裝店、運動用品店之類竟然已經全部關門……
而這個時候我還預期要走到北角才有車上。
~~問我巴士線有幾多,問我地鐵站有幾多~~
~~我如何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問我點解會甩褲,橡筋點解會甩左~~
~~我笑住回答,講一聲,我係我~~(改《問我》)
想想有甚麼東西可以應急,結果發現幸好身上的USB充電線夠長(或者,慶幸我的腰夠瘦…),勉強用來勒緊褲頭綁個結,竟然還可以撐一會。
於是在下腰纏USB線,開始繞道銅鑼灣道離場。
途中我覺得有點刺鼻,但因為前面有烤肉店所以不以為意。走到皇仁書院背後,我甚至覺得刺眼,新聞說差人在SOGO施放催淚彈,究竟是催淚氣體漂散到這裡﹖還是我流汗太多所以刺眼﹖朋友覺得是後者,但我懷疑是前者。

天后站竟然還開放,甚至還有回青衣的隧道巴開出。但這個時候經過的地方似乎不太安全,陪朋友經東隧回九龍要緊,而且朋友還找到太古城的UNIQLO未關門,所以我們決定在留仙街登上巴士去太古城。在太古城UNIQLO隨便買了條褲即場穿上(店員大概沒預期有人即場穿著走﹖),再轉巴士回九龍灣。然後在下再轉巴士回青衣。

結果我差不多十一點才回到青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