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10, 2009

100 social innovations from Finland

芬蘭的100個社會創新》,Ilkka Taipale主編、洪蘭譯,台北﹕天下雜誌,2009

100 其實是個約數,書中總共有111篇文章。裡面的確有不少都是芬蘭自創的東西,但也有些東西其實並非芬蘭所創,只是芬蘭人認為他們辦得有特色,值得向外界介紹。

文章包括很多方面,有政治、社會福利、衛生、文化教育、公民社會、科技、生活娛樂和飲食等等。這些文章是邀請各方面的領頭人物負責撰寫的(例如介紹學生會的 部分找學生會會長寫),所以也不能排除有「賣花讚花香」的可能。不過,就算把一些可能的溢美之詞撇除不理,書中仍然有很多值得參考的東西。

就像在介紹《沒有資優班》時所說,人家做的東西,我們未必可以照搬,但也應該想想為何人家做到我們做不到。我們對現狀(status quo)太過「想當然」了,有沒有想過「為何不可以」﹖(Why not?)

李世民說﹕「以史作鑑,可知興替﹔以銅作鑑,可正衣冠﹔以人作鑑,可明得失」。以芬蘭作鑑,同樣可明得失。

在這裡選一些我認為很炫的內容﹕

3. 未來委員會
(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務虛」吧﹖但芬蘭人是認真的,這是芬蘭國會的法定委員會。)

4. 地方自治
(芬蘭政府拉近城鄉差距的用心,不要說台灣,連香港這彈丸小地也遠遠比不上。芬蘭就算是窮鄉僻壤,一樣有跟大城市品質相若的學校和圖書館。政府還會預訂計程車接載鄉村小孩來往村校呢﹗這些《沒有資優班》中提過。)

7. 婦女投票權及40%保障名額
(留意,芬蘭不只規定各級公共選舉和國營企業董事會女性要佔40%,而是「男女各佔」不少於40%。跟香港的「平等為名女權為實」不同。)

14. 均富
(芬蘭是沒有貧民窟的,因為他們的收入差距少,而且政府特意把窮人和富人都放在同一住宅區裡,而且房子品質和外觀都差不多。這有點像新加坡,後者為了減少種族隔離,故意規定組屋區要把不同種族按一定比例混合居住。)

15. Y基金會、17. 24小時服務住家
(前者是為露宿者提供居所,後者則為獨居老人、精神病患之類提供服務。)

19. 住宅公司模式
(與香港的「業主立案法團」有點不同,屋主不是買「屋」,而是買「股份」,物業則屬於屋主組成的「公司」。所以公司權力比較大,甚至可以把不交管理費的房子出租抵償,所以能夠籌集足夠資金維修房屋。)

22. 居家育兒津貼、23. 陪產假、29. 照顧者有給制
(芬蘭政府向在家照顧幼兒、傷殘人士的人發津貼,台灣則要求家裡賺錢的人向主婦發「自由支配金」。香港呢﹖)

25. 免費營養午餐
(香港的學生恐怕會寧願自己給錢出外吃﹖)

36. 3%理論
(知道哪些人容易犯罪,就先去協助他們改善生活)

47. 控制性病、97. 日常生活的情慾
(只要肯做,性教育可以逐步改善。芬蘭教導學生對性伴侶負責、教導女性享受性生活、甚至向癮君子送針筒,令懷孕、墮胎和血液傳染病都減少了。這些在香港一定會被某些人批評是「鼓勵性交和吸毒」吧﹖可是,芬蘭人對性漸漸變得開放,女性也越來越主動,但不見得濫交。)

49. 木糖醇 (xyltol)
(原來「曬駱駝」也是芬蘭的﹖)

52. 芬蘭的圖書館
(「支持圖書館就是支持民主和發展」)

53. 芬蘭的綜合學校、54. 免費的高等教育
(芬蘭教育下放給地方政府管理,一個政府大概管幾千個學童而已。而且芬蘭的職業學校、科技學院和文法高中、正規大學水平相若、可互相銜接、前途沒多大差異,所以芬蘭父母也尊重子女的意願,不一定要子女讀高中、上大學。)

68. 芬蘭的非暴力反抗運動
(還早於甘地)

70. 芬蘭吃角子老虎協會
(跟香港馬會差不多。賭博無法禁絕,倒不如當成慈善組織經營。)

72. 政黨補助
(投票等於捐助)

77. 世界一家的「百分比運動」
(「捐1%收入」的確是個簡單的號召)

78. 無限可能市集
(香港想推介關注發展中國家的組織,值得一學)

80. 普羅米修斯營和青年哲學活動
(如果叫香港的青少年入營,就是跟頂尖人物作哲學對話,成不成﹖)

88. 桑拿
(我們有「志雲飯局」,芬蘭有「XX桑拿局」。可否想像曾蔭權和陳志雲只包著一條浴巾出鏡﹖芬蘭的女總統就試過了。)

93. 來自森林的芬蘭黑麵包
(一種饑荒代用品,我可沒想過樹皮可以用來製麵包。)

95. HK藍色香腸
(一孖香腸,強壯芬蘭人。註﹕HK不是香港的意思。)

96. 每個人的權利
(不騷擾人就可以隨便走進人家的土地和水域,在香港很難想像)

105. 乾廁所
(我想內地很需要學習芬蘭令旱廁乾淨的技術)

不過芬蘭人也不全是賣花讚花香的,第109篇講旅行的文章,一名記者就寫道﹕

「保持愛沙尼亞的清潔,把垃圾丟到芬蘭,這是另一個芬蘭創新﹗」

一個國家要有自省自嘲的氣度,才會有文明進步。

---

筆記,或挑骨頭﹕

1. 「Single-chamber parliament」中文應該是「一院制國會」而非「單一國會制度」。(按理論而言,世上所有國家都是「一個國會」,只差在一院還是兩院。)
方某經常挑剔說非科學人譯科學文章容易出問題,這次剛好相反。洪蘭是個科學人,譯非科學文章也會出問題。

11. 「薩米人(Sami)又被稱做拉普人(Lapps)或拉普蘭人(Lapkanders)」應為「Laplanders」。

25. 「凡是芬蘭綜合學校(見52)」應為「(見53)」

32. 「教會聯合勸募(Church Joint Responsibility Collection)(見第78篇)」應為「第81篇」

35. 「赫爾辛基大學學生會(見第70章)」應為「第73章」
「吃香腸(見第92章)」應為「第95章」

36. 「假如窮人跟富人不能站在同等地位平視彼此時,它就會變成以眼還還和有仇必報了(If rich and poor cannot look each other in the eye, it will bean eye for an eye)。」

香港某些貪得無厭的富商有沒有想過這點﹖

39. 「除了門診病人之外,芬蘭的衛生所甚至有群醫中心,提供不需要高度專科治療的人長短期和急性照護。」,我想他的意思是說「專科門診」。

41. 「FSHS(學生健康服務中心)是『大學生聯盟』(National Union of Univusity Student, SYL)在1954年創立」應為「University」。

43. 「我很驕傲自己參與了這個專案」,不要再「驕傲」了好不好﹖﹗

60. 「國家古蹟董事會(National Board of Antiquities)」,我想譯作「國家文物委員會」更妥。(第90篇就是這樣譯)

65. 「自助人助(Help for Self-help)」

85. 「學生常霸電腦終端機幾個小時不肯來」應為「學生常霸佔電腦終端機幾個小時不肯下來」

91. 「布宜諾斯愛麗斯」應為「布宜諾斯艾利斯

109. 「國營酒店艾可(Alko見第33章)」應為「第24章」

1 則留言:

方潤 說...

cwcw﹕典型香港人對芬蘭和其他民主社會主義國家看法:「稅好重喎!」

copylion﹕布宜諾斯愛麗斯只是國語譯音問題......吧?
問Google都有話多唔多話少唔少14萬results......

fongyun﹕
@cwcw - 如果服務有芬蘭咁好,稅重又何妨。
@copylion - 你搞錯了,應該用引號("布宜諾斯愛麗斯"),只有1490個結果。布宜諾斯艾利斯有617000個。
本來愛麗斯或艾利斯都是譯音,無可無不可。但「愛麗斯」太容易令人誤會是人名了。

cwcw﹕
@fongyun -
香港社會普遍心態係自己搵自己食,有本事既搵好多生活富足,無本事既搵得少憂柴憂米無得怨人亦唔應該依賴人打救。我都搞唔清咁樣係因為資本主義令香港人產生呢種心態,定係香港人的心態同文化好適合呢種資本主義的生存模式。
香港唔會有外國社會主義社會果種"無論一個人有冇本事搵幾多錢,都應該享有一定水平的生活質素"的人道思想,拎綜援已經比人同比自己歧視,唔好講要學芬蘭d乜野

fongyun﹕
@cwcw - 香港本來就是個難民社會,來的人本來都沒有「香港人」的意識,當然沒有指望別人打救的念頭。到後來,自由放任又被香港的經濟起飛所「背書」,大家習慣了這一套,更不敢改弦更張。

Frostig﹕
@fongyun - 如果服務有芬蘭咁好,稅重又何妨 x 100個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