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27, 2015

醫學博物館

上星期一去紐倫堡,本來打算過海順道去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拿學校的東西、然後去醫學博物館。但又查發現兩者都是星期一休息,於是就留待星期四看中醫後再去。

從地圖上看,這個中心是離地鐵西營盤站不遠,卻被幾幢樓包圍,不知該怎樣進去。
這天因為做了天灸,膏藥貼在身上很刺痛,更加痛到連看過地圖的細節都記不到。中途截住個妹妹問路,原來對方也不熟路要拿手機出來查。本來不想人家花太多時 間,而且覺得自己模樣好像警訊裡面那些騙手機大叔……不過實在太痛所以根本不知如何開口叫人家不用花時間。結果她只告訴我「好像在西邊街」。

然後行到西邊街,就是以前在港大出入時已經熟悉的西區社區中心(舊贊育醫院)﹕
這時候我已經痛到忍不到,而且也已經過了一小時,想到社區中心一定有廁所,決定跑進去先處理了那個天灸貼,其餘之後再說。

當我搞了一輪去清除天灸貼和抹掉剩下的膏藥之後,打算行出來繼續找路,但突然看到﹕
吓﹖這裡有他們的信箱﹖

再看水板,算不算踏破鐵鞋無覓處﹖

這個叫甚麼「後座」就是旋轉梯後面的地方吧﹖(路牌也沒一個)

好像愛麗斯夢遊仙境的小門,走過去終於見到了﹕
大佬﹗怎麼你地址只寫門牌,不乾脆就寫「西區社區中心後座」﹖這樣易找得多﹗

之後經高街行去醫學博物館,途中見到茶餐廳就解決午飯好了。

---

然後在大雨中到達醫學博物館﹕
(這是雨後離開時補拍的啦)

因為平日+大雨,所以人很少。就是臨走時才有一堆小孩成團的走進來。

本來想看的是瘧疾專題展,不過從旁邊走進去,先見到的是講流感的角落﹕

然後就是講沙士的﹕

原來當年動用警方超級電腦找人物關係的結果是這樣﹕

無痛的打針方式,很想要吧﹖

看起來很先進的注射方式,因為先進得滯我淨係睇說明和影片也不清楚是怎樣做的﹕

醫學博物館因為地方小,而又由很多人和組織捐出展品,於是有時就會有點奇怪亂入的感覺,例如這裡﹕
原來早期曾經要用這些膠球來填塞肺癆病人的空洞——儘管不太明白為何要填就是了。

於是變成在瘧疾展的背後逆序看上前頭。

這個「瘧疾局」好像在市政局史中也沒見過。(市政局的前身是潔淨局)

而在另一些遺下的舊書中,是叫「防瘧局」的﹕(英文倒一樣)

現在受瘧疾影響的國家還有很多﹕

聯合國千禧發展目標(雖然官譯是「千年」,但我認為millennium譯成千年是不對的,因為你不是打算用一千年去發展)值得大家了解一下﹕

頗漂亮的畫作,正好用來作看板﹕

樓梯轉角是沙士攝影集,為何只有醫管局為犧牲的醫護人員下半旗﹖既然也補頒了英雄勳章,不值得降區旗麼﹖

醫學博物館是西醫牽頭成立的,但意外地並未因而排拒中醫。
另一個展廳就是以中醫為題。除了以中醫的器具為展品,展板以「中西醫對比」為題,說的是「脾」。不知道是否會定期更換。



這個展廳的主題是婦產科(雖然同時又有西醫書院北洋醫學院的畢業證書副本,展品始終放得有點雜)。可沒留意到,原來現在新加坡的母嬰死亡率還是比香港高,為何﹖

這隻小匙是給兔唇患者在動手術前餵食用的﹕

這位仁姐特別之處,在於她是日佔初期進入那打素醫院接受護士訓練,到戰爭末期才獲得畢業證書,一星期後日本就宣佈投降。於是她們就成為唯一一批得到日本證書的護士。

科學教育應該讓學生知道這點﹕為何人類多難產﹖多謝演化囉

科學教育也可以有情意的,不過不是那些甚麼教大熊貓當國民教育,而是告訴他們懷孕是多危險的事,併發症一大籬﹕

懷孕危險也是一種性教育,還有不同時期的胎兒情況﹕

旁邊的展廳以檢驗工作為題,其實也是這幢建築本來的主要工作。這個展示的是檢查老鼠是否有鼠疫的場境﹕
恐怖的是,原來職員是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檢查老鼠,沒聽見誰惹病算是大吉。而且不一定都是這裡見到的晚清人士,因為同場買了博物館出版的《默然捍衛—香港細菌學檢驗所百年史略》,裡面受訪的老職員(大概就是戰後的員工吧)仍然說他們檢查老鼠時是沒有防護措施的,沒人受感染是幸運。

細菌學檢驗所(後來改稱病理檢驗所)並不只是檢驗疫病和製造疫苗,雖然書中視之為衛生防護中心的前身,但其實他們負責的東西比衛生防護中心更多。書中就提及檢驗食水和牛奶,甚至在大部分醫院未有病理科前要負責檢查病人的樣本。
(檢測水質的多管發酵法)

早期藥物供應不多,西醫不像現在開藥隨時給你藥丸藥水就行。他們除了帶藥箱出診,往往還要自己製備藥物,把所需的成份藥粉混和開給病人服用。
(這個藥箱由英國醫生捐給中大醫學院,再轉贈給醫學博物館)

當時的政府手冊,詳細記載了每個醫務化驗人員的生日、薪點和增薪日期……

由於這幢建築的歷史,當初最關注這幢建築和推動成立博物館的,自然包括病理科醫生,所以這裡介紹幾位他們的老師。這位侯寶璋教授除了教書,還在報章撰文討論古人的病理問題﹕

這裡介紹如何驗瘧疾,但看完還是看不清厚血片和薄血片的分別﹕

香港政府曾經自行製造多種疫苗(天花、霍亂、狂犬病、傷寒/副傷寒、鼠疫、小兒麻痺,書中還有提過淋病和葡萄球菌),書中記載還供應到鄰近地區﹕

香港似乎也適合發展這類藏品﹕紮腳的模型和X光片﹕



當年是如何生產牛痘﹖地庫有場景﹕



如何檢查疫苗是否有效﹖原來牛痘是用雞蛋驗,注射進去後會在胚胎膜上產生痘疤﹕

地庫一角是麻醉科展品,麻醉機原來同時用多種麻醉劑,而且有彩色標示﹕
(白色﹕氧氣、黑色﹕二氧化碳、橙色﹕丙烯、藍色﹕笑氣、中間兩盅的氟烷forane)

地庫另一小房間就是中藥展廳,有介紹中藥的使用原理﹕

裡面是由藥材店捐出的藥櫃和陳設,正好用來展示不同種類的藥材﹕

「四生」分別是生半夏生川烏生南星生草烏。都是有毒性的中藥,通常要炮製過才能服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