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3月 22, 2016

瑣事

簡單幾張圖,講講這幾天。

星期五是學校放假前一日,怎料助理突然病了所以一腳踢,而且還要招呼見習的同工,所以相當忙。
《圖書館戰爭 The Last Mission》原來這天就落畫,所以不能等星期六,這晚就要約朋友去看。但臨收館前就有個學生跑進來,說被當堂要印一幅圖教功課。當年去公共圖書館應徵 助理圖書館長,就是因為回答收館也讓趕功課的人印功課而沒獲聘(官僚而言這也是很自然的,並不奇怪)。不過我就跟他說「你一個人沒盡責任,就是會牽連很多 其他人。例如我今晚約了人看戲,現在就要等你印完功課才可以走。」

話雖如此,因為這場戲較晚,所以還是趕得及的。
家騮﹕「fans請我食monkey business﹗」

戲看了,之後再寫。

------------(我是家騮食住香蕉等睇戲的分隔線)------------

星期六朝,出門聽講座,要考慮一下是否更換學校的圖書館系統。
之後找老媽看同樣快要結束的文化博物館展覽﹕祝福的印記—傳統童服裏的故事

繼發現大廈樓下貼的春聯倒反了(給管理處寫了信才去更正),連博物館也有平仄問題。這一句如果你懂平仄,就會知道「香者蘭為王,竹稱君子品」上下句應該調轉 才是(應該以收平聲的「王」殿尾)。而人家原件其實沒錯,「竹稱君子品」在右方(左耳﹖)、「香者蘭為王」在左方,是博物館自己寫說明時倒轉了。


奇怪的是,同一展區其他展品就沒搞錯。例如這個「少小須勤僉(儉),老來向(享)榮華」就是以平聲的「華」收尾。


旺仔是抄它的吧﹖XD

劉小康展覽才知道,原來青衣街市樓梯那些顏色光圈裝飾是他設計的。不過這套裝置好像沒有保養,後來逐漸壞掉了。


------------(我是青蛙笑住等捉棋的分隔線)------------

星期日又是大導棋局。

Terra Mystica,有點像 Small Worlds 但沒那麼複雜的遊戲。儘管如此,這些太多特殊規則、個個玩家都不同的遊戲還是讓我有點怕(我覺得Small worlds更恐怖),而且每次都玩得不好。畢竟就算是章癡,章則法律通常都是同時適用於所有人,沒有這樣人人規則不同……
(Konichi蛙﹕仔仔揀左同我一樣既綠色都係贏唔到呀。)

大導演本來想我拿 Ticket to ride 亞洲版去玩上次未玩的另一面,但最後大導自己去玩另一個game,結果我們還是玩組隊的這一面。

這次組隊,Hannah有張烏蘭巴托去中亞某城市的common destination card,於是我也放了一張北京去中亞另一城市的當 common card。另外兩張由上海去蘭州、由北京去香港的,較為安全(因為四人局裡東海岸都有雙線,不怕被搶),就留在手上自己解決。我們需要一起解決的,就只是由北京前往中亞的路線,這裡路線少但較長,得分會較高。
之後發現她留在手上的牌竟然分別只需要伸延至哈爾濱和加德滿都,所以只要主幹完成了之後,就十分容易解決。
原本害怕對方會搶北方的少量路線,但後來發現原來他們要連接南亞和中國中西部。雖然複線多不怕搶路,但相對也較短難搶高分。
看倌看圖就知道,紅色的我們可以用較少、較長的路線去連接所有目標城市。而黃色的對方目標城市卻分散得多。更不幸的是他們漏了城市沒連接未發現,完局時進一步拉開了差距。(自幼愛讀地圖的在下,認地圖這方面算是頗有自信,所以有信心不會走漏 :D )
(Konichi蛙﹕仔仔同Hannah姐姐組隊終於贏左啦﹗)

又,其實買這副地圖時,封面已經令人不明所以﹕
(BGG)
甚麼叫「五月的最佳獲勝」﹖﹖畫面有點共產味,難道講勞動節﹖

直到這天 Hannah 問五月是否May,我才想到原來是 May the best win 的劣譯﹗
google translate 也不是這樣譯了(其實應譯為「願最好/最佳的獲勝」),究竟這誰譯成這樣的﹖
(P.S. 這幅地圖右下角還有圖章印款式的簽名寫著「艾倫月」的,因為作者叫 Alan Moon。XD)

2 則留言:

婉兒 說...

原來the train game有亞洲版本的,我只玩過歐洲版本(而且還走錯了方向,證明我的地理知識離開了英國就不行了haha),可以買來做禮物:)

方潤 說...

剛剛說出了英國版地圖,可以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