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21, 2017

聯校圖書館管理員比賽2017

去年幫過手,好使好用今年大會自然又找在下,上星期六再去幫手。

這次結尾評語也公開講,去幫手的原因﹕一則見到學生主動搞這種活動很感動,二則看大家參賽也令人想起自己年輕時參加聯校電子電腦比賽,感覺也年輕了。

雖然上次說如果可以「偷橋」就更好,但這年圖書館和大富翁的人都流失嚴重(大家都很忙,活躍的人又都被幾個明星活動吸納了),所以人手不足之下也很難玩出甚麼來。
反而是圖書館主任協會的小學同工聽到有點興趣,所以今年有位副會長跟著去旁觀,說不定反而他們偷到橋。

又,今年新亞馬輝洪館長作代表來出任另一位裁判,他跟圖書館主任協會有不少合作,所以見到我們副會長就很多事可以談了。

---

這次的比賽地點是拔萃男書院,地點比去年香港華仁自然更方便。但也有壞處,就是他們地方太大,用作比賽場地的演講廳和圖書館距離更遠。所以需要找不少人負責帶路。而且因為男拔的圖書館出乎意料地小(已經小得跟在下那間豆腐膶館差不多,連八三的也比我們的大),所以安排上無法像上次把所有圖書館內的環節一併舉行。結果大家要在演講廳和圖書館之間跑來跑去,對於滿足「日行八千步」的健康呼籲十分有幫助(笑)。

本來有點好奇今年會否再見到那位海棠春睡副主席(又笑),可惜的是聽大會宣佈,似乎士摩妮母校有意退出,所以今年只剩下男拔、港華和聖羅撒的同學當義工。今年港華雖非主場,但唐老師照樣來撐場,照道理這些名校學生活動他應該不用帶隊的,十分難得。

今次決賽三強是聖公會林裘謀、聖貞德和聖保羅。(未上網查之前我「顧名思義」地以為聖貞德是女校來的 :P 但原來剛好相反,他們近年才招女生,所以所有來打氣的女生都是初中生。)

---

於是今年第一場先由集合的演講廳走到圖書館,作搜書比賽。


去年港華圖書館,因為用的作者碼竟是倉頡碼(的英文字),對一般學生並不熟悉,所以成績很差。男拔採用相對較普及的四角號碼,所以成績較好的學校可以找到六本,算是不錯。

但成績較差的學校,忘了是找到兩本還是三四本。不過他們找不到的原因,其實只是「大眼睇過龍」,太心急、不留心之過。有好幾次我已經看到書架上的目標書籍(評判自然有大會提供答案),同學卻是找到這個書架、但看不到書,有些書脊還是我認為相當清晰應該很易見到的。由在下中學時當組長到現在看學生,不夠細心倒是不少同學的通病。

所以我經常跟學生說,讀架雖然辛苦,但其實有好處,能訓練你專心和耐性。為了分辨誰才是真正了解知識而非硬背死記的學生,考試經常會出一些「陰人」題目,如果你不夠細心看出題目的概念問題所在,就會中招。就算考試前背了多少東西也會答錯。所以就算說得功利點,讀架訓練專注還是對你有益處的。

---

第二部分就要回到演講廳,作書籍分類比賽。好讓義工佈置圖書館下一階段比賽。

(中間後面兩位男生似乎很友愛 XD)

這部分對學生一向較難。因為除非像方某這種分類狂人,中學時就有幫老師填分類號的經驗,否則就算在圖書館當值多年,也只會看索書號排架,而未必能拿一本書說出分類號。

沒太大期望也沒特別留意誰答對多少,倒是有些書的分類我會比大會寬容一點。例如一些人物傳記他們會根據書上的預行編目(CIP),當成該人物所屬科目範疇(例如政治/工程)裡的傳記,我倒認為就算參賽者當成一般傳記(杜威分類 920)也可視為正確。

---

第三部分又回到圖書館,是書籍整理。


這部分照道理是學生最熟悉的部分,因為所有學生圖書館員都必須要排架。可是也有學校可以排錯五六本書的,這顯然是心急就不夠細心之過。

上次我的感想是﹕與其要求學生把放置的書脊朝天(但這樣不符合日常排架的做法),倒不如乾脆在比賽用的書上貼張標貼,更方便點算。這次也沒改變,下次似乎應該在裁判評語時段拿出來講講。

這次也出了個問題,某隊同學把要上架的書放在地板待上。雖然事實上我也可能會這樣做,但比賽規則有一條把書籍跌在地下或接觸地下要扣分的。雖然我覺得他們不算是損害書籍,不過馬館長認為規則不讓書籍觸地的初衷是為了要學生留心保護書籍,也是事實。所以他們最終不幸要扣點分數。

---

最後一場又回到演講廳作搶答環節。


今年士摩妮母校沒參賽,結果站在平台邊展示大字(給參賽者答四角號碼)的變成男生,倒也沒那麼尷尬。

不過幸好我在開賽前先看過題目,發現他們其中一條誤以為威爾斯不是一個country (這倒是一個華人經常搞混的問題,華文沒有State / Country / Nation不同的概念,連翻譯也沒有現成直接對應的詞語)。我簡單地把維基百科的條目開出來給他們看就行。幸好他們預備了相同數目的預備題,抽掉這題換一題就行。

另一問題是,很多時候猜分類號的題目,書名都不是大家看過的書,只聽書名很多時候很難猜到內容的。如果可以用較廣為人知的名著出題會比較好。這點在裁判評語時段提出了來,希望籌委不以為忤。

---

如果小學同工打算偷橋搞比賽,當然就不可能像中學般靠學生自己搞了(就算在中學,非名校學生也很難有那麼多主動的學生去搞),唯有老師自己辛苦一點。
還有一點就是,因為小學圖書館跟中學不同,學生負責的工作比較少,不像中學有較多項目由學生負責(雖然我的學生負責範圍還是比我當學生時少,至少他們不會負責管理影印機和印表機)。聽聞小學有很多工作都要靠家長義工,是否還可設書籍整理的比賽項目﹖(分類比賽倒還可以搞,把要求降低一點就可以,例如只需要準確到分類號的十位數。)
我倒也好奇小學同工會搞出怎樣的比賽來,再不然假如中小學之間有協作的話,也許中學的大哥哥大姐姐也可以當比賽義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