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04, 2017

回應中大學生會六四聲明

事源﹕中大本土莊聲明—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

方按﹕
其實跟上屆周豎子還是一樣的,鬧別人唔勇武抗爭行事如儀,自己上位又唔見得做過咩「勇武」既事。
某樣野往年SU都做開,其實件事本質無關左右本土之爭。總之自己唔想做了,又怕被人說懶惰,於是揮筆洋洋大曬一堆字,堆砌成冠冕堂皇的文章。先批評別人如何不濟,以為就可以先封蝕本門不讓別人批評自己。其實只是不自重沒自覺,不知自己這種小學雞舉動難看到甚麼地步
如果六四真的跟本土無關,你們不辦就不辦囉,還需要打那麼多字來自義嗎﹖
(總之年年月月日日行禮如儀咁指責左膠行禮如儀,就會有人投票畀佢地啦,你奈他何﹖)

肥醫生﹕請聯署《回應中大學生會六四聲明》
回應中大學生會六四聲明:反對無知、冷血與懶惰,維持人性底線

---

舊文重溫﹕

今日主題曲《一點燭光》

南點﹕拜山啫,犯法呀﹖又拜山啫,又犯法呀﹖
(方按﹕今年又有新招,同你講「同學情不再,拜山何時了」)

楊繼昌﹕那晚,我帶德國人去六四晚會
(方按﹕其他不盡同意,但這一段要留意最後一句﹕)
「香港人就是曾經團結到這種地步,是一場正正式式的全民運動,而香港當年不過500萬人,卻幾乎可以改寫當時全球人口第一大國,以至是全世界的命運。香港人曾經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若我們再次擁有這種力量,自是無所不能、無堅不摧,要建國,當非難事。但偏偏終日在鍵盤上剔剔搭搭聒噪,嚷著要建國的人,卻只不斷叫香港人和年輕一代,遺忘這種力量,遺忘香港的偉大。究竟誰是賣港賊?

蔡英文﹕不要讓六四成為兩岸之間永久的難言之隱。中國人民的過往的傷痛,只有對岸的執政黨有能力來化解。
(方按﹕甚麼人會叫人放下六四忘記六四﹖不是追求獨立自主的人(難道蔡英文是統派﹖),而是想放過共產黨的人,是不介意再來一場反人道暴行的人。
無論你的國家認同如何,當年就是香港人和大陸人一起追尋民主夢,但他們死了。活著的人,有責任守護記憶,反覆說這個故事,直到最後一人。)

Heather Yang
「刺激學生出來先說話的時候,有另一個好處,就是非常方便地把這個議題塑造成年輕和老人之爭,潮流和老土之爭。而在如今任何社會的政治論述中,『青年』實際上幾乎都是天然政治正確,道德制高點的。
所以你看,他們的所有語言表述都在不斷強化『年輕人』和『上一代』的衝突,即使支持傳統悼念六四的有很!多!年!輕!人!而想重新解構六四的有很!多!上!一!代!
*然而當他們想要攻擊自己反對的青年個人和團體時,又開始消除這個政治正確的影響,比如在批評文章開篇先說『年輕人的光環消失了』。光環是想給就給想拿走就拿走的,都是套路啊,朋友,都是套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