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06, 2019

2019年1月號聯合報及博物館節目表

二零一九年第一號《聯合報》已出版﹕HTML版 / PDF版
由於科學館上載通訊較遲(而且網頁沒有相關內容要逐段打字),未能及早於元旦前後出刊。 
幸而藝術館已公佈於本年11月重開,海防博物館更新工程將持續至2020年。大家可拭目以待。
新聞版﹕
1. 對外社評—如何引發下一場世界大戰 (棋王國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政治學部)
中美貿易戰看起來美國侵總統反反覆覆有如狂人,但最需要我們警惕的不是他,而是中共和習近平。 
美國總統雖有大權,但仍受國會、法院、甚至黨內派系牽制。縱使他行事乖張,但隨著民主黨重掌眾議院、政治能量亦可能因為「侵粉」未能獲得實益而逐漸平緩。他 想阻撓彈劾甚至連任的話,與民主黨作檯底政治交易恐怕比撤換特別檢察官更有用。他行事雖然危及一些憲政傳統,但不至於是脫韁野馬。而對中共強硬亦基本上符 合奧巴馬後期的兩黨共識。 
真正不受束縛的,永遠只會是獨裁者。隨著黨內多次整肅異己、在外加強打壓異見(不只少數民族,還包括循體制法律途徑維權的律師),習近平的個人權勢已非過去的胡趙、江李、胡溫體制所能比擬。 
從胡趙時鄧小平韜光養晦、江李悶聲大發財,到胡溫時期開始羽翼漸豐,已忍不住處處示威欲與美匹敵。至習則更為放肆,官員甚至說出聯合聲明早已失效的妄語。中 共官員早被獅城外交官直指霸道,橫行日久連西方列強都看在眼裡。往日和平不稱霸之類的煙幕逐漸被看穿,於是美國對中國友善政策告終,帶頭把頭號敵人由俄轉中,可謂中共自招。 
中美貿易戰下美國固然有損失,但依賴發達國家開放市場的中國更為脆弱,更因此從俄國引入非洲豬瘟。走資和六四屠城後中共統治合法性全靠經濟,現在處處自佈地雷,一旦爆發經濟崩潰,局面不可想像。 
獨裁政權常借外患轉移內政問題,以愛國大旗迫使國民「共渡時艱」。而政權向以民族主義煽動人民,最後高層明知無法維持卻被迫開戰亦在所多有。最近者即為日本軍國主義,恰好與中國現狀相似。內外交迫之下,習近平會否為保權位觸發戰爭,才是最值得擔心的事。
副刊版﹕
1. 棋藝天地—卡卡城的擴充版(1) (方潤)
本人曾於2010年第四號簡介過﹕ 
「(卡卡城Carcassonne) 遊戲名稱來自法國古城……遊戲由玩者逐個揭開印有城市、田地、道路、修道院等圖案的卡片,然後放到桌上已有、可以連接的卡片旁邊。玩者亦可以選擇把迷你人偶放在這些卡片之上,贏取分數。所有卡片用完則完局。 
……把城牆圍封、完成道路、修道院八方完全被卡片圍繞,為之完成,可以得到較多分數。未完成的就只有待完局才得到較少分數,放在田地上的人偶還可以得到額外的有限分數。試玩感覺不錯。只是田地計分略為複雜。」 
玩了多年、甚至在學校教學生玩之後,感想大致相同。補充一點就是同一城市、道路、田地的相連卡片,不能再放人偶,但如果在不相連的卡片放人偶之後再連接一起 (黐分數)則不在此限。如果各方在同一城市、道路、田地的人偶數目相同,大家都獲得相同分數,但如果一方較多,則勝者全取。所以大家互「黐」之下就很刺激,田地因為地形複雜更考玩家心水清。 
當然只是舊文就不值得重貼,現在可以再簡介一些擴充版給有經驗玩家,可增加變化和趣味。 
最簡單的是兩個河流擴充版(River I / II)。玩家在使用原有卡片前,先用這套卡片在桌上增設一條河流,更加變數。但要留意河流頭尾都沒把地形切割,結果往往令河流附近的田地都連成一大塊。 
另 一款是國王與斥侯(King & Scout),除了五張特別地形卡片外,還有兩張牌﹕國王牌給完成最大城市的人,完局時每個完成城市加一分﹔強盜牌則為「大路之王」完成最長道路的人,完 局時每條完成道路加一分。另有幾張是Hunter & Gatherers專用的,不贅。 
還有邪教與圍城(Cult, Siege & Creativity),邪教聖壇和修道院並置(都有人偶佔用)就要競先完成,先完成者得分,同時令未完成者不能得分。圍城則令城市完成後分數減半(未完 成零分),卻令田地得分加倍(6分)。如果旁邊有修道院的話,玩家可取回城市裡的人偶。另外還附有兩塊空白卡給玩家自創地形。 
卡卡城伯爵 (the Count of Carcassonne)則在開局前先以十二塊卡砌出大城,裡面的城堡、鐵匠工場、大教堂和市場,分別對應城市、道路、修道院和田地。每當玩家令對手得分 而自己沒得分時,就可選擇把一個人偶放在大城裡其中一處。日後當其他地方要計分時,玩家就可將相應區域的人偶拿出來「助威」令己方有足夠人偶與他人抗衡。 
玩家在大城放人偶時,同時可移動大城裡的「伯爵」大人偶到大城內其他區域。伯爵所在區域的人偶一概不得移出,等同凍結了。 
下期繼續介紹一些較複雜的擴充。
知識版﹕
1. 節目預告
2. 雋語錄
「我要重申,台灣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絕大多數台灣民意也堅決反對『一國兩制』,而這也是『台灣共識』。」 
「在這種情況下,我期待台灣所有政黨,都應該清楚說出『我們拒絕一國兩制』,說出人民的心聲。不要打折,也不要再講『九二共識』,因為這個名詞已經被北京定義為『一國兩制』,不再有模糊的空間。」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
回應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講話
3. 科學啟示錄—不負責任招來的反科學浪潮 (棋王國科學普及協會)
這些年熱愛科學者最關心的,莫過於越演越熾的反科學浪潮,連多年前部分宗教人士的反演化論運動相比起來,都猶如茶杯裡的小風波。
2018年大家本來最關心的還是反疫苗家長導致傳染病重臨,還有在福島大海嘯核災後如何在反核潮和溫化懷疑論下降低碳排放。怎料年尾就爆出大陸學者賀建奎私自製造基因剪輯嬰兒的大炸彈。 
CRISPR 剪輯技術是近年基因研究的大熱工具,源於細菌為了防止病毒入侵而產生的回文重複序列,可以辨認特定的基因序列並插入破壞之。因為它只透過影響生物已有的基 因影響表現,並不像傳統基因改造技術般引入新基因,所以被視為生態和道德爭議較少的技術,科學界期望以CRISPR技術改造生物比傳統基因改造生物惹來反對更少、更易推出市面。 
可是剪輯嬰兒誕生,良好的期望恐怕要落空了。CRISPR技術並非完全成熟,應用在人類身上亦非沒有隱憂。如果在 成人體細胞上應用,成敗還只是個人問題,生殖細胞轉變卻會禍延子孫。先前亦已有大陸胚胎細胞研究因為倫理問題而被頂尖期刊拒絕刊登。只是這次賀氏直接把生米煮成熟飯,令大家還在想像中的倫理問題突然殺到眉睫。 
除了CRISPR技術本身的隱憂,更大的問題是賀建奎以「預防愛滋」為由去舞弄胎兒基因,本身就不成立。專家指斥不必要(因為已有方法避免母嬰傳染),而且舞弄的基因亦與國人流行的愛滋病毒關係不大。換言之只是他玩技術、嘗新事、搏出位的藉口。 
把這幾件事放在一起看,更能看出科學界在面臨反科學浪潮下,實在有更重大的責任。 
在publish or perish體制下,科學家當然有很大壓力要製造矚目成果。殷鑑在前,造假成名一時終有穿幫一日。而欠缺責任感的行徑,除了令自己專業生涯完蛋,更會累及整個科學界。 
部 分右翼抱著政治或宗教理由反科學,部分左翼反科學,卻往往是出於對社會體利的不信任。例如疫苗來自跨國大藥廠、核電隨時涉及「官商鄉黑」勾結(日本記者鈴 木智彥在《黑道與核電》揭示了黑道代招福島核電廠合約工,無視員工職業安全)、基因改造眾矢之的就是孟山都。這些都是由政府或巨企「大黑箱」操作一般人很 難了解的技術,很易出現不負責任的操作、出賣民眾利益而難以監察和發現。 
當然陰謀論和偽科學並不可取,但左翼對體制憂慮是合理的。如果我們想民眾安心接受科學成果,不擁抱反科學之浪的話,推動體制改革和開放,令民眾容易參與和監察,減少學者和業者不負責任的誘因和機會,跟科學知識的普及同等重要。
---

今季wishlist﹕
展覽﹕
文化博物館﹕伶影雙輝—吳君麗舞台藝術剪影 (至25/2)
文物探知館﹕穿越紫禁城—建築營造 (11/1至7/4)
文化博物館﹕合.陶—當代陶瓷藝術展 (至15/4)

講座﹕
科學館﹕香港授時服務古與今 (2/3)
歷史博物館﹕細看紫禁之巔 (16/3)
歷史博物館﹕新老粵語的時間層次 (31/3)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