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02, 2019

北歐女孩的日本文化衝擊


歐莎.葉克斯托姆(Åsa Ekström)作,
北歐女孩日本生活好吃驚陳盈垂譯,台北﹕台灣角川,2015
北歐女孩日本生活好吃驚(2),一杞譯,台北﹕台灣角川,2016
北歐女孩日本生活好吃驚(3)》,一杞譯,台北﹕台灣角川,2017
北歐女孩日本生活好吃驚(4)》,一杞譯,台北﹕台灣角川,2018
北歐女孩日本旅遊好吃驚》,一杞譯,台北﹕台灣角川,2016

文化衝突從來都是有趣的主題。
瑞典這個離日本那麼遠的國家,買本漫畫都難,被《美少女戰士》拉下水的御宅族女孩該如何生存﹖

這位瑞典女孩就追漫畫夢追到東京去了。對御宅族來說,日本有如天堂。只是正所謂「對岸的草比較綠」,從遠旁觀和生活其中始終不同。雖然日本生活帶給她很多煩惱和不解,但亦幸而她能在生活中每天發現驚喜,並陸續在博客推特上與人分享。

很多時候我們都對生活慣以為常,到了遇上文化衝擊才會發現其實也很不尋常。例如作者就發現她的日本朋友認為露出胸罩邊很不妥當、穿短裙踩單車也是「明益阿叔」之舉,但穿超短裙走光卻不當一回事。怎料與瑞典朋友重逢,才發覺原來瑞典人對裸體的看法也是十分奇怪,男人不介意女伴的裸體被人看了,女人在故鄉感到害羞去到日本卻不怕了。

另一個令作者驚訝的是日本人以眼鏡為萌點,因為瑞典人覺得戴眼鏡很老土。
但其實日本人也往往把戴眼鏡視為老土,如果在網上搜尋「地味女」或「地味子」,常見的模樣就是眼鏡娘,這點跟眼鏡娘變成一個萌點似乎並行不悖。
(當然在眼鏡控的在下眼中根本沒甚麼老土的)

對於到日本的外國人,旅遊時會覺得「日本人很有禮貌」(像書中提及,因為日本人習慣模糊對答、委婉拒絕,而讓外國人難以掌握Yes or No,以為「日本人很友善不會拒絕」,甚至不知道對方在拒絕而變成厚面皮霸王硬上弓),但要住下來往往會發現日本禮儀非常繁瑣,而且集體主義的社會壓力很大,日文敬語也很難掌握。
不過和我們不同的是,同樣身處漢字文化圈的我們往往把日文漢字當中文讀(雖然很易誤解但正確的話就可快速理解),來自拼音文字世界的作者卻覺得漢字很難認,以致買飯糰也變成賭博。相比百年前,現在的日本已經把極多西方詞彙直接化為片假名詞語(看《恐怖醫學》就可以發現他們連clear、quiz都當成日文去讀),但作者見到成分表的「乳酸」有「牛乳」的「乳」字,就搞不清那是不是素食。

《日本生活好吃驚》的第三集就是作者受邀和記者一起體驗日本不同的生活環節,甚至包括在街頭露宿﹔第四集延續這個主題,也提及一些瑞典本國的特色。

另外一本《日本旅遊好吃驚》就是作者受邀離開東京,到日本各地旅行的見聞和經歷。除了為異邦而驚訝,還往往可能對自己的故鄉有另一番認識。例如作者到日本鄉間發現農家讓人自助購菜,十分興奮,還告訴朋友瑞典一定做不到。怎料回國跟媽媽談起,才知道原來瑞典鄉間一樣如此。就像作者自我反省對祖國不夠信任,這固然是因為日本治安的確比不少先進國家好。但這其實也是都市人的偏見,城市人多互不熟悉,自然不如鄉下人那麼互相信任。

作者的老師認為描述「日本人無法聊的事情」是外來人的優勢,卻也有外國朋友認為既然想融入日本,要出賣「外國人才能寫的題材」就像「一個日本人因為仰慕哈利波特遠赴英國去寫作,卻被要求寫武士和忍者」一樣沒趣。這樣說也有道理,但東方人要在英國寫魔法故事和西方人想在日本寫武士忍者大概一樣難,而作者就靠突出「文化衝擊」而成功出道,讓日本人認識到她的作品了。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