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04, 2019

炒冷飯系列﹕人文動物園童話之雞場篇

(「人文動物園童話」這個標題是挪自李天命一篇嘲諷學院哲學的文章。
這篇文其實是源自幾年前在社交網站張貼的短句,補充前文後語,再當新文貼。)

--------------------------------------------

雞肉是人類的主要肉食。

古時人們都是家裡養雞,但隨著社會工業化,人類對雞肉的要求越來越高。一般人很難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和時間在家裡養雞,再加上雞糞污染和禽流感問題,各國政府大多立法強制各家雞主把雞隻送到雞場集中飼養。直到雞隻長成後,屠宰交還雞主出售或食用。

為了確保市場上的雞肉質素,各國政府都成立了「雞育部」統籌養雞事業,以培養世上最優質、最有市場競爭力的肉雞為目標。
(唯一不同的是北歐有個雪國,並不強調市場競爭,但雞肉一樣很優質。旁邊同樣下雪的國家甚至認為只是「冰鮮雞」而已,但想學又學不到,令其他國家均感驚訝。)

香城同樣有個「雞育局」主管養雞。跟其他國家主要由官方自設統一雞場不同,香城政府一向「縮骨」,為了避免承擔龐大的公務員福利,遂將養雞事業大量外判給不同團體負責,稱「津貼雞場」。

由於「香城地小人多」(如何切句任君選擇),幾十年來,香城無論官立雞場或津貼雞場,都是在擠迫環境經營。而且政府的養雞撥款十分緊張,撥給雞場的津貼,平均每隻雞所獲的撥款大概只夠製作齋鹵味的蔗渣價錢,然後雞場各出奇謀用蔗渣價錢養出有燒鵝味道的雞。

可是,雞肉局認為眾多雞場其實只是製造雪藏雞,煮不出海南雞飯所需的新鮮好味。於是雞育局宣佈,所有雞場都要參與「全部都係雞系統評估」。由雞育局派督察調查哪間雞場出品的海南雞最多汁、肉地最有彈性。結果聲稱不公開,但雞場為爭生意往往會向雞主和報刊雜誌的「食雞秘笈版」記者私下透露。

由於香城的雞口數量早已下跌,而雞育局為了「節約公帑」不想維持那麼多雞場,要求雞場繼續招收最多的雞、把雞場擠滿才算數。招收雞隻不足的雞場,就是劣質雞場(哪管小雞多點地方跑,據聞走地雞口感比較彈牙),需要取締不得營業。

在這種情況下,各雞場經理聞訊大驚。如果督察評估認為雞肉不夠別家彈牙多汁,就要關門大吉,全體員工都要失業。為了保住飯碗,於是無所不用其極催谷雞隻,甚至灌水。

然後有雞主投訴,他放養的雞被操練太多,而且還要食藥打針。
當然,除了「津貼雞場」,其實雞育局亦有發牌予「直接資助雞場」。「直資雞場」可以自由選擇飼養方式,有機走地雞也可以,只是額外的錢要由雞主自己支付。雖然說雞場要設「獎勵金」給貧窮家庭放雞,但這些「直資雞場」的雞主通常非富則貴,豪門難攀之下自然沒甚麼窮家敢把雞放到這些雞場中。大部分雞主都只能接受「津貼雞場」的灌水式催谷。

雞口數量越少、競爭就越大,於是灌水打針之事越來越嚴重,甚至有些小雞不堪折磨而死。最終雞主群起抗議,雞育局發現眾怒難犯,宣佈「全部都係雞系統評估」改名「雞本能力評估」。雪藏雞只要衛生狀況良好亦可及格,不再要求雞肉彈牙多汁才能收貨。

眼見養雞業界對政府毫無信心,新當選政府首長的黃鼠狼2.0公開呼籲狼1.0暫停評估,先讓牠坐穩位置再說,但被1.0拒絕。既然1.0已經「升任」全國狼協副主席,當然不用再理會你。

(順帶一提﹕這隻狼1.0在任期間還推動「愛狼教育」,強制雞場教導雞隻愛上豺狼,引起小雞絕食抗議。最終在雞主和雞場員工聯合抗議下才撤回強制命令,不在話下。)

再之後黃鼠狼2.0想到妙招。雞肉局宣佈改為抽樣評估,不用逐隻雞秤,但「對質素有要求的」雞場負責人仍可以要求逐隻評估。於是雞場負責人為了「操fit」雞仔繼續食藥打針當然不關黃鼠狼2.0的事啦,雞主不喜歡灌水就過主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