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07, 2019

2019年10月號聯合報及博物館節目表﹕對外社評

二零一九年第四號《聯合報》已出版﹕HTML版 / PDF版
中共一如眾料決不讓步,而市民亦把廿年忍受的怒火一夕爆發,以致抗爭越趨激烈。被嘲為「務求民變」的高層終於成功,問題是香港的黑暗時代要持續多少﹖祈望世界各國終能看清,中共不僅對香港台灣,也是對全球民主自由的威脅。
新聞版﹕
1. 對外社評—拒絕制度暴力才能制止街頭暴力 (棋王國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政治學部)
上一期我們提到﹕破壞法治的保皇黨和支持者,沒資格指責別人犯法。只有重建法治、讓市民感受到公義可以彰顯,才可以帶來和平。此非在野議員可為,只有政府和它背後的中共可以做到。 
隨著局勢膠著、警察濫暴和逃避責任日趨嚴重,示威者當中出現的暴力亦日益升級。因為警方選擇性執法,甚至出現「反政府示威者被政府支持者毆打,制服對方報警後反而被拘捕」的荒謬事件後,示威者逐漸養成「私了」習慣。就算示威者自認為目標明確,但仍不免波及無辜,例如前幾天破壞台資銀行和港台記者被汽油彈所傷,令人握腕。 
於是又有一批人出來譴責示威者暴力。危險的抗爭手段固應盡量避免,我們亦極不欲見到暴力場面,但必須指出問題並非譴責和鎮壓就能解決。 
香港過去幾十年「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共識,其實是英國管治形成的社會契約。港英政府汲取六七暴動的教訓,重視吸收民意、在不滿醞釀之時及早解決。善治養成了港人和理非爭取的慣性。 
可是九七後這套慣性逐漸失效。中聯辦和特區政府自恃有槍桿子撐腰,目無民意、有權用盡,把港英時期備而不用的惡法都搬出來。而且當市民用法律途徑和民主機制挑戰政府時,還屢次以人大釋法等不同形式大搬龍門,致使和理非的抗爭模式完全失效。 
原本反對陣營裡佔主流的和理非,因為自己的失敗,已經再無能力阻止激進派把武力升級。再加上警隊和親政府的黑勢力多次濫用暴力對付非暴力示威者而不受追究,和理非甚至喪失阻止意願,漸漸接受「私了」。連和理非都接受私了,是因為他們見到透過建制途徑尋求公義的可能性已極為渺茫。正如我們上次指出,政府自己破壞法治,市民自然也就不再旨望靠法律解決問題,於是轉為「用自己的方法」解決。 
有個很知名的比喻﹕有個人每天把飛機上的一粒螺絲拆下來,說拆一粒螺絲不影響飛行安全。但終有一天,拆下的螺絲數目會多到令飛機失事。 
香港就是這隻飛機。多年來政府和保皇黨不斷逐粒螺絲拆下來賣錢,發覺有問題的泛民和理非不斷警告會出事、反對拆螺絲,都無法阻止。其他人甚至認為他們在危言聳聽「搞搞震」,阻礙大家賺錢。螺絲拆了十幾廿年,終於現在飛機在空中開始解體了,他們就震驚憤怒,並質問泛民和理非為何不阻止墜機﹖我們應該反問的是,為何當初你們不幫手阻止政府和保皇黨拆螺絲﹖ 
如果回到六月中,全民迫使政府接受五大訴求,甚至只是撤回草案和獨立調查警暴,事件早已平息。對政府倒行逆施不發一言,現在卻來譴責示威暴力,也不過是助紂為虐、於事無補。政府借助警察濫暴、黑幫和藍絲施襲、甚至動用緊急法,也不過是進一步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主動「攬炒」而已。 
濫用退燒藥、抗生素,無視真正病源,不會把病治好。中共無視自己的惡政、還日益變本加厲,人民尋求外國勢力支援,甚至寧願玉石俱焚,又能怪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