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2, 2014

甲午戰後:租借新界及威海衛


這天未去探比卡超BB兼喝薑醋之前,約了師妹去歷史博物館看展覽。
(再之前去了玩具反斗城找東西,可惜雖然找到禮物給BB,但買膠造的攪珠機玩bingo實在不行,倒不如用抽的算了。)

舊照片展是最後一天,也不准拍照,不過也沒甚麼想拍的。
有幅西人制服照,說明指可能是軍人或警察。不過看他們有皇冠加兩支槍的臂章,我想警察不會用這樣的圖案吧﹖這兩人應是軍人。
(另外有段說明英文明明是「筲簊灣東大街」,中文卻沒了個「東」字,但沒圖沒真相。)

「甲午戰後」的展覽其實主角是駱克,雖然展覽主題沒指明是駱克有點此地無銀,不過至少比那本大陸人主導的新界租借史那麼偏頗。

某參觀者「老點」在下不准拍照,事實是這個展覽可以拍照但不准用閃光燈。可以理解,不過某些信函因此拍不清楚。這裡貼幾張,純屬個人特別興趣的部分。

維多利亞女皇去世後,愛德華七世登基的港督告示,中文師爺寫得十分有趣﹕

(方某嘗試抄下來,標點由在下加上。前面加了底線因為系統顯示不到抬頭空格)

  欽命總督香港等處地方提督軍務兼二等水師提督軍門佩帶頭等景星  為
  登極大典布告中外事照得我
 大行皇帝維多利亞御宇六十有四年荷天綏祜(祐?)享世尊榮功德巍峨曆數悠久不謂宵盰
   焦勞謝棄臣庶遽蒙
全能上帝仁慈寵召一旦
 升遐所遺神器按例應屬勢位崇隆之
  皇太子雅理弼義華纘承大統寶位誕膺本部堂會同 陸路提督 水師副提督
   安立間會會督 按察使司 水師總兵官 輔政使司 議政局議員 副按察使
   司 定例局議員 太平紳長同心一意異口齊聲證明當代之勢位崇隆
  皇太子雅理弼義華今因福樂尊榮兼備之
 大行皇帝賓天按例應即皇帝位為我君我主稱號曰義華第七是為大比利敦阿爾蘭
   統之大皇帝是為保護正教之首領是為印度之大皇帝兼撫有香港全島及屬地者
   於戲際茲
 新君踐祚之初本部堂及官紳士庶等理應矢願恆以恭順自承竭愛盡忠罔敢或怠更籲
   
皇皇上帝錫之以遐齡賚之以景福俾得治理我家邦臨馭我士庶共蒙康樂之庥蓋深信宇
   內帝皇無論為乾之剛為坤之貞凡得登大寶者莫不重賴
上天之主所默祐也為此合行出示布告闔港居民人等咸使得知一體遵依切切特示
   一千九百零一年正月二十九日示

這幅是駱克對新安縣佈防的報告﹕


由北至南、由西至東分別為﹕
東莞縣、歸善縣
福永(福永分司)
新安縣正堂右堂儒學正堂副堂、提標左營遊府守府、存城
深圳(深圳)
大鵬左堂(左堂守府、左營存城)
大鵬城(長洲汛、大澳汛、榕樹頭汛、蒲台汛、坑口汛、塔門汛、糧船灣汛、青衣汛、鹽田汛、吉澳汛)
元朗(元朗汛)
深水埔(深水埔汛)
九龍(九龍分司、大鵬協鎮、協標左營中軍都府、左營存城千總、右營存城千總、九龍炮台把總)
東涌(大鵬右營守府、右營存城)

正如以往讀魯金(即梁濤)《九龍城寨史話》所言,自從割讓香港島後,原駐大鵬協的官員和部隊有不少都已調到九龍前線。但以這幅圖的配置,新界島嶼由水師巡邏的各汛似乎仍是由大鵬城管轄,可能是因為不方便把船隻放在九龍直接面對英國炮台戰船的威脅之故。

還有九龍寨城巡檢交給英政府的人員報告﹕



 茲將九龍寨城官兵數目開列送

  計開
 協鎮一員
 中軍都司一員
 左營存城千總一員
 幫辦存城額外一員
 左營管帶練兵官(正副)二員
 左營管帶仁勇哨官(正副)二員
 左營駐寨步守兵丁一百六十名(各衙門書差在內)
 左營駐寨步守練兵一百名
 右營存城把總一員
 幫辦存城外委一員
 右營管帶練兵官(正副)二員
 右營管帶仁勇哨官(正副)二員
 右營駐寨步守兵丁柒十名
 右營駐寨步守練兵一百名
 (左右)營駐寨仁勇一百名
 住戶共伍拾戶男婦約共貳百餘丁口
 柒月                     日清單

這就是上面提及那本大陸人主編的新界租借史中,提及的卜力告示。



欽命總督香港等處地方提督軍務兼二等水師提督軍門佩帶頭等寶星卜為
  剴切曉諭事﹕照得新安縣屬等處地方,勘定東西南
  北四至界限開列於下,乃我
大英國大皇帝承
大清國大皇帝諭旨,准行批為香港展拓界址。去年十一
  月,本部堂躬膺
寵命來督香江兼轄茲土。現擇於西曆四月十七日,即中
  曆三月初八日,在界內一帶地方換樹
大英旗號。乃欲各安疆界,和好長敦。屆期本部堂飭屬臨
  蒞此間,恐爾居民人等未及周知,頓開疑竇,或被匪
  徒造謠煽惑,釀成禍端。小民無知,必至一倡百和。合
  亟先行剴切曉諭。為此示諭新安縣屬界內等處各
  色居民人等知悉。自示之後,爾等照常安居樂業,守
  分營土,慎毋造言生事,煽動人心。須知新安縣屬等
  處一帶地方,係
大英國大皇帝向
大清國大皇帝批為展拓界址之地。將來通商互市,共享
  承平。凡確屬爾等自置田產,仍歸爾等自行管業。如
  爾等善美風俗利於民者,悉仍照舊,毋庸更改。蓋凡
  守內屬於
 大英國土地之人民,我
皇上皆一視同仁,務使各享昌熾康樂之福。本部堂仰體
皇上德意,自應致力以增高爾等之地位,方為盡職。故先
  擬遴選爾鄉中耆老為素日眾望所歸者,以佐辦地
  方事務。又妥立除暴安良之法,保護爾等鄉閭,使得
  太平安靖,各遂其生。本部堂深信爾等具有天良,自
  能安分守法。須知
 國家立法,本為益民起見。如有自外生成作奸犯科者,
  定必按律懲治,決不姑寬。今與爾居民人等約,凡有
  田產、屋宇之業主,須將契券呈出,速行註冊,以便查
  核誰是真實業主,無得蒙混。倘
 國家需用公地,可按照價值給回爾等。須知凡屬
 大英國子民,確可保無受苛虐情事。倘有冤仰,遽情呈
  遞。凡官斯土者,無不樂為伸理也。本部堂言出法隨,
  毋枉毋縱,各宜凜遵毋違。切切特示。

   計開展拓界址及大小各海島﹕

 一北界以東經線一百一十四度三十分過大鵬灣潮
  水漲界之處起,沿漲潮水線,直至沙頭角西為止。由
  沙頭角西,繞沙頭角北,以小路為界。由沙頭角至逕
  口,以小河中為界。由逕口至逕肚,以山道為界。後由
  逕肚之西約一里處起,至深圳河口止,以深圳河北
  岸為界。由深圳河沿海,以至東經線一百一十三度
  五十二分過後海潮水漲界為止。

 一東界以東經線一百一十四度三十分。

 一西界以東經線一百一十三度五十二分。

 一南界以北緯線二十二度九分。

 一所有大鵬灣及後海水道俱歸大英管屬。

 龍鼓  筲洲  上帽洲 下帽洲 赤鱲角 大嶼山
 枕箱洲 疎哥  長洲  石鼓洲 茶果洲 平洲
 尼姑洲 校椅洲 馬洲  青衣  箔寮  蒲台
 潞洲  青洲  佛堂洲 牛頭洲 吊鐘  白蠟
 塩田子 橋嘴  滘西  塔門  赤洲  白潭洲
 黃泥洲 霜洲  吉澳  坪洲

大英一千八百九十九年四月初九日示

(照片中的原文沒句讀,按書中文字版的標點加上。抬頭分段則照原文。)

這幅新界地圖,劃界顯得不太準確,后海灣有部分的蛇口竟劃為英界,不符事實﹕

不過我覺得有趣的是地名,這幅地圖的地名英譯與後來用的都不同。油麻地(Yau Ma Ti)倒還差不多,九龍是 Kau-Lung,青衣竟是 Chung-hue……

這張沒拍下來,借博物館的圖。不過看這些舊式日文其實也頗有趣的——因為我們就算不懂日文也大致看得明白﹕

(日本感謝駱克協助北里柴三郎等人調查香港鼠疫之信,信中指另附花瓶一對,但展覽沒提及這兩個花瓶是甚麼樣子。)

本年五月香港ニ於テ發生流行セル黑疫ノ病原檢索豫防治療ノ方法調查ノ為メ日本政府ハ中央衛生會委員內務技師勳三等醫學博士北里柴三郎及中央衛生會委員醫科大學教授正六位勳四等醫學博士青山胤通ヲ派遣セル處貴下ノ懇切ナ(?)ル待遇ト幇助トニ依リ病源發見豫防及病理調查上ノ便宜ヲ得タリ依テ內務大臣ハ茲ニ花瓶一對ヲ贈呈シテ聊其謝意ヲ表スヘキコトヲ以テセリ

右內務大臣ノ命ニ依リ謹テ謝辞申述候敬具

明治二十七年九月廿五日

內務省衞生局長高田善一

香港殖民地書記官
ジユー.エイチ.ステワルト.ロツカート貴下

2 則留言:

beanchung 說...

不難想像舊時人們把「地」讀作「di」,正如「小弟弟」也可讀作「小 di di」。

參考IPA的話(只是參考),「Kau-Lung」發音算幾準確。

至於「Chung-hue」,在Google上找到:
http://www.geographic.org/geographic_names/name.php?uni=-1948087&fid=2266&c=hong_kong
而且資料來源是美軍……

英文維基百科的說法,似乎「Chung-hue」對應古稱「春花」。

台灣閩南語裏「花」真的唸「hue」。其他語言就懶得查了。
http://twblg.dict.edu.tw/holodict_new/result.jsp?source=1&in_idx=13ue1&radiobutton=1&limit=20&sample=%E8%8A%B1&querytarget=2

方潤 說...

謝謝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