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23, 2014

司書伽利略1.2

(承上集) Madam心想,他們吹了那麼久,終於肯入正題了……為免有人反悔,立即就開足全力開始講案情……

Madam﹕「今次我地想請湯sir幫手查呢單意外致死案。死者林地,78歲,住o係葵涌一間老人院……」

湯sir﹕「乜原來真係全香港既案都關西九龍重案組事﹖我仲以為係電視台亂作的﹗」

Madam沒料到對方突然有此一問,一下愕然。曹sir立即插口道﹕

「本來新界南既案係唔關我地西九事,只係呢個人之前住o係油麻地,有『社團』背景,廿年前曾經畀我地同事拉過坐左十五年監,出獄之後先住入老人院。而咁岩新界南既伙記又覺得有古怪,所以先pass個file過黎畀我地查下。」

湯sir﹕「但廿年前既社團大佬,出獄都過晒氣啦,唔通佢o係老人院仲咁精神指揮出面班手足做野,搞到有人要精心佈局成意外殺佢咩﹖」

大概沒留意到湯sir只是自言自語,Madam很快補充道﹕「呢單案奇怪在就是機械人殺死佢的。」

湯sir這一刻轉頭望過來,雙眼放光。Madam雖是美女但不太慣這種宅男眼光(畢竟人家似乎對「機械人殺人」五個字的興趣多於對她),曹sir又插口﹕

「我諗你都有留意,近年老人院話人口老化人手不足,所以引入左機械人助手。」

湯sir﹕「啊,係呀。想請便宜人手冇乜人肯做,想引入外勞又畀人反對嘛。唔用機械人仲有咩好用丫。但係依家D機械人應該未叻到識得諗自己畀人剝削,憤而殺人掛﹖」湯sir說完歪嘴一笑。

曹sir聽到這段十分科幻小說橋段的戲言,不禁反問這位喜歡討論科幻意念的老同學﹕「唔通你想講機械人三大定律﹖」

湯sir﹕「冇關係。依家D機械人未聰明到呢個地步,暫時都淨係聽人指使行事,仲未去到有道德迴路既水平。同美軍用黎殺恐怖份子既隱形自動飛機本質上冇乜分別,只係程式再複雜一點。雖然如果佢地有咁叻既話你地可能仲驚……」

為免湯sir講講下變左科幻講座,曹sir立即向Madam使眼色著她繼續說。

Madam﹕「案發係o係上星期一下午,當時正係由機械人幫老人換衫既時間,因為林地早已因為中風半身不逐,所以需要機械人協助換衫。當時男性床區 突然傳出呼救聲,姑娘趕到時發現其中一部機械人握住死者既頸部。姑娘突然被嚇到也不懂得反應,只是對著機械人亂拍一通。跟住高級D既姑娘走黎按動機械人背 後既緊急掣先鬆番開,但之後再急救個人已經救唔返。」

湯sir突然擺出政府機電工程署廣告的口吻﹕
「發覺電器唔妥,應該搵有經驗既技師,唔係搵我。」

見時間不多,Madam已經很厭倦這兩個活寶不停在耍帥插題外話﹕「如果只係電器問題我地就唔會黎打擾你。原廠派人檢查過果部機械人,結果冇發現機器或者電力裝置有問題,同時亦都檢查過電腦軟件,冇發現漏洞。」

湯sir很明顯沒發現Madam開始煩躁,所以繼續說﹕「但電腦程式這回事本來就充滿漏洞,分別只是發現了和沒發現而已。老實講電腦程式非我所長,就算有我都睇唔出的。」

那即是想推掉嗎﹖還是介意我沒帶蛋撻上門嗎﹖曹sir倒知道Madam煩躁所以不問了。

湯sir繼續說﹕「不過聽落幾有趣,我有興趣想睇下部機械人。反正星期五放假,帶我去現場睇下啦。你畀低機械人D資料我望下先。」

Madam心想案發現場怎麼會讓其他人參觀呢﹖不過曹sir向她點了一下頭,似乎這份差事她跑不掉了。

Madam絕望下問了句﹕「我知星期五係情人節,但點解會有假放的﹖」

湯sir﹕「星期五情人節這條街三間學校一齊放假的啦﹗」

曹sir忍不住插口﹕「三間一齊﹖」

湯sir﹕「係呀,隔離間『週末有約會真快樂中學』同街頭間『中環標尾會黎民偉書院』都係同一宗教架嘛。」

Madam﹕「情人節放假﹖咩教黎架﹖﹗」

湯sir無奈道﹕「週末有約、標尾會,聽個名你都知道,係『婚姻這種邪教』啦。」

Madam瞠目結舌﹕「邊個係黎民偉﹖」

湯sir﹕「香港電影之父呀,可能紀念有佢拍拖先有戲睇掛﹖睇妳個樣梗係死死團辦學既地方讀書勒。」

Madam發覺自己被看穿了,因為自己的確是出身於連穿著校服行商場都被禁止,被謔稱為「師姑庵」的某間女校。正當Madam臉部開始發紅的時候,幸而放學鐘聲響起,替她解了圍。

2 則留言:

beanchung 說...

期待下集。

……

有下集嗎?

方潤 說...

念頭有點,但不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