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14, 2014

參觀東華三院吳祥川紀念中學圖書館

這次參觀青衣的友校,應該很舒服吧﹖才不是﹗
因為在工作日,午飯時間就要立即跑出來。坐地鐵回到青衣已經很晚,在老麥買個包後就要坐的士趕路,一坐上的士﹕

方﹕「唔該去吳祥川。」
司機﹕「乜野村話﹖」
方﹕「東華三院吳祥川中學。」
司機﹕「邊度黎架﹖」
方﹕「大王下村。」
司機﹕「講清楚丫嘛,你估你好出名咩﹖」

提及這段對話,不是要踩友校不出名,而是在下覺得青衣就只有那幾間中學,一個在青衣搵食的司機,連一間中學都不知在哪裡會不會過分了一點﹖(如果我在觀塘上車,突然爆一間青衣的學校名,司機不知道倒沒那麼出奇。)

事後同工說這個人可能見距離太近(不跳錶的),想找藉口拒載。在下不用陰謀論猜度啦,因為他途中倒沒有像老媽遇上的司機般破口大罵或單單打打(他全程只接了個電話)。而且就算他不知道在哪裡,我又不知道大王下村,他也應該問的士台的,不知地址根本不是拒載的藉口。

身為工作人員應該早一點到的,不過我還是在開始前才剛剛趕到。

---

整個圖書館工作和活動,以至整間學校的核心,其實都是提升英語能力。這個政策是幾年前由一位曾任外評隊長的新校長帶來。
九七後政府力推母語教學政策,當時連八三都變成中文中學,後來找到機會才變回英文中學,而且是全青衣唯一一間英文中學。當然其實八三學生的英文水平也不見 得很高,因為成績最好、英文最好的學生,幾乎都已經去了島外的名校升讀,根本不留在島內。所以留在島內升學,又有足夠英文能力的學生還有多少﹖之所以只有 八三還是英中,並不是有人壟斷,只是因為留下又可以用英文學習的學生太少。
這樣的政策的確可以提升學生的英語能力,但其他科目的學習會否被犧牲了﹖很難說,對於那些英文能力不足的學生,用英文學習和考試其實會犧牲了他們的科目成績。
無論如何,整個學校就是繞著「英文」轉,所以圖書館也是。

為了應付東華三院所有屬校都要參與的「好人好事」網站(要求頗高,高中學生要寫千二字),圖書館在ERS堂上提供 SCMP young post 的剪報,讓他們累積文句。

中學的圖書館課,一般是用來教導學生資訊素養,而且不是每一間都有(敝校就沒有)。跟一般中學取消圖書館課、增加科組協作的趨勢不同,他們中一至中六全部都要上圖書館課,不過當然是讀英文。(現在通常是小學才全校有閱讀課)
所以全校共29節圖書館課,再加上與英文科的兩節共同備課,圖書館主任的大半課節(時間表六日循環共54節)都用來上堂了。

中一至中四的學生需要在圖書館課分組介紹,介紹可以拍片、製作自動播放的簡報、唱歌諸如此類。這是學生作品﹕
老師亦會帶部分學生參加坊間的 Shakespeare workshop 活動,令他們對文學產生興趣。
學校就連「全方位學習」都變成「全方位英文」,另外中一至中五都有「睇戲學英文」活動,透過電影吸引他們讀小說。

通常高中學生對於閱讀課的反應比較差(他們寧願用來做功課或上課,畢竟補課太多可免則免),所以內容也會有調整。例如中四用來教 Business context reading (寫求職信之類),中五用來看電影應付英文科校本評核,中六就用來教英文科考試技巧(這個相當受學生歡迎)。這些在「全方位英文」課的活動並不由圖書館主 任負責,而是由幾個熱心老師輪流擔綱的。

各位同工試用平板電腦體驗學生的圖書館課,利用 Britannica Online 查看某個課題的資料,利用 KWL chart 整理資料和學習生字。
為了遷就學生的英語能力,所以有部分的感想是預設格仔給學生「剔」的。
因為圖書館主任沒有時間仔細批改,所以連回饋都是用格仔剔。

地方算相當寬敞,因為這是新翼(唯一缺點是去了四樓,通常圖書館在較低樓層較能吸引學生),所以面積比一般學校圖書館大得多。所以有一個很大的中庭用來作圖書館課用。





書架區,相對來說架上空位不多,而且藏書偏舊,間中有複本。因為全校都集中於「教英文」,恐怕因此忽略了館藏更新。
一眾同工對書架特別關心,大家都比較喜歡舊式的木書架(兩旁啡色的那些),在外人眼中很老土陳舊,但木質最好最堅硬。較新款的(如中間有綠色防火膠板的那些),其實中間的隔板都是纖維板,放多了書就會彎曲。這裡的隔板其實已經彎得很輕微了,方家裡的那些更誇張。
因此近年很多圖書館(包括八三)都轉用了金屬書架。方某認為金屬書架易傷書、不吸濕。但同工認為金屬書架易生鏽,這點在下倒沒留意到,以往見的都未發現生鏽,日後要多加注意。

借還櫃檯,多媒體跟之前幾間不同,都收在裡面﹕
看櫃台有八達通機,似乎是連遲還罰款都用八達通收取了﹖

一大堆平板電腦原來會用這種有輪的大櫃收藏兼充電的,不看不知道﹕


整間圖書館有四個這樣的大櫃。

電子書在近年聲勢漸響,但在大部分學校其實進展不多(至少敝校就沒有用),除了因為老師未習慣在課堂應用外,還有器材問題和平台分散等等。(還有些像敝校的學生,在下問及時竟然說沒興趣看電子書……)
此校也正在引入電子書,有幾個不同平台,包括中英文。中文書多購自聯合出版集團的「超閱網」。一些每年買使用權的平台,令校方憂慮給了很多錢出去,到頭來某年不付錢就化為烏有,買紙本書至少有本書留在館內。超閱網是買斷的,所以沒這個問題。不過老師反映在 licensing 和借還書方面仍有點問題需要解決。

---

吳祥川這個位置有點怪,因為離地鐵站並不真的很遠,但中間隔了青衣邨和青衣公園,不熟路的人就不知道可以怎麼走。(偉景那邊有小巴去地鐵站,不過如果走到那裡為何不乾脆走到地鐵站﹖)
而更大整蠱的是,青敬路旁那個可以走進地鐵站入口,沒有任何標示。如果不是街坊就不知道那個缺口可以走進地鐵站。如果行青衣城商場的天橋或扶手電梯就會進了青衣城兜路。
所以身為青衣人自然要一盡地主之誼當帶路黨。

有同工問姓氏,自然要告知小弟姓方。
之後就跟著問﹕就是那個方潤嗎﹖
噢,正是區區在下。

咦﹖我主持過閱讀講座嗎﹖
記憶中只有三次,一次幫南區名校,一次是Punch Party,一次是澳門。同工會聽到哪一場﹖

竟然還有人記得拙著,萬分感謝,萬分感謝。(鞠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