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28, 2014

書店怪問

書店怪問》(Weird things customers say in bookshops),Jen Campbell著、林師祺譯,台北﹕高寶,2014

這本是奇書,遇上它更是奇遇。
某天早上朋友向在下介紹英文原版(英文原版分兩書),問我沒有看過(當然沒有)。當日下午在書店找其他書的時候,就碰到中文版(中文版是二合一)。

買回圖書館,自己不收藏,純粹只因為沒有地方。但書本身非常好笑,除了圖書業或圖書館員工外,其他服務業工友也應該會很有共鳴。

因為這本書說的是書店店員遇到的奇怪、搞笑、或離譜顧客。方某其實也寫過一小冊《中藝七不思議事件簿》(還有這裡也記了不少趣事),不過是冰山一角。而這本書就是冰山。

看完這本書第一個感覺,其實頗有「抽水」味,因為我正在想本土派人士是否會怒斥這本書。因為本書記載了很多英美「狼戾」顧客的事例,你要插隊有插隊、你要撒 賴有撒賴、你要小便有小便,與香港網上熱議的大陸遊客離譜行徑不分上下。需知道在網上討論,當大家把那些離譜行為視為大陸人的本質時,如果你提出外國也有 這種例子,就算你也認為這種行徑不能接受,你都很可能被定性為犯「臭蟲論」罪。

不過重點倒不在於臭不臭蟲的(也不見得真的會有人去罵這本書,聯想而已),而是多看別人的事例,有時就會明白有些不快遭遇無謂太take it personal。就像對待學生一樣,違規要處理,但如果抱著怨氣回家,只會氣死自己。不如看看書都付笑談中好了。香港未來的路並不明朗,正正需要我們更有幽默感,才能捱到出口。

我想香港的書店和圖書館應該會有更多故事的,可惜書中只有一個香港提供的事例。如果多點人大家一起寫一本香港的書店怪事,必有可觀者焉。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

p.10 「顧客﹕你好,我想要退這本書。
店員﹕沒問題,請問您有發票嗎﹖
顧客﹕在這裡。
店員﹕可是您是在水石書店買的。
顧客﹕不過這是一間書店。
店員﹕沒錯,但我們不是水石書店。
顧客﹕你們屬於同一個集團。
店員﹕不是喔,我們是獨立經營的書店。
顧客﹕……
店員﹕這麼說好了,您不會在H&M買衣服,卻拿去ZARA退吧﹖
顧客﹕不會,因為兩家店不一樣。
店員﹕那就對了。
顧客﹕……叫你們經理出來。」

p.11 「顧客﹕我的小孩正在爬你們的書架。OK吧﹖書架不會倒下來吧﹖

p.19 「顧客(拿起一本《哈利波特》)﹕這裡面沒有那些詭異的事吧……
店員﹕您是說……狼人﹖
顧客﹕不是,(壓低聲量)是同性戀
店員﹕……這樣啊。」

p.28 「顧客﹕你們店裡有說故事時間嗎﹖
店員﹕有的,時間是週二,專門說給剛學會走路的小孩聽。
顧客﹕太好了,街底那家托兒所超貴,我又想去逛幾小時,順便弄指甲。
店員﹕不好意思,家長必須陪同小孩參加說故事時間。
顧客﹕為什麼﹖
店員﹕……因為我們不是托兒所。」

(方按﹕公共圖書館經常面對這種家長。不只香港,日本也是,見《圖書館戰爭》。)

p.30 「(有個小孩坐在地上玩書,還撕起書頁)
小孩的母親﹕噢,史蒂芬(隨意地『嘖』了一聲,小心點。(她從孩子手幢拿走書,放回書架上。)
店員﹕不好意思。
小孩的母親﹕什麼事﹖
店員﹕令郎把《來喝下午茶》的老虎頭撕掉了。
小孩的母親﹕我知道。小孩子就是這樣﹗
店員﹕對,可是這本書已經破損,賣不出去了。
小孩的母親﹕破就破了,你想要怎麼辦﹖

p.35 「顧客﹕你們有列出下半年每日天氣預報的書嗎﹖」

(補﹕網友通知竟然真的有這種書,不過那本是非官方的私人著作。畢竟根據混沌理論,要作長期的每天天氣預報,在科學上幾乎不可能。)

p.38 「顧客﹕麻煩你,我想退這本書。
店員﹕請問哪裡有問題嗎﹖
顧客﹕壞掉了﹗我連碰都沒碰,真是太扯了﹗
店員﹕什麼意思﹖
顧客﹕意思就是我只是不小心把書掉進浴缸,結果,你看,根本不能讀了嘛﹗」

p.41 「(顧客正在看架上的某本書,摺了書頁又放回去。)
店員﹕不好意思,請問您剛剛做了什麼﹖
顧客﹕我正在看第一章,可是和朋友約吃午飯快遲到了。所以我做個記號,明天再來繼續看囉。」

p.45 「顧客﹕嗨,如果我買了書,讀完再拿回來,可以換另一本書嗎﹖
店員﹕不行……那樣的話我們賺不了錢。
顧客﹕喔。」

p.50 「男子﹕嗨,我最近自費出版自己的畫冊,朋友都說我是新一代的梵谷。你們想預設多少本我的書﹖
店員﹕您知道的,梵谷生前窮途潦倒。
男子﹕……」

p.59 「顧客﹕你們有《簡愛》嗎﹖
店員﹕我今天才剛賣掉一本,抱歉﹗
顧客﹕這樣啊,你看過嗎﹖
店員﹕看過啊,那是我最愛的作品之一。
顧客﹕太好了(在店員旁邊坐下)。可以說來聽聽看嗎﹖我明天要交報告。」

p.61 「顧客﹕你們有宗教書籍區嗎﹖
店員﹕當然有,在這邊。
顧客﹕你們把理查.道金斯的書放在聖經旁邊。
店員﹕所有宗教相關書籍都放在那一區
顧客﹕希望你們知道這種行為罪孽深重,你們全部會下地獄﹗」

p.63 「(男子叼著菸走進書店)
店員﹕打擾了。
男子﹕什麼事﹖
店員﹕可以麻煩您熄菸嗎﹖
男子﹕為什麼﹖
店員﹕因為法律禁止任何人在公共場合抽菸。
男子﹕這裡又不是公共場合,只有你和我。
店員﹕就算如此,也算是公共場合,況且店內的商品都易燃。
男子﹕為什麼﹖
店員﹕……因為這裡都是紙啊
男子﹕是嗎﹖」

p.73 「顧客﹕這本書中有某些頁數破損了。
店員﹕對,某些舊書在前書主手中就出現破損。
顧客﹕那可以降低價錢嗎﹖上面的訂價是二十英鎊。
店員﹕不好意思,我們標價時就考慮到書的狀況。如果書況更好,絕對不只二十英鎊。
顧客﹕你們不可以考慮這個(指向某一頁)或是這裡(翻到另一側),因為這是我兒子兩分鐘前才撕壞的。
店員﹕所以這本書的毀損狀況比先前更嚴重,都要歸功於令郎囉﹖
顧客﹕沒錯,現在可以降低價錢了嗎﹖」

p.77 「顧客﹕妳叫什麼名字﹖
店員﹕珍。
顧客﹕嗯……我不喜歡這個名字。我可以用別的名字稱呼妳嗎﹖」

p.79  「顧客﹕你們店裡有監視攝影機嗎﹖
店員﹕有。
顧客﹕喔。(從外套裡抽出一本書,放回架上。)」

p.84 「顧客﹕你有看過這裡的每本書嗎﹖
店員﹕不,沒有。
顧客﹕顯然你不擅長做這份工作,是不是﹖」

(方按﹕世人對圖書館員亦經常有這種誤解,以為我們的工作就是讀書。正如下一則﹕)

p.86 「顧客﹕你坐在這麼多書中間,一定有很多時間看書囉
店員﹕閣下從事哪一行﹖
顧客﹕我﹖我在服飾店上班。
店員﹕您站在那麼多衣服中間,一定有很多時間試穿衣服囉。」

p.92 「顧客﹕《聖經》是誰寫的﹖我記不得了。
顧客的朋友﹕耶穌啊。」

p.103 「顧客﹕你們有菲力普.普曼的《塵埃之書》嗎﹖
店員﹕沒有,這本書應該連出版日期都還沒定。
顧客﹕我知道,我以為你們是古書店,應該拿到書了
店員﹕呃……古書店是賣舊書,我們沒有來自未來的書。
顧客﹕這樣啊。」

p.119 「顧客﹕請問你知道附近有哪家店會賣《聖經》嗎﹖
店員﹕呃……知道。
顧客﹕哪裡﹖
店員﹕呃……這裡。
—英國布萊頓荷甫『活力書店』(專賣基督教書籍),大衛.瑞斯提供」

p.128 「顧客﹕可以借個釘書機嗎﹖
店員﹕沒問題。(把釘書機放在桌上,轉身繼續貼標價。)
(顧客立刻拿起釘書機離開。店員走到門邊,看對方是不是就在門外釘東西,顧客卻兀自往前走。)
店員(追上)﹕呃,可以把釘書機還給我嗎﹖
顧客﹕喔,我以為這是我的,我剛丟了一個釘書機。
店員﹕嗯哼……(一把搶回釘書機,筆直走回書店)
—澳洲墨爾本『壞脾氣泳客書店』,凱瑟琳.費茲威爾提供」

p.132 「顧客(大聲念完《波西傑克森﹕神火之旅》的廣告文宣給兒子聽之後)﹕抱歉,請問這本書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嗎﹖
店員﹕內容講述一名美國少年意外把數學老師蒸發掉,才發現自己是海神的兒子。
顧客﹕我知道。
店員﹕所以不是。」

p.145 「顧客﹕我想退還這本《威利在哪裡》,謝謝。
店員﹕為什麼﹖
顧客﹕因為我找到他啦。」

P.149 「小女孩(指著蘇斯博士的書)﹕我幫我的貓做了一頂帽子,可是牠不肯戴。那本書根本胡說八道。」

p.155 「顧客﹕你們有《Windows 7天才班》嗎﹖
店員﹕抱歉,這是珍奇古書商店,幾乎所有書都是在電腦普及前就出版的。
顧客﹕你們有古董電腦的二手使用手冊嗎﹖就是人們還在耍劍的那個古早年代﹖
店員﹕……﹖」

(方按﹕別以為不可能,我就曾經聽過有人要求看彩色的差利.卓別靈電影。)

 p.157 「顧客﹕我們的宗教團體今晚要辦燒書大會,我需要你們店裡所有關於巫術的書。
店員﹕……
顧客﹕因為我們不是要拿來看,希望你給個折扣,畢竟我們燒這些書也算是公益活動。」

(方按﹕你應該找蔣元秋,據聞她除了老婆仔女之外甚麼都可以賣。)

p.163 「顧客(拿起一本美術書籍)﹕哇,畢卡索約會的女生一定奇醜無比。」

p.168 「(某女士正在看《飄》(Gone with the wind))
她的兒子﹕那本書講的是放屁的事嗎﹖」

「顧客﹕你相信前世嗎﹖
店員﹕呃,這個嘛……
顧客﹕我相信,非常信,看所有事物都覺得很眼熟。我很確定這是我第七次來人世。
店員﹕這樣啊。
顧客(神情自滿)﹕我很有把握,上輩子是福爾摩斯。
店員﹕……您知道,福爾摩斯只是虛構人物。
顧客(勃然大怒)﹕……你是說我根本不存在﹖
店員﹕……」

p.171 「顧客﹕你們有關於手語的有聲書嗎﹖」

p.173 「顧客﹕你建議我搭地鐵應該看哪本書,女生才會想跟我上床﹖

(方按﹕我也想知道 XDDD)

 p.179 「顧客(拿起一本昂貴的古書)﹕我可以拿走這本書的防塵套嗎﹖因為我那本沒有防塵套。
店員﹕您是說要買防塵套﹖
顧客﹕我不想花錢買,我只想直接拿走。你有意見嗎﹖」

p.180 「母親﹕亨利﹗不要再咬那本書了,又不知道乾不乾淨
小孩﹕不要﹗
母親(對店員翻白眼)﹕小孩子就是這樣﹗(信步走開,她兒子繼續咬書)」

p.187 「顧客﹕我可以用亞馬遜網站的禮券付錢嗎﹖」

p.182 「顧客﹕你們的亞馬遜區在哪裡﹖
店員﹕……您要找亞馬遜河的書嗎﹖
顧客(惱怒)﹕不是那條河。亞馬遜,那個網站啊。那個網站的書在哪裡﹖

p.205 「(電話響。)
店員﹕您好。
顧客﹕喔,你在啊﹗謝天謝地。
店員﹕請問有何貴幹﹖
顧客﹕我正在看手寫食譜做雞肉派,可是我連自己的字都認不得。
店員﹕……喔。
顧客﹕可以幫我查食譜嗎﹖
店員﹕怎麼查﹖
顧客﹕喔。我上週去你們店裡,從烹飪區最上層的書裡抄回來的。我每次去都抄一個回家,反正我可以動手抄,沒必要花錢買。因為上次趕時間,所以字寫得太潦草﹗
店員﹕……
顧客﹕我想知道加了高湯之後怎麼辦。能不能麻煩你幫我看﹖就是那本書脊有金字的大黑書。
店員﹕我今天賣掉那本書了。
顧客﹕什麼﹖可是……可是我現在要用啊﹗你怎麼不阻止他們買﹖

P.206 「顧客﹕你們有中文的有聲書嗎﹖我想買給我六歲的兒子。
店員﹕我們沒有喔。您兒子會講中文﹖
顧客﹕不會。
店員﹕……您要找有聲書讓他學中文﹖
顧客﹕他不需要學中文,我只是想找中文故事給他聽。
店員﹕……可是他怎麼聽得懂﹖
顧客(沮喪)﹕地球上有幾十億人會講中文,你是說我兒子很笨嗎﹖」

p.213 「顧客﹕打擾了,我昨天在那個書架藏了一本書,今天卻找不到了。
店員﹕恐怕被我賣掉了。我昨晚整理書架的時候看到。
顧客﹕你為什麼這樣做﹖我要買啊﹗
店員﹕如果您要保留那本書,應該請我們放在櫃檯後面,而不是藏在書架後方
(顧客氣沖沖地走掉。)」

p.216 「顧客﹕可以推薦幾本書嗎﹖我涉獵的範圍很廣。
店員﹕沒問題,要不要—
顧客(插話)﹕我不看用第一人稱寫的書。
店員﹕好,那要不要看—
顧客﹕我不看女人寫的書,我受不了女作家寫的東西。
—澳洲墨爾本『知識寶庫書店』,提莉.朗肯提供。」

p.217 「顧客﹕嗨,我要找衛星導航系統的書籍版。
店員……您是說地圖嗎﹖
顧客﹕……應該吧。
—英國紐柏立『水石書店』,史蒂芬妮.奧斯提供。」

p.218 「(某顧客瀏覽我們的珍奇古籍區,結果把一本有一百六十年歷史的書摔在地上。書落在地板上時大理石花紋的封面與書本體裂開滾走。顧客手按胸口,倒抽一口氣,然後如釋重負的吐氣。)
顧客﹕謝天謝地,幸好只是一本舊書
—南非約翰內斯堡『探險家書店』,詹姆士.芬雷提供。」

p.223 「顧客﹕這本《吸血鬼獵人林肯》大概是我讀過最貼近歷史的小說了。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基蒂霍克『島嶼書店』,凱莉.奧斯汀提供。」

p.224 「(電話響起。)
顧客﹕喂,我要找海明威《旭日又升》的初版。
店員﹕先生,不好意思,我們沒有進二手書或珍奇古書。
顧客﹕我不要二手書﹗我要新書﹗
店員﹕先生,這本書在一九二六年初版。
顧客﹕我不要那麼舊的書﹗
店員﹕可是—
(顧客掛掉電話。)
—美國紐約聯合廣場『巴諾書店』,凱倫.T.布莉塞特提供。」

p.226 「顧客﹕我要買本書,書名是《別讓你走》。
店員﹕請問您說的是石黑一雄的《別讓我走》嗎﹖(拿起該書。)
顧客﹕不是,作家是石黑一雄沒錯,但是肯定是《別讓你走》,不是《別讓我走》。
店員﹕……
顧客﹕他一定寫了兩本書名非常類似的書,麻煩你幫我找另一本。
—香港『PageOne書店』,傑夫斯.陳提供。」

(方按﹕抄這篇純粹因為它是唯一一個香港人提供的故事)

 p.228 「顧客﹕我要找一本書,可是我不知道出版商。總之那本書很精采,我非再看一遍不可。
店員﹕沒問題。請問書名是什麼﹖
顧客﹕呃……問題是我也不太記得……
店員﹕好,作者呢﹖也許可以從作者找作品,再找到您要的書﹖
顧客﹕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店員﹕喔……
顧客﹕絕對是個歐洲人。
店員﹕……這樣啊。
顧客﹕非小說類,應該是某種學術研究。
店員﹕喔。
顧客(滿心期待地看著店員)﹕你可以的,一定知道我說的是哪一本書﹗
—保加利亞蘇菲亞國際書展,塞妲.尼西瓦提供。」

(方按﹕他應該去文現里亞古書堂找篠川栞子 :P )

p.230 「母親﹕如果妳想買書,就得用自己的零用錢。我已經買夠多的書給妳了﹗
女兒﹕可是那些書我都看過了﹗
母親﹕那妳就該看慢一點﹗

p.234 「顧客﹕你們有狄更斯的那本新書嗎﹖
店員﹕呃,他十九世紀之後就沒有新作了……
顧客﹕就是歐普拉正在宣傳的那本啊。
店員﹕喔,您說《雙城記》啊,我們有。
顧客﹕我不是早說了嗎﹖就是最新的那本啊。
—美國賓州匹茲堡『巴諾書店』,潔西卡.艾美.強森提供。」

p.237 「顧客﹕我要找一本書,可是我完全不了解內容,所以可能不好找。
店員﹕好。
顧客﹕書名是『什麼什麼的不死傳奇』。
店員(和櫃檯其他兩名同事異口同聲)﹕《海拉細胞的不朽傳奇》。
顧客(微笑)﹕太好了,謝謝。那怎樣的問題才困難﹖
店員﹕困難的是像﹕『我六個月前看過某本書,是藍色的,你們有嗎﹖』結果要的書是黃色,而且書店已經三年沒進過那本書了
—美國愛荷華州柯勒維爾『巴諾書店』,梅莉莎.華德提供。」

p.240 「顧客(在店裡看同一本書看了兩小時)﹕這本書好精采,我決定要買。
店員﹕好極了,總共是八點九九英鎊。
顧客﹕等一下,我可以買這些書﹖我是說我要在書店買。
店員﹕這裡就是書店。
顧客﹕真的﹖我還以為這是開放給人看書的地方。」

p.246 「顧客﹕如果我開書店,就會把懸疑推理區設計在非常難找的地方。」

「顧客﹕我要幫兒子找書,他是還喜歡紙本書的怪咖。」

(方按﹕我也是。)

p.249 「男子﹕你們有洗手間嗎﹖
店員﹕不好意思,沒有喔。
男子﹕好吧,那我只好尿在這裡了。(他就尿了)」

(方按﹕香港網民溫馨提醒,沒片沒真相。)

 「顧客﹕請問……呃……簽名書是不是比較貴﹖
店員﹕有些書是,簽過名當然比較貴。
顧客﹕如果是……呃……簽了名的《安妮日記》呢﹖
店員﹕我可能會給您十億吧。
顧客﹕喔,太好了﹗」

p.250 「顧客(火冒三丈)﹕我要退這本《史上偉大演說》的有聲書。根本不是當年的原講者念的﹗
(這些演講包括華盛頓、林肯和凱撒的講詞。)
—澳洲新南威爾斯邦代姜欣『博德斯書店』,馬克.墨瑞提供。」

p.252 「(兩名女孩走到醫療區,找到《葛雷解剖書》。)
女孩﹕天啊,他們竟然用電視影集名稱當書名……現在的人為了賣書,無所不用其極耶﹗
她的朋友﹕對啊,真可悲。
—愛爾蘭寇克大學學生中心『約翰史密斯書店』克萊兒.費茲傑羅提供。」

p.253 「顧客﹕書上哪裡有寫出這本書有幾頁﹖」

(方按﹕以圖書館目錄記錄而言,閣下只要揭開書尾看最後有頁數的那頁就知道。當然有些書開頭的序言、目錄和書末索引之類會另外編號—通常用羅馬數字,要不要記進目錄裡就視乎圖書館要求記錄有多詳細。但阿拉伯數字的「正式」頁數已佔了絕大部分,雖不中亦不遠矣。)

p.256 「讀者﹕這個姓 Anonymous 的作者名字是什麼﹖
—加拿大奧沙瓦公立圖書館傑斯翰恩分館,妮可.亞當斯提供。」

p.261 「顧客﹕我要找猶太民族大屠殺的書,我女兒對第二次世界大戰非常有興趣,可是我不要買內容悲傷的書。
店員﹕……不要悲傷的﹖
顧客﹕不要,一點點都不行。
—澳洲邦代灘『葛特璐與艾莉絲的咖啡館書店』,麥德琳.陶德提供。」

p.263 「顧客(拱隊到長長的隊伍前,此時店員正在幫另一人結帳)﹕你們有關禮儀的書放哪裡﹖
—澳洲墨爾本『博爾德書店』,卡蜜兒.米諾提供。」

(方按﹕顯然他真的很有需要。)

p.267 「女子(走到我面前,拿起《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可以請妳幫我簽名嗎﹖
我﹕……那本書不是我寫的。
女子﹕可是海報上說妳今天來簽書。
我﹕對……我來簽我自己寫的書。(指指《怪問》。)
女子﹕只有那本﹖
我﹕……對。
女子﹕不簽別本﹖
我﹕……不簽。
女子﹕喔,還真奇怪。(她一臉疑惑地走開。)」

(方按﹕忘記了是否阿濃,香港作家也好像遇過這種人。)

2 則留言:

chestnutgirl 說...

看完你這篇後,我都不用買書看了:P

方潤 說...

那就麻煩了,人家會來告我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