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02, 2014

七一後記

這天陽光不太猛,也是洗澡的好日子,於是﹕
(家騮﹕畀媽媽洗完就咁吊晒我地o係度,搞到好似耶穌釘十字架咁﹗
馬馬﹕咁你想點丫﹖)

(建議配樂﹕電影圖書館戰爭插曲《UH-60》)

為了貼上一篇文,到天后都兩時多了。在香港地遊行團專用茶樓見到恐怖一幕﹕
(話晒都係讀bio出身,嚇我唔到既﹗﹗﹗)

之後和餅站長和站友一起等魚頭,但原來人潮已經把天后站塞爆。有人說地鐵呼籲乘客不要在天后出站,甚至有傳列車飛站不停。(事後網上聽聞有人在北角下車也很多人走過來)
天后站塞爆,這已是零三年後罕見的事,可想而知這天人數一定也是數一數二的多。

魚頭小姐無奈改於銅鑼灣站經時代廣場出口迂迴到來,我們在三時半前進入維園,跟往常差不多。
但人潮走到維園球場前面就停了下來走不動。

然後後面還有個「一柴」警員在拿大聲公呼籲﹕「大家企前一點,後面還有很多人。」
(多餘,前面有空位大家早就走過去啦。)
後來有個阿叔站在欄杆上向著球場大喊「開路﹗」
(對我地叫有鬼用﹖阿sir呼籲大家「企前d」果陣唔見你對佢叫「開路」﹖)

這天唯一好的是,太陽不算很曬,不過等了太久附近還是有三個人暈倒了。
而且中途還夾了兩場大雨。(唔係國師又呼雲喚雨想劈死台上班「左膠」下話 :P )

史無前例地,我們等到五時半才可以離開維園。

(慣常口號﹕「釋放維園人士﹗加快遊行步伐﹗還我軒尼詩道﹗」)

同樣罕有地,未離開高士威道已經開始塞。
原本見到開了電車路(這次警察終於學乖了嗎﹖),心想跟大紀元走邊寧頓街一定更慢,不如跟電車路那一隊。
但其他版友都走了這一邊,於是我唯有攀電車站的欄杆過去……怎料一起腳就抽筋……(病弱就是病弱,不過近來都是這樣,整晚吹風扇後小腿也會抽筋……)
但最後大家還是走回電車路上。(那麼我攀欄來幹甚麼﹖)

  
你的白


有人把傘柄穿過路姆西的肚,再由口穿出來,就這樣舉起來,恐怖得來又滑稽﹕

就這樣,在富豪酒店對出一直等到日落………………以至連台灣人也說未聽過有一個遊行的口號就是「開路」。(多來幾次你就慣了 :P )
網上新聞說有人拆鐵馬、六線全封,但很明顯警方沒打算放東行線給大家走。

在那陣子,如果民陣宣佈「由於警方不肯開路,我們宣佈遊行解散,不搞了﹗你們喜歡去中環或任何地方就自己行﹗」的話,群眾一哄而散隨處走,可能警方更頭痛。當然,為免給藉口警方未來拒絕遊行集會,民陣是不會這樣做的。
(這也沒辦法,因為沒這個合法的「殼」掩護的話,連遊行集會都搞不到,所有設備也放不到。你連聚集人群都做不到,就更不用去想其他了。留下一小批示威人士只會讓警方打了你也沒人見到罷了。)
來到七時,我們還未離開富豪酒店前的路面。魚頭小姐很肚餓,於是餅兄和在下陪她一起退下火線先醫肚。
到我們吃完飯再回來,原本在我們面前的「社工學聯」旗幟,竟然也未過SOGO。即是說花了一小時行不到幾十米﹗

與其回去困獸鬥,我們決定沿著東行線行人路向前行。
怡和街東行線就有一排藍帽子在逐步前進,不知還以為剛發生槍戰要他們拾彈頭。
但其實他們只是想迫走那些衝出東行線的示威者,然後重開東行線疏散被困的車。

(問題是,有那麼多人的遊行,下午本來就不應該放車進來﹗警方完全有能力把公共交通改道,並把東行線留作緊急車輛通道,在遊行人數太多時開放部分給遊行使用。在這種日子還放車進來,除了讓他們被困人龍之中,然後電視台拍幾個「司機怒斥遊行阻開工」的鏡頭之外,根本毫無意義。)

(事後還虧警方把責任推給「民陣開路的車太慢」。遊行是散步速度本來就慢,車很難比人更慢的,難道要那輛開路車用50km/h自己飛了去﹖你以為那些人來跑馬拉松乎﹖
好笑的是,向西立即拿了張渣打馬拉松的照片來比對「警方數字」,以證其謬。)

(當然,遊行慢其實是因為插隊者太多,但這一點當然要多謝警方歷年不開路令大家懶得入維園。不過既然已經不聽話入維園,在下斗膽建議他們與其插入大隊令遊行變慢,倒不如乾脆在隊伍旁邊「自由行」,迫爆行人路後再行出東行線,可能令警方更頭痕。畢竟只要不叫口號不舉牌、「行街shopping」不算示威遊行不算非法集結,而行人太多迫出馬路充其量只是違反交通法例,甚至人太多的話警察根本無法抓住誰。
在糖街雖然有人拆鐵馬衝出東行線,但無以為繼,最後還是被警方逐步收回。這其實反映了香港人一般缺乏紀律訓練的弱點。拆鐵馬其實可算是「最低武力」行動,傷人的機會亦少—這次只有個警員跌倒。但因為市民缺乏如警方一樣的紀律和默契,令這些出格行動很難成功。只有幾個人去拆的話警方很容易對付到,但如果每個位都有幾十人一起拆,後面的人跟著走過來的話,警察根本是擋不住的。在那種情景,如果勉強阻礙反而容易導致混亂,例如放胡椒噴霧搞出人踩人的話他們根本揹不起黑鍋。市民缺乏紀律訓練不是大家可以改變到的現實,那麼利用「沒紀律」的特點搞「自由行」成功機會可能更大。)

往常由禮頓道到SOGO一帶特別塞,過了鵝頸橋就會鬆一點,再過修頓球場就會很鬆動。
今年遊行隊伍過了修頓球場才像以往鵝頸橋的狀況、再過警察總部才像以往修頓球場後面那麼鬆動(我們在軍器廠街天橋回到隊伍中)。
那輛「開路車」早就不知去了哪裡吧﹖你還想賴誰﹖

金鐘政府合署外電車站的廣告版,有這搞笑一幕﹕

結果九時才行到遮打道,十時才回到家。

方某向來主張,對家想塑造「示威者是警員敵人」的印象,我們沒必要如其所願。如果面前那個警察不是濫權的話,沒必要苛待他。批評別人「為份糧做朝廷鷹犬」很容易,但最好先照鏡看看自己是否就那麼瀟灑,才好去罵人。
不過當聽到大會宣佈「警方說有九萬多人」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向面前那批警察嘲諷一句﹕「九萬多人用六個鐘都疏導唔到,警方效率真係高﹗」

(三時起步,八時隊尾才離開維園,即是用了五小時。如果只有九萬八千人的話,即是每小時只走了19600人,平均每秒只有5.4人離開維園。疏散速度那麼慢,算是民陣失敗還是警方失敗﹖如果十月一日放煙花也是這樣,豈不是第二天早上都散不完﹖提早佔領中環﹖
今年各界數字相距甚大,民陣的五十一萬固然略帶誇張只能當上限,但警方數字明顯低到不合理。就算當每秒只有10人離開維園,數字都會變成十八萬,港大民調的上限接近。但別忘記今年因為太擠迫,如在下般中途離隊的人一定比往年多,而港大民調是根據去年的離隊比例估算的,所以用來估計今年的參與人數一定會低估。在下估計真實的數字應該是二十多萬到三十萬。但無論實數如何,都必定是零三零四年以來少見的高,而且今年還不如零三年經濟那麼差。
事實上,今早見到經濟日報和信報社評,都是以「數十萬」為調。俗語「無三不成幾」,用上「幾十萬」即是認為至少接近三十萬了,可見警方數字已經虛假到沒人理會。)

當晚見到事旦台晚間新聞,清楚說明學民思潮跟隨警方呼籲,改行其他路線不經解放軍總部門口。證明學民等人雖然反對遊行要申請,但並非不願跟警方合作
當然,到很多人看的《香港早晨》就不會再提這些啦。更不會提,很多被捕人士到現在還未吃飯、又未獲准見律師呢。

(家騮﹕梗係手牽手做好朋友最好啦﹗~~看吧animals在挽手,爭取乾淨和自由~~)

---

有些朋友不願去遊行,就留下在半夜「圍觀」「預演佔中」。雖然說是塘邊鶴,但其實十分重要。後來警方想趕走記者,也不外乎是怕被人拍下濫權場面。所以圍觀的人越多,示威人士越安全。

任何社運,都必須有一批不參與違法行為的人負責後援。以往星屑醫生搞社運醫療隊就是這個道理,未來若然真的要佔中,這類不參與行動的「塘邊鶴」應百花齊放,越多越好。

---

今天明報日屈小姐專欄聲稱「反對派成功把警察形象毀滅」。

又唔好咁睇得起反對派。Her飛佛毛主席話齋「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黎o者。正如怪獸家長呢樣野都唔係靠屈小姐一個人唱就家傳戶曉,雖然佢可能以為自己真係咁巴閉啦,但唔好以己度人囉。

如果畀人唱下就可以毀滅到的話,佢既形象應該一開始就好極有限了。你試下唱衰周恩來丫,連毛主席都唱佢唔衰呀。

---

[較早前攝影]


Patrick﹕跟仔仔返工,匿o係袋成日,好焗呀﹗
好彩之後都成功爭取香蕉甜品,返去馬騮實好開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