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08, 2014

甲午爭與戰

近來都沒甚麼時間去博物館看展覽。星期六家長日,下午放工,那就過去海防博物館看看甲午戰爭展覽吧。
離校途中遇到Miss L,原來人家就住在筲簊灣,不過反而沒去過海防博物館。也不出奇,那個位置比較偏僻一點,平常不會走去那一邊的,我第一次去的時候也覺得靜到可怕。何況也不是人人對戰爭史有興趣的,日後有空的話去看看是否喜歡就好,那裡至少風景是一流的。

本來還打算去食「咪誅連」魚蛋河,不過午飯時間門外輪籌人山人海,我見到這種陣容就沒胃口。算了,看完再回來看看是否有下午茶吃吧﹖

對展覽沒甚麼期望,因為政府愛搞國民教育,恐怕連展覽也不面倒。不過見到一些日方的文物,其實也頗驚喜的,例如勝海舟對丁汝昌惺惺相惜的贈物和悼詩。(勝海舟本人不贊成對清國開戰,他認為日本富國強兵只是為了抵抗歐美侵略。不過當時他早已退休失勢。)

可惜的是,館方對這些日方文書的內容解釋其實很有限,例如勝海舟的挽詩或伊藤博文慶祝大捷的詞句,都是用草書寫成,在下其實不懂讀的。何況懂得讀草書的人也未必明白日文。如果可以把日文內容都譯成中文,那麼對中文觀眾了解日本人的想法會有幫助。
例如明治天皇的詔書或陸奧宗光的說辭,說明牌指他們偽裝依循國際法、掩飾侵略野心,我當然沒異議。不過如果讓大家都知道那些日文在說甚麼,不是更有助於參觀者明白「他們有多虛偽」而非只能單方面聽館方說「他們很虛偽」嗎﹖

(在展覽廳內就遇到來客,有個男人用流利廣東話罵日本人如何如何,卻連李鴻章的名字都讀錯、又把他當成將領。如果我們只把人民教育成這樣又有何用﹖難道人人活成憤青的樣子中國就會強大﹖)

 (淮軍系統的銘軍兵服)

(這卷軸很有趣,是日本人中堂義見收集北洋海陸軍官書信而成,可見日人研究的範圍。說明牌說他在背面說明了製作卷軸之目的,可惜的是館方並沒有提供,了解日本人的用心不重要嗎﹖)

(大電視以四幅圖連環播放,展示黃海海戰過程,不過如果可以用動畫顯示會更好。但資料是否不夠﹖)

這個也是很出名的情景,北洋艦隊擺出了雁行陣,而日本聯合艦隊則為一字縱隊。就跟後來對馬海戰對俄國艦隊擺出T型陣一樣,雖然全艦暴露於敵方火力下,但亦有舷側齊射的優勢。
北洋艦隊的陣式後來飽受批評,甚至還有人說丁汝昌出身騎兵不懂海戰,用騎兵陣式亂指揮云云。但這樣對丁汝昌不甚公平,雖然他本身的確不是海軍出身,但並非沒有自知之明。他手下的各艦艦長都是留學生或船政學堂之類出身,當然會建議合適的陣法。

博物館的說明牌沒有提及,但我認為應該提醒參觀者留意這塊板﹕
(北洋艦隊和聯合艦隊各艦主炮配置圖)

北洋艦隊擺雁行陣,除了艦速較慢和訓練因素外,這幅圖也能顯示端倪。北洋艦隊部分艦隻的炮位是舊式,主炮在艦頭。(鎮遠定遠艦舯的八字型斜連炮塔樣子古怪,但據聞是當時的英式設計—我還未有時間讀完陳悅那本《1855-1911中國軍艦圖誌》)
擺雁行陣相信是為了發揮艦首主炮的威力。
相對而言,聯合艦隊的艦型較新,舷側火炮較多,自然以舷側齊射為優先。

北洋軍艦艦齡較舊、炮速較慢,如果學日本人擺縱隊,恐怕也佔不了多大便宜。反而還更容易中彈受損也說不定。

館方另一處令人難以理解的說明牌在這裡﹕
(說明牌標題﹕日本陸軍司令官山縣有朋頒發給山田寅吉的步兵中尉「任命狀」)

我不太明白為何「任命狀」三字要加括號。因為通常是不受承認的東西,例如汪偽政權,或者兩岸各不承認對方政府,才會在對方的機構/官銜等名詞上加括號。但就算兩國開戰,中國都未試過不承認日本政府吧﹖

抑或館方認為這張「任命狀」是非正式的﹖
在下不了解日本的制度,不過如果以中國而言,戰時中低級軍官的「告身」(即任命狀)是可以由高級將領就地現場簽發的。《到衙門上班去》就提及過,戰時的將領往往會帶著一大堆告身上戰場,隨時就簽發任命屬下軍官的。
戰場瞬息萬變,很難事事等後方政府批准。如果中國可以暫時任命軍官,日本應該也可以。

(另一邊廂,這張是北洋艦隊在戰時,任命揚威艦二管輪葉顯光暫署鎮中號大管輪的文書)

 (戰後日軍繪畫攻略威海衛南岸的戰鬥圖,不過我看不明白)

(戰後日本頒給軍人的桐葉章,注意這個章等級較低,用的是五三桐而非五七桐紋)

日本人就是漫畫民族,當然少不了這一批《風俗畫報》的描繪宣傳﹕
 (左邊﹕把清軍擊倒在地,耀武揚威)

(這幅更好玩,把日軍描繪成桃太郎了,旗上寫了「日本弌」字樣。)
(這樣即是說中國是「鬼島」嗎﹖恐怕身為侵略者的日軍自己更像鬼吧。當然後來中國真的被共產黨搞得像鬼國一般,這是後話。)


(日本第二師團步兵第三十二聯隊士兵軍服。肩上有32字樣。)
(說明牌﹕軍帽帽徽為立體五角星,並以帽牆顏色劃分兵科﹕將官、憲兵及近衛隊為紅色帽牆﹔衛生部隊將校為深綠色帽牆﹔監督部和軍吏部為花色藍帽牆﹔其他均為黃色帽牆。)

這個說法有點怪,因為兵科不是看軍階的,而只看職種。查日文維基就知道,紅色是日本步兵的兵科色,衛生部是深綠,憲兵應該是深黑。而監督和軍吏部是後來的經理部主計,用銀茶色(薄紫色)。當然可能甲午戰爭時顏色有不同也說不定,但步兵用紅色這一點應該頗肯定。

(日本陸軍騎兵上尉軍服,草綠色立領是騎兵的兵科色。)

 (開戰時香港宣佈中立的《香港轅門特報》,即現在的《憲報號外》)

(北洋艦隊軍服,左起為守備、士兵和總兵軍服。)

(致遠艦模型)


(定遠艦模型)
(老實說我不很明白這個模型中間的斜連炮塔為何見不到有炮管,這樣參觀者很難知道這個其實是炮台。)

看完都下午茶時間了,其實博物館裡面也有小餐廳的,不過他們的西多士停售了,我又不想就這樣吃三文治或公仔麵之間的。怎料出來再走到「咪誅連」門口,還是有人在排隊。算了,去隨便吃個炒麵鍋貼就打道回府好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