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21, 2014

不信母親的話

敬啟者﹕

閱畢貴版12月18日那篇〈作為父母的覺醒〉,不禁大吃一驚。我很難理解為何您們會把一篇有明顯矛盾的文章刊出,誤導公眾。不得不投文以正視聽。

作者說不能只信專業、科學,不信母親的話,我「同情地理解」這是指個人經驗比客觀知識可靠的意思。那麼我就跟您談個人經驗。

流感疫苗,我家以往從來沒人接種過。先前老媽已成「長者」,兩年前開始在診所接種政府資助的疫苗。第一年她仍有患上流感,於是懷疑疫苗是否沒用。到今年,她接種後並無感冒,甚至還叫我去接種。而我一直沒有接種,反而每年都病,最近兩個月看醫生看了四次還未斷尾。
請問作者說的「傳染病爆發時,染病者卻全是有接種者」如何歸納出來﹖接種者是否包括老媽,染病者是否包括我﹖

編輯為何連這種明顯悖理的東西都看不出﹖還是看到也不認為有問題,因為您相信疫苗就是那麼邪惡﹖

香港人是否崇尚美國式的現代醫學,我不敢說﹔不過我頗肯定香港人不崇尚美國式的「攜槍自由」。美國人的確有拒絕接種的自由,結果是甚麼﹖近年麻疹百日咳都重新流行了。而由於「美國式」的反疫苗運動「流行」到歐洲,所以連歐洲都開始流行這些文明社會一早可以避免的疫病了。這似乎就是反疫苗者樂見的吧﹖

反疫苗會不會滅絕人類﹖當然不會,天花鼠疫那麼恐怖,人類都未滅絕。不用疫苗頂多只是令我們回到幾百年前,不怕兒女會有甚麼「針毒」或自閉症,只怕兒女會生天花、白喉、破傷風、麻疹死掉,或者患小兒麻痺終身殘障而已。死個小孩罷了,反科學者,安啦﹗

是呀,對他們來說,已知虛構的「疫苗導致自閉症」,比病死更可怕呢﹗
(聲稱疫苗導致自閉的論文因為數據造假,早已被推翻。當然把一切都歸咎為「藥廠陰謀」的人自然不會理這一點吧。)

此致
副刊版編輯

方潤 上
(香港科學教育關注組成員)

(另見王偉雄博士﹕反疫苗教的香港區傳道人、etc-tera﹕要實證而非見證——別給「素人父母」誤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