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20, 2016

新聞透視博物多聞之後話2

(謎之聲﹕有冇搞錯,你自己上電視要講咁多次﹖臉皮有冇厚了點﹖﹗)

其實呢,上一篇想講正經野,但已經寫得太長。這一篇想講不那麼正經的。

先不理通常人都是聽不慣自己的聲,因為自己的聲音經過頭骨,跟其他人只經空氣聽到是不同的。(簡單D講,我覺得自己把聲好難聽)
第一個問題是推友問的,為何大家cap圖見到的方某樣子都不同的﹖

見不同朋友都cap了「被舅父責備」這一幕,我猜除了用來作笑料,亦可能因為這個樣已是整段裡面「最靚仔」的了。
有朋友甚至說方某皮膚好,雖然同事也有這樣說的,但對於被濕疹困擾的方某而言像個笑話。不過濕疹通常在手腳,方某頭油面油都多,上鏡倒是有點「油頭粉臉」的(笑),以至有學生說「上鏡靚仔咁多既」。

要拍到這一幕「型仔樣」當然也要多謝攝影師哥哥夠專業。(又笑)

不過在圖書館取景的樣子,就一點都不好看﹕
再難看點的也有,只要你對準時間cap的話﹕
 (來源)

為何會好像IQ博士般落差那麼遠﹖其實是因為器材問題。
來圖書館取景,當然是有專業的外景器材、甚至有打燈。(也是這天我才知道原來那個「無線咪」是要從衣服下穿線到腰間的發送器的)
有人問是否化了妝,其實新聞訪問一般都沒化妝的。如果上電視台或者會有化妝﹖我不知道,等上過錄影廠的(如世澤或推友艾焚蛇)答你。但在外訪問如方某就沒有了。(這也合理,誰幫你化妝﹖)
於是在高清加燈光底下,所有面部瑕疵無所遁形。(幸好方某本來就不是賣樣的,再笑﹗)

可是到當天才知道,原來他們沒有向館方申請拍攝許可(可能是嫌手續太麻煩吧﹖)。所以他們進館拍攝一直是沒法帶大型器材的,要不然會被人趕。當日拍攝他們就只是讓我戴著無線咪,然後攝影師哥哥拿著部手提攝錄機就闖進去了。當然也就不可能有打燈補光這回事。
所以在賽馬會環保廊裡面燈光收暗了,只有天花筒燈,給攝影師拍到文首那個樣子,的確就完全是攝影師哥哥的厲害。(一個宅男大叔都可以借光拍得那麼上鏡)

正是因為博物館內拍攝完全是靠館內燈光,所以像賽馬會環保廊那麼暗就可以借光線造型,但出到一樓,燈光和戶外光線都較強,馬上就差一截了﹕
(來源)
當然光線沒那麼強,總好過圖書館內那麼完形畢露。

另一問題,就是為何會帶記者去拍科學館那些常設展品﹖

其實記者約訪問時,問我想去哪間館,到圖書館拍完之後就直接去。人家的口吻是「你想去哪間我們陪你去」,但很明顯已預期要「讓專業的」決定取哪些景。所以我也沒打算去看還未看的特備展覽,免得看到一半被人打斷配合拍攝,那就沒法專心看展品嘛。於是一開始已經打算去已看過的展覽了。
我建議了兩個,一個是科學館的粒子加速器展覽(我沒想到他們會拿問題叫人做),另一個是海防博物館香港的抗戰歲月展覽。假如記者問起意見的話,至少這兩個我都有意見可講。

海防博物館那個抗戰展覽,是近年比較「平衡」的展覽。因為之前(海防有粵港抗戰文物展甲午戰爭展、歷史博物館有漢武盛世)展品都是向大陸借來,解說很容易偏向中共一方。這次算是比較平衡。希望不是因為大台迴避政治議題,而只是嫌雙程過海隧道費貴(笑),所以最後記者說去科學館。

粒子加速器展覽,看倌在前文可知在下意見如何。在下絕對會提醒記者,整個展覽都講「希格斯玻色子,但竟然沒解釋過玻色子是甚麼。還有特區政府有錢搞大白象基建倒不如拿去搞粒子對撞機(當然這句我猜會被剪掉)。
其實這個展覽最值得向「一般觀眾」介紹,而科學館方面卻「竟然」沒解說的部分,反而是研究室佈景裡那些科學家的幽默貼圖。如果我是館長,就算不想當場貼解說文那麼煞風景,也要在展區後方加塊板解畫,要不然大家走過也沒發現笑點就實在太可惜了。
不過要怎樣三言兩語向記者和觀眾解釋「薛丁格的貓」﹖倒真的有困難。

但原來先前太忙,到有空受訪那天,到科學館才發現原來特備展覽已經結束。嘿嘿,一切想像中的問題都無需理會了。
結果就變成要向那些常設展品「作狀」觀賞,幸好還有部頻閃儀要介紹一下(儘管也是未能三言兩語就解釋好,似乎還不算是真的理解),要不然都不知還有甚麼好說。

怎麼又回了去正經的題目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