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10, 2018

帝國的代價﹕結語

上次談過《帝國的代價》的翻譯,最近終於播到結局結尾的一席話,非常值得抄下來讓大家永遠警惕﹕



---

帝國開疆闢土都是為了貿易、資源和領土,
還是因為所有帝國建造者都有一種想法,
他們都自以為
自己的文化和政治基因比較優越,
所以有權在其他社會播種。
這是關於一些人自以為是的故事。

兩個帝國夢將國民推向第二次世界大戰。
日本和德國帝國的版圖以武力手段擴張,
兩國崩潰,破產。
而他們的崩潰,
最終敲響古老帝國制度的喪鐘。

(海涅﹕焚書之國終將焚人)

帝國的代價可以用金錢計算,
但是也要付上一些金錢無法計算的代價。
第二次世界大戰造成巨大的動盪,
當中處處可見受到種族主義的病毒影響。
由此發現,獨立和身分認同,
是無法摧毀的價值。


在二千年前,
羅馬歷史學家塔西陀曾經寫過﹕
擄掠、屠殺、偷竊,
全部被誤稱為帝國。

一些本應被認為是解放者的人,
則被視為可恨的侵略者,
更將侵略錯誤地命名為帝國。
人類必定要為此付上代價。

---

最後那兩句我覺得有點可疑,因為「本應被認為是解放者的人,被視為可恨的侵略者」好像是指當事人很無辜地被視為侵略者的意思,而德日顯然不是這樣(儘管那些右翼自認為如此)。

跟上次一樣,從被人上載到youtube的版本(這版本中譯不太好)聽英文原文如下﹕

"To plunder, to slaughter, to steal,
these things they misnamed empire."
Wrote the Roman historian Tacitus 2000 years ago.

Those who could have been embraced as liberators,
were loathed as conquerors.
They misnamed their conquests empire,
and they paid the price.

即是說這句翻譯有點錯誤,原文是指「一些本來可以成為解放者的人,變成了可恨的侵略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