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2月 15, 2018

炒冷飯系列之一瓶水

(向史兄致敬,開個系列放下以前的有趣作品)
(原文在此,2008年作品)

話說,有一瓶水被很多人喝過了……

---

禁慾主義者﹕這瓶水很污穢,大家不要喝

女權主義者﹕把女性比喻為一瓶水,以處女之身作為女性的唯一價值,無視女性的性自主,是父權主義壓迫至今的象徵。

愛滋病基金會﹕一起喝同一支水,不會因此感染愛滋病。

陶才子﹕這處女膜情意結,是中國小農社會的文化DNA殘留。

高登網民﹕我見你是朋友才請你喝這瓶水。

惠施﹕你不是那瓶水,怎知道它想不想被那麼多人喝﹖

悲觀主義者﹕唉,只剩下半瓶水。

樂觀主義者﹕真好,還有半瓶水﹗

梁啟超﹕苦樂只在主觀的心,不在客觀的事。

張競生﹕你肯定那不是第三種水

告子﹕食、色,性也。

孟子﹕人性之善也,猶水之就下也。人無有不善,水無有不下。

阿當史密斯﹕每個人為自利而喝水,經過看不見的手的引導,最終會促進整體的幸福。當然,由道德情操出發,你喝水之餘也應該留下足夠的水給其他人。

資本主義者﹕如果這瓶水是公有的,就無可避免被喝盡,要避免這悲劇、令這瓶水得到最佳運用,就要私有化。

馬克斯﹕全世界口渴者,團結起來﹗

共產主義者﹕大家喝同一支水,展現了無產階級的無私情操。

孔子﹕逝者如斯乎﹗

Spencer Johnson﹕誰喝了我的瓶裝水

警察﹕現在不是事必要你說,但你所說的一切,我們都會用筆記下,將來可能成為呈堂證供……究竟是誰喝的﹖﹗

金田一一﹕我以爺爺的名義起誓,兇手就在我們當中。

禁毒專員﹕是誰喝了水﹖要小便的話請留點尿來驗毒。

美國前總統小布殊﹕我們要發動青少年一起宣誓,不跟別人喝同一瓶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那段片段裡的都是中國人,喝不喝水顯然是中國的內政,我們堅決反對外國勢力試圖干涉我國內政。他們的陰謀不會得逞。

老子﹕上善若水,水善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

泉.卡迪斯﹕一即是全,全即是一。

玄奘法師﹕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慧能﹕本來無一水,何處惹人飲﹖

唯心主義者﹕所有事都是出於你的心,你認為有喝過就是有喝過,沒喝過就是沒喝過。

柏拉圖﹕理型世界的水當比現實的水更為完美。

經驗主義者﹕你也試試看才知道水是否真的被喝了。

愛因斯坦﹕究竟是水鑽進了人的身體,還是人的身體包圍了水,視乎你的參考座標。

物理學家﹕水為何減少了,還要考慮水的蒸發狀況,這又要看當時的氣溫和濕度。

天文台長﹕全球暖化的趨勢持續,未來的水會蒸發得更快。

萊.馬斯丹﹕水是由氫和氧組成的,只要把水拆解,就能使用焰之煉金術了。

耶穌﹕已變成酒了

鄧小平﹕無論是水還是酒,可以喝就好。

生物學家﹕開了的瓶裝水,不排除已受微生物污染。

食環署﹕在瓶裝水的化驗報告出爐之前,我們不予置評。

瓶裝水代理商﹕我們的瓶裝水在符合國際標準的廠房生產,全程有嚴格監控,消費者可放心購買飲用。如果你發覺瓶裝水的封條受損,可能已被打開過,請不要購買並通知零售商。

消費者委員會﹕如果買了懷疑被喝過的水,可聯絡供應商安排退貨。

水務署﹕香港的自來水水質符合國際衛生組織的標準,市民可以直接飲用,不一定要喝瓶裝水。

泛民議員﹕東江水源頭受嚴重污染,會影響供港水質,我們謹動議要求內地當局妥善保護東江流域環境。

保皇議員﹕東江水源頭在香港境外,我們認為不適合由香港立法會干預內地事務,我們將投反對票。

立法會主席﹕由於議案未能獲得地方選區及功能組別各過半數議員支持,我宣佈議案被否決。

長毛﹕我只會擲新鮮香蕉,不會擲水的。

中指弘﹕那上次是誰擲我的﹖﹗

好戲量總監﹕我個人當然覺得是便衣

衛生督察﹕香港法例已經修訂,亂拋垃圾定額罰款一千五百元。

環保組織﹕生產瓶裝水要消耗大量石油,會加劇溫室效應,請自備食水。如果你真的要購買瓶裝水,喝完後請投進「啡膠樽」回收箱。

環保局長邱某華﹕為了減少瓶裝水造成的污染和浪費,應該採取「污染者自付」原則,我們建議在零售層面開設膠樽徵費。

林姓評論員﹕政府推出甚麼假環保計劃,只顧打劫市民的荷包,好似收了錢世界就會更環保一樣;但最簡單最基本的事情--立法禁止賣飯盒「強迫送飲品」,為甚麼不做?

某公爵﹕錯X晒

---

某學生對我說﹕借黎飲兩啖丫喂﹗最多「吊口」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