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25, 2015

視姦與視劫

寫這個題目,大概會被人圍攻,甚至戴上不尊重女性的大帽子。在下心情矛盾到不知是否應該慶幸現在讀者比較少。但既然認為現況對男性不公平,也就不應因為怕被罵而不討論。

「視姦」這個詞好像是近幾年見到,簡單而言是指有女性認為,一些男人觀看女人的視線,令她有被強姦的感覺。
身為男人,當然明白男人看女人時,不時會有性幻想。女人對人的情緒和意圖通常比男人敏銳,會感受到這道「鹹氣」也不出奇。如果凝望的人不是你喜歡的那類,覺得不悅也不難想像。

在一位男性朋友的面書見到一段爭論。這位朋友引述一段「視姦」訴苦文,指出「昅女,性騷擾同強姦係三件事,萬萬不能混淆」,性騷擾和強姦當然不能接受,但「視姦是欲加之罪」、「不如插盲我對眼」。爭論由此而起。

這種情況,當然會引出他的男性網友跑出來說一番「唔想人望不如學中東女人罩起自己」之類的晦氣話,也會引出女性網友投訴「男人眼神猥瑣」之類。
方某多嘴,突然加了句﹕如果唔畀得人望,真的只能選擇躲起來或者罩起來,怎可能要求所有人不望你﹖不過如果望完還要開聲騷擾,那就真的過分了。(其實開聲根本就是性騷擾啦)
於是就有個女性網友發火,大鬧一堆「風涼話」呀、「幸災樂禍」呀(﹖)、「沒同理心」呀、「冇禮貌」呀之類。

---

如果說「沒同理心」,倒很可能是真的。因為自稱「亞斯伯格」如我,根本沒空去理其他人是否望著自己(要不然怎會連有師妹喜歡自己也不知道……)。如果我不望著某人,又怎會知道他望著我﹖但偏偏我不喜歡望人的嘛﹗

不過如果說沒試過被人望到發毛,倒也不對。因為我相信任何男人去過廟街公廁的,都會遇過基佬色迷迷的望著自己。我試過就有個基佬跑到我身邊那個尿兜,然後雙眼就盯著「方弟弟」看,於是我就「睥」回去,幸好他的注意力不至於集中到沒見到我雙眼。
我覺得如果有人在那麼近的距離盯著自己,不安也很正常(喂,假如他一出手立即就抓住「小弟弟」啦)。但如果他是在十幾廿米外望,我就不覺得有甚麼大不了,也懶得理他是否色迷迷。他腦裡要想甚麼其實不關我事,我只關心他是否有可能對我造成即時或實際威脅。

(其實男女在這方面是有差異的。有套說法是,男人傳統任務是狩獵,視野和思維都傾向聚焦一點,但女人傳統任務是採集,所以視野和思維都是分散的。這一點男人只要陪女人行商場就會發現,男人通常認定目標就買那個,如果要找東西也會有固定模式去「掃瞄」﹔但女人買東西通常是對著一大堆貨就會東揀揀西揀揀,一時走左一時扭右的。所以男人跟女人行商場特別頭痛,因為女人那種「無定向」掃貨模式令男人依賴的方向感完全沒用,而且沒人知道何時何地才算「完成」了,即是男人完全失去可以期待的「目標」。很多時候吵架也只是為這個。
我懷疑把同一道理放到「凝望異性」上也是一樣。男人之所以被批評,只是因為男人本身看上某個女人,就像狩獵一樣眼光完全集中忘卻一切,甚至可能沒留意自己口角有水跡……而偏偏女人視野比較闊,很容易就會發現有男人在望自己(而且口角還有水跡)。反之,女人其實並非不「昅仔」,只是女人天性用不著「眼定定」去望,等於女人不需要眼定定盯著一棵很新鮮的紅蘿蔔一樣,而男人視野較窄,如果他沒同時盯著這個女人的話,就可能根本沒發現有女人望過他。
方某這種自閉到「基佬未埋身都不知道人家在望自己」只不過是更極端例子而已。或者我們可以假設,如果女人有亞斯伯格症的話,說不定也較少注意到有異性凝望自己。或者可以請這類女性分享一下是否真的這樣。)

至於「正常人都會知道眼定定咁望住一個唔識嘅人係一件無禮貌嘅事」,我倒要再承認自己不是正常人,因為我在書裡只讀過「行注目禮」這四個字。當然我不是說一直盯著人看是很得體很有禮貌的事,不過也不覺得是很不禮貌的事。雖然我自己很少會盯著不認識的人就是了,因為根本不想跟別人有眼神接觸,通常我盯死(=睥)的人都是認為那人本身很沒禮貌。

---

或者不應該理會個別人的反應,而用另一個角度看看「視姦」這種想法。
通常當一件事牽涉到「性」,大家的反應就會特別不同。如果我們試試設想成其他的事﹖

我城財主齊齊訴說在公眾地方經常被窮人盯著,認為很多人都是心術不正,打算打劫或綁架自己。他們簡稱這種目光為「視劫」。並表示這樣盯著有錢人是很沒禮貌的。

假如真的有財主這樣說,你猜大家會聲討他們指控的那些窮人﹖還是聲討這批財主「霸道到不准窮人望」﹖
我猜是後者。

不過如果變成女人指控男人「視姦」,就連男性朋友也會附和說「男人真的很猥瑣」。正正如李敏那篇文章所言,香港做女人是比男人更自由自在。

我不是說男人沒有猥瑣的,正如窮人也一定有想打劫財主的。但那是否代表「你認為」是猥瑣或想打劫的那個人,就真的是猥瑣和想打劫﹖抑或只是你在歧視某些「樣衰」的人﹖(別忘記電視台就有些臨記專門飾演賊人或道友,他們現實中是否真的就是賊人和道友﹖)
只要他不開口不動手,你又憑甚麼認定他是﹖(再提醒﹕一開口其實已是性騷擾,當然是不對的)

退一萬步,就假設望你的人心裡全部都猥瑣或者想打劫好了。在法律上,只是心裡想想,沒有任何預備行為的人,根本連「意圖猥瑣/行劫」也說不上。連幻想也不准(「諗下都唔畀」)又算不算是霸道﹖

如果財主不可以因為自己對窮人有戒心而不讓人望自己,為何女人就可以﹖因為男人比窮人更有原罪嗎﹖(當然「窮的男人」就有雙重原罪了)

---

講到尾,其實所謂「視姦」,只不過是男女期望差異的問題。

男人知道了女人不喜歡被盯著,不想討人厭當然最好就不要一直盯著人看。
但反過來,女人也要明白男人望女人是天性,用不著敏感。對方沒有甚麼言語或行動的話,根本是不用理會的。就當他們是街上想你破財的推銷員好了。(而且他們只敢望的話,還沒有推銷員那麼煩人呢)

(給喜歡流連公廁基佬的話﹕其實我沒空理會你望我,你腦裡想甚麼我也不理。不過唔該唔好靠咁埋,我會驚你突然出手抓小弟。你令我合理地擔心安全已屬遊蕩罪。講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