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01, 2017

崩壞先兆

尋日同老媽去圓玄學院,以往通常係初三但近年多數約棋所以今年改初四。去到荃灣發現通常打晒蛇餅既川龍街竟然冇蛇餅,慈母預備既蛇餅位冇人企。
於是我行前去啦,路邊擺晒雪糕筒分開兩邊,紙牌寫左邊上圓玄學院、右邊去芙蓉山,同平時一樣。

我左邊排排下有另一批人入左右邊條隊,問佢果條係咪去圓玄學院,我就話呢邊先係喎。點知佢同我講「阿sir話呢邊先係」,芙蓉山要企到出行人路邊排隊,佢仲問左幾次添。

下﹖咁都得﹖之後更震驚既係,佢冇錯﹗到停車場個缺口位之,果個女警竟然話左邊係上城門水塘、右邊先係去圓玄學院﹗
而我又真係見城門水塘果條隊長過圓玄學院﹗

今年乜野事﹖
1. 猴年都過左咁多人上城門水塘做乜鬼﹖有錢派﹖(舊年都未有咁多人等車上城門水塘,果條線不嬲冇乜車,係圓玄學院呢邊要好多車)
2. 大佬你差人往年都係「左邊圓玄學院、右邊芙蓉山」,甚至你塊紙牌都咁寫。就當今年唔知做乜突然好多人去城門水塘所以要改,咁你拆左原本果塊紙牌先啦﹗

依家即係我睇字、照字面指示排隊,係錯既。要等你班差佬口頭指示,先係「岩」既。
香港本來都多文盲唔睇指示牌架啦,你依家即係話其實做文盲先岩啫﹗


制度崩壞,就係再冇人對明文規定認真,個個都去尋求某個有權力人士既指示。

---------------------(我是Patrick的分隔線)---------------------

Patrick﹕佢地行落老圍發現有好多炮仗花,仲放我上去影相,好驚跌落黎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