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27, 2018

老土的夢境

有時夢境會好離奇(例),但原來有時又會好老土(謎之聲﹕因為你本身就老土啫),今朝個夢就係咁。

唔知點解要逃生,之後發現大學裡有間火災避難室,於是進去後趕快鎖上防煙門和內層的玻璃門。
(破綻一﹕防煙門怎會有鎖﹖)

房間其實頗大(大概就跟八三圖書館差不多),而且呈凹字形,我們從「凹」的右邊進來,所以還要把左邊的門都鎖好。
整個房間的佈置有點像港大邵仁枚樓,連外牆的磚也是差不多顏色。
(後話﹕因為港大教育學院的課主要就在那裡)

然後從窗望出去,就發現外面像火箭升空般,冒起大堆火焰和煙,似乎有些人走避不及應該會遇難了。

過了不久,發現有些人從「凹」字中間的樓梯上來(有點像理大飯堂外的那條樓梯),這道雙重玻璃門不知何時也鎖上了,人們從門外要求放他們進來。

然後有人說起外面有喪屍、不要開門(怪在我不喜歡看喪屍片怎麼會有這種情節﹖)。但最後也放了一些人進來。

又過了一會,似乎真的有喪屍,於是在下拿起槍向他胸口開了兩槍、大腦也開了一槍,發現他竟然沒事。想起自己的槍其實都是銅頭子彈,又不是銀子彈,怎麼能殺喪屍﹖
(破綻二﹕那是喪屍,不是吸血僵屍……)

不知最後喪屍為何消失了(或者應該說,不知如何收拾了他),但大家都很懷疑其他人就是喪屍。

一起逃難的人當中,有個現在通常稱為「女漢子」的朋友(謎之聲﹕依家好多人都自認女漢子)(作者﹕其實夢裡面不是現實朋友,所以不用問是誰),我雖然喜歡但一直沒表白。在這種情景下,很老土的劇情當然就是會走在一起。(謎之聲﹕真是老土到跌渣)

當我抱著她的時候,在她耳邊說了句﹕「就算妳是喪屍,要咬我我也不會後悔。」
我們緊緊抱著,她的頭就靠在我頸邊,露出了獠牙……然後又收起了。

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