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4, 2018

閱讀推手—學校圖書館管理專業

(這是為學校圖書館主任協會會訊寫的書介)



閱讀推手—學校圖書館管理專業》,江慧珊、盧敬之、余沛健、葉錦蓮、趙格華編著,香港﹕商務,2018

這是剛剛於六月學校圖書館成功案例分享會發佈的新書。參與的同工未必會留意到,這場本年第三次舉辦的「年度大騷」其實有香港大學協助支持。港大相關基金撥款支持活動、並輯錄講者分享、攤位和海報展示的檔案成書,以便推動圖書館主任之間交流經驗和探索更好的做法。有參與分享會的同工應該都已經領到去年分享會的結集。

分享會中本會理事固然空群而出,港大也有位博士生江慧珊小姐由頭到尾仔細跟進,讓活動順利進行。這本書就是他們和筑波大學盧敬之博士合作的訪問集,內容主要是透過本會接觸十三位來自不同背景學校的圖書館主任,分享他們工作上的經驗和創意。當中不少同工都獲得過不同形式的獎項,相信他們的經驗很值得其他同工參考。

本書不只適合同工參考,因為學校圖書館主任這行當太細,每間學校只有一個,以致很多時候其他教育界同業、甚至是公眾,都不太了解這一行的工作、引起很多誤會。本書介紹各圖書館的不同活動和工作,亦有助其他人了解學校圖書館主任的工作範疇和內容。

公眾從本書更可以發現,學校圖書館的工作十分多元化而圖書館主任近乎「一腳踢」(如果有全職助理的話充其量也是「兩腳踢」)。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政府對學校圖書館工作缺乏指引,於是運用之妙全在校方給予多少空間、和圖書館主任本人的嘗試。這種情況從好處看當然是自由度較高,為了配合校情,本書各章可出現類型迥異的活動。圖書館主任對於不同書籍的收藏準則、甚至「應否任教其他學科課堂」也偏好不一。

壞處就是校方不一定給予足夠的空間,不了解圖書館的管理層可以因為「圖書館主任課擔不多」而添加很多其他工作,令他們無餘力在圖書館本職多作嘗試,令圖書館服務停留於「出納圖書」的層面。而圖書館主任本身也未必清楚自己應該努力的方向。因為學校圖書館主任幾乎都是入職後才接受培訓,中學時曾經長期在圖書館幫忙、甚至幫老師做新書分類的本人,就親眼見證不少培訓課程同學未上編目課已要面對一大堆新書,搔破頭皮痛苦萬分的困境。只能靠當事人累積經驗逐步摸清自己的工作,這樣圖書館服務就很難穩定發展。

如果只有很出色的圖書館主任可以突破限制、把工作提升至卓越水平,而一般同工就被迫停留在較低層次的服務,這肯定不是理想情況。雖然本書目標之一是分享「最佳實踐案例」,但從書中也可以看到部分同工受到種種現實限制,以致他們無法發揮到理想中「最佳」的水平。分享同工的真實困難,亦比單方面表達我們有多專業多卓越,更能反映這一行的實際情況。

事實上就正如本會會長葉錦蓮女士在序言提到,本會2016年對圖書館主任作問卷調查的結果分析,政府設立圖書館主任並不等於就完成了「重視閱讀」的工作。與其他科組比較,學校圖書館缺乏對人力資源和撥款運用的指引,就連設立學校圖書館的核心目標「資訊素養」也沒有課程可言。(本年五月才正式公佈第一份對學生資訊素養的分級目標文件,可以想像之前圖書館主任如何自行構建一份課程出來嗎﹖)於是學校圖書館服務的多樣化,其實背後隱藏了很多學校圖書館在人力物力不足下勉強維持的苦況。

再者,政府的崇高目標期望學校圖書館主任與科任老師「協作教學」,但歷年來的師訓課程、甚至是學校管理層培訓課程,都鮮少教導其他人如何利用圖書館主任這項職能。結果只有部分有見識的管理層和教育同業可以好好利用圖書館主任作高層次服務(就如廣告口號「識得用其實好好用」)。如果校內管理層和同業不了解這點,圖書館主任的工作往往就局限於低層次(因為協作不是單方面意願,要其他人「想」合作才有空間),然後被管理層認為可有可無。

所以正如會長提出,本會認為當務之急是政府需要提出學校圖書館主任相關的行政指引和課程文件,並加強在師訓和管理層培訓中強調利用圖書館的不同方式,這樣才能令到政府設立學校圖書館主任的目標得以充份發揮。而高層次的服務亦不限於部分較出色的同工,其他同工也能發揮所長,這樣才能真正廣惠莘莘學子。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

筆記,或挑骨頭﹕

p.179 「陳明珍」應為「陳昭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