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31, 2019

818, 823, 825小記

是呀,這個暑假大家都沒怎麼好休息。就是817教協遊行後就立即動員大家818去塞爆維園。雖然在下沒甚麼角色,只是簡單記下一些小節。

818維園集會

818約了朋友提早在皇室堡等。這陣子為免塞在地鐵的黑衫人海裡,出門都是搭過海隧巴(我們在較早的站至少還有位坐,通常到後幾個站就開始有人沒座位了),而維園遊行通常會令天后一帶擠塞,之前就試過改道到銅鑼灣避風塘落客。

這次不知是否差人搞鬼,隧巴竟然去到灣仔運動場對出就請客落車。於是我要由灣仔運動場走到皇室堡。走路不是問題(反正遊行走得更遠),問題是皇室堡在維園旁邊,早就塞滿人。去到駱克道SOGO後門已經塞爆了。
之後在下小心翼翼以清明掃墓不斷「唔該借借」之姿躲入SOGO。SOGO後門旁邊有個保安舉起「請勿阻塞」的牌,提醒大家不要塞死通道。

可是當去到前門,軒尼斯道亦早已爆滿,站在前門旁的保安叔叔就舉著「請勿阻塞」的牌被淹沒在黑衫人海之中。這個畫面十分奇趣,可是在下已沒心情拍攝下來,因為這樣是沒可能行到皇室堡。跟朋友通電話後,得知糖街那邊先前暢通,所以就嘗試再次「唔該借借」穿過軒尼斯道的人海。

這時候發現,原本的人潮都是沿軒尼斯道東行線,穿越記利佐治街進維園,旁邊的軒尼斯道西行線並無人海(好像是民陣因應警方不准遊行,原本預留讓維園集會人士疏散往地鐵站的通道)。但這一刻人潮實在太洶湧,於是也溢到西行線上,我就跟著這批人走入糖街。

糖街的路面亦一早擠滿,只是大家似乎有意沒堵塞行人路,於是在下就沿行人路繞路進入皇室堡。皇室堡當然也是大量黑衫人,而我走這段路用了半小時有多。找到朋友吃過飯,我們就在餐廳裡伸頭望維園狀況看看何時落樓出發。這種做法在平時應該會很討厭,但我們坐的時間其實沒甚麼客人,所以也沒有人來催趕。

直到五點,看來人潮都沒有稀疏跡象,而更重要的是雨勢減弱,於是我們就落樓。這時候餐廳也多了客人,有很多本來在街上淋雨的人,開始進來先休息、提早吃晚飯。

雖然落樓,但要進入維園大概也沒可能了,我們見大量人潮湧出告士打道,於是就跟著走。(除了告士打道天橋出海旁,我們甚至見到有人走相反方向去大坑,不知為何)

警方不准遊行,其實也只是枉作小人。當人數夠多,沒有遊行也會變相成為遊行。而且還因為沒有具體方向和通道,令遊行人士更難散去,變相令示威畫面更震撼。

(如果被差人抓住問我是否參與非法遊行,我可以很真心的答﹕我真的沒打算遊行,只打算入維園參與合法集會。只是因為維園迫爆進不了,所以跟著離開維園的人潮離開呀。四處都擠滿人,沒有指定的疏散通道,唯有見哪裡可以走就跟著人走囉。如果這樣也算犯法,你認為我應該繼續留在原地等進入維園﹖)


大禹治水故事的喻意,就是民意宜疏不宜堵。獨裁者不會明白這個道理,因為明白這一點的人,獨裁極有限。

走到路口突然聽到慣常的示威口號消失了,變成「Merry Christmas﹗」。
吓﹖除了南半島和星加坡之外,我未聽過有人大熱天時叫「Merry Christmas」。回頭一望才發覺,原來有部被困在人海中的新巴,司機在電子路線牌顯示平素聖誕才見到的「聖誕快樂 Merry Christmas」。然後旁邊那部城巴也跟著轉顯示,於是每一批走到這個路口的人都會大叫「Merry Christmas」﹗
(這似乎也未夠爆,825好像還有部城巴顯示了「EYE4HK」)

告士打道其實非常擠,甚至由本來只佔用西行線,變成人潮跨欄佔領東行線。
後來才發現原來除了離開維園(西行)的人潮,還有一批是原本離開但回頭重返維園(東行)的人潮。兩批人就在這個位置撞上。

人群雖然佔路,但不時大叫「有車﹗」,逐部放行被困的巴士和私家車。而大雨之下,生得高的人不怎麼有利,總是旁人雨傘的雨會卸到自己身上,所以連續幾個星期六日,我雙鞋都是濕透,每次回家都要用抽濕機吹乾。(這樣常常用熱風吹,這雙鞋應該會提早玩完。)

過了紅隧入口,有一批人沿行車天橋行到杜老誌道,再入會展道。人數不多但也遠望到一條人龍。這批人最終行到哪裡﹖看不清楚,可能是立法會。


「沙中綫項目跨越14區」,我想了很久也想不出究竟全港只有十八區它如何可以跨越十四區﹖
(沙田到中環,充其量不就是沙田、黃大仙、九龍城、油尖旺、灣仔、中西區﹖)

來到這裡,遮打花園是民陣原本「集會離場路線」的終點,大部分人也在這裡散去。
對方某這種怕事的人,既然中環食肆早已被黑衫人潮佔領,而且西環又可能有衝突,最安全還是小輪渡海再吃晚飯。但朋友想留在港島吃,結果我們一直走著都找不到有空位的地方,竟然跑到中區警署旁邊的信德中心(港澳碼頭)。真正是「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

「沒有暴警就沒有殺害」,結果818和理非回合,算是和平結束。

(響應 #EYE4HK,尖尖在家中表示不能亂打人 #克警還眼) 

823香港之路

現在遊行危險,也不敢帶老媽去。但香港之路橫跨各區,總有機會找到安全位置,所以這晚就帶老媽去葵芳站,而且還有老媽的舊工友好奇參與。(老媽說﹕想知道和平抗議是怎樣的,你自己來看看就知道啦﹗)

有些人會說,葵芳站就在葵涌慈母館旁邊,先前才亂放催淚彈呀,怎算安全﹖不怕差人又出來打人麼﹖
我倒覺得,香港之路完全是和理非回合,比818集會「變相遊行」的風險更低。如果差人真的要出來打人,甚至打阿婆,到時死得慘的是他們。這一晚怕差人,倒不如怕黑社會出來打人斬人,而這一點荃灣的風險會比葵芳高。

跟老媽和工友吃完晚飯,就落葵芳站看看哪裡沒人要補位。在下和很多人一直擔心的是,波羅的海之路有大台統籌,這次沒有協調就很難互相補位。怎料網上自發組織超乎想像,代替了大台的統籌功能,一到現場已經有義工在指示參加者排隊,甚至已綁起尼龍繩連結整條路線,參加者只需沿著尼龍繩站立、手拖著繩就包保沒錯。

我見葵芳站前已站滿人,問她們打算向荔景還是葵興走﹖我個人還是希望遠離慈母館,她們也選了荔景方向。後來發現原來義工把葵芳站前的參加者指示向兩邊走方便連線,其實葵芳站前一直會有空位讓後來者補上(反正這個位最方便),其實我可以向義工表示兩個老人家不要跑太遠。
而更傻的是,我們跑了進去葵芳站旁邊的行人隧道(連接南邊工廠大廈和貨櫃碼頭的那條,當然這晚是連上葵福路和荔景山路),整晚焗得要命。如果是我自己出來的話就寧願再跑遠一點,去葵福路天橋至少應該有點風。

(Special bear表示這晚跟著出來,但沒有人跟牠牽手……) 

越近八點越多人,甚至拉起複線(他們稍後被義工帶了去荔景方向)﹕

到九點解散,葵芳站已經拉閘。對我們這些住附近的當然沒所謂(反正都是搭巴士小巴),但對於住得較遠的人,很顯然港鐵是沒打算服務市民。
(雖然這次可能好一點,因為三條線都有份,就算住在元朗屯門也可以搭巴士來,沒有地鐵也應該可離開。)

這次也是和理非回合,克警也沒有出現。但到了星期日,克警就重新來鎮壓了。

825荃葵青大遊行

其實這幾天都要忙,星期六才旁聽同工教的圖書館助理入門課程,就在新都會進行。才剛跟同工吃過午飯,星期日又要接待朋友到新都會吃午飯了。

由於是自己「主場」,到得比較早,所以入到歐羅膏膏竟然立即霸到位,之後到黃東尼又有位。但其實外弛內張,新都會有些店舖已開始落閘(朋友說一田已宣佈要關門)。兩點半在葵涌廣場出發,已經見到興芳路被遊行人士堵塞,人潮由興芳路湧入硬地球場再進入運動場,另一邊也有人從葵青劇院天橋參與遊行。

因為人實在太多,很多人塞在硬地球場,我們差不多企了半小時就進入運動場出發。
「葵福路—楊屋道—馬頭壩道—荃灣公園」這條路線不長,途經大部分都是工廠區,但因為人數很多,所以也行了一小時也完成。

大概四點半五點行完,我想附近商場都會很迫,所以先帶朋友到灣景廣場吉之島換衫(這間洗手間比較不顯眼,我猜沒那麼擠),然後再找交通工具離場(朋友屬意到青衣轉地鐵)。
這時候已經見到警車和載運差人的大巴自行堵塞了荃灣大會堂外的大河道一段,完成遊行的人就在四圍的行人路上怒罵。
當朋友換完衫打算離開的時候,吉之島竟然宣佈「因為電力故障」要十五分鐘內關門。我們倒沒所謂,但裡面薩莉亞正在吃飯的人該怎麼辦﹖

41M到荃灣的巴士因為途經楊屋道,早就用不著。另外兩條來往青衣和荃灣的巴士線(43/43B)都是以荃灣西站為總站,眼見大河道已被差人堵住,這兩條線都應該開不了。而荃灣西、荃灣和葵芳站早就關掉(再說一次﹕港鐵是服務差人,不是服務香港市民),自然也不用想地鐵。

於是我想唯一可以回青衣的就是愉景新城開出的243M了,九巴apps沒有說它停駛了,雖然它途經楊屋道,但這時候大可繞道走其他路回長安。於是我帶朋友上天橋行去愉景新城。(有些朋友會認為天橋很危險,但時間尚早應該還是OK)

這時候發現,旁邊的荃灣廣場(又是一田)已經關閘,只讓人走上天橋。

(「警黑合作,如同中國」) 

荃灣市中心的青山公路非常少車,氣氛十分詭異。
走到愉景新城,也是關了閘(反而旁邊八咪半好像沒有),到巴士總站望出去就明白了﹕因為對面荃灣慈母館早已嚴陣戒備,已有慈母在四周巡邏、甚至在平台放哨。好像怕示威者由楊屋道衝過去似的。
如果我是商場經理,見到對面這樣也會嚇到落閘。

到巴士總站,243M一部也沒有。站長說沒有取消,但等了一小時都沒車回來。於是我們改乘E31去長安。還有個阿叔上車,向司機大罵沒有便宜車,迫他搭貴車。(我心想﹕你嫌貴可以不上車留在荃灣的呀)

(我還設想過如果愉景新城也沒車,可能就要跑到大窩口或葵興,雖說大窩口有慈母總部,但至少還有可能先觀察情況再算,不行就上大窩口邨去葵興。其實屯門公路出荃灣的巴士都經青山公路,應該會一直經葵涌道南下,照理不受影響。後來還見有朋友建議乾脆坐巴士上屯門再轉車出九龍也可以。)

事實上這部E31也已經是最後一班,因為當我們由青山公路經德士古道天橋到青衣之後,差人就把德士古道封掉(這時候警方批出的遊行時間還未完結)。之後九巴app宣佈所有A31/E31車只能由機場來往長安,不能再去荃灣。(我們過青衣北橋時還見到北橋底的華人永遠墳場路口竟然有警車在戒備,在這個位設防擺明想嚇阻市民走路回青衣呀﹖)

我和朋友剛好逃回青衣,還有晚飯可吃。後來才知道,朋友大導演走得遲,就被差人四面包圍跑不掉。那段時間其實還未超越警方同意的遊行時間,而且現場示威者充其量只是製造了路障(這我有見到)和跑出聯仁街,並沒有甚麼攻擊行為(勇武派去二陂坊拆疑似黑社會所屬店舖是後來的事)。但無論你是和理非或勇武派,那一刻都是一起吃催淚彈、被克警追著拍 running men。然後克警說自己在「保護市民生命安全」,事實是他們的行動一直在危害市民生命安全。

明明示威者目的地是楊屋道,為何德士古道要封﹖因為差人想把示威者由楊屋道迫出德士古道,至於北橋和德士古道身為青衣北對外唯一道路,被封掉會嚴重影響交通,不是差人考慮的範圍。

更誇張的是,朋友竟然在實時地圖上見到除了北橋底有警車外,連墳場山背後葵涌公眾殮房、葵涌公園那個極度辟靜的位置,也有警車戒備。他們打算在那裡抓誰﹖

沒有留言: